• 第一百八十六章 枪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9本章字数:2145字

    张老汉住在村里,宅子挺大,古色古香。虽说家道中落,可毕竟曾是世家,留下了一处大宅子。

    很明显张老汉不缺钱,本来可以天天下下棋,遛遛弯,玩个夕阳红。可他闲不住,用他的话就是一天不干活就难受。

    看着张老汉五六十岁,头发都没白全,其实他已经七十多快八十了。萧准不信,虽说是习武之人,可当他见到小芳他信了。

    昔日的村花,满头银发,一脸皱褶,而且双眼空洞,竟然瞎了。她坐在床上,道:“老张?”

    “哎!”张老汉刚要说话,萧准挥挥手,他走过去,拉住了老人手。老人突然浑身一震,激动的摸着萧准的手。

    这是一个年轻的手,像他儿子的手,说不定就是他儿子。老人空洞的眼中滚落几滴泪水,颤颤巍巍道:“小昭吗?是不是小昭?你说话啊?你跟妈说话!”

    那双满是皱褶的手颤抖着,抚摸着萧准的脸,一点点,一寸寸!所有的爱怜和思念似乎都凝聚到指尖,一点点落在萧准的脸上。

    “瘦了!”老人叹气道:“多吃饭!别省着!妈有钱!小昭!你怎么不说话?你跟妈说话啊!”

    “行了!小昭还有事!你别叨叨了!俺爷俩唠会!”张老汉抹了一把泪,拉着萧准走出屋。可萧准突然心一软,道:“妈!”

    “唉!”老人轻声答着,一粒粒泪水滚落。

    萧准和张老汉走出屋,站在院长里。张老汉拿出烟袋,蹲在地上,吧嗒吧嗒抽着。张昭四十多岁,张老汉七十多。很明显,张昭是一个晚来子。

    对于一个三十多岁才有儿子的人来说,怎么溺爱都不过分。张老汉叹了声气,道:“是我害了!太宠他,反而害了他!”

    “萧警官!你说吧!需要多少钱!”张老汉烟袋一卷,站起身,道:“多少钱能救小昭的命!”

    萧准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钱的事,关键是你们家张昭他死不张口。说了半个小时,萧准才跟张老汉说明白。

    张老汉皱着眉,张口道:“我去劝他!”

    当张老汉出现在审问室时,只是一个眼神,萧准就知道自己作错了!张昭的眼神能杀人,张老汉的眼神也能杀人!两人眼神一碰,总给人噼里啪啦火花四溅的错觉!

    “萧准!你个废物!”张昭大喊,道:“你个他妈的蠢货!你不知道自己是警察吗?你知不知道全天下人都在盯着你?他妈找我爸妈?你脑子是不是缺根弦?你想害死我父母是吧?”

    萧准在黑色玻璃后,面无表情,张悠然难以置信的盯着他。而张昭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怒道:“我草你妈!我草你妈!萧准!老子跟你说了不要动我妈!动我妈我就杀你全家!你他妈利用我妈!你威胁我!你算什么警察!”

    萧准依旧面无表情,张悠然愤怒的盯着他,道:“这就是你的意图?”

    萧准依旧无话,在叶伟红的情报中,叶十分心机的提到了一点:除了我没人知道张昭的父母是谁!

    张昭行事极为谨慎,基本不回家,就算回家也是在凌晨或者大雨天。所以,至今就连上层都以为张昭是一名孤儿!

    正因为如此,当萧准提到张昭母亲名讳时,张昭才会如此激动,如此难以抑制,那是他拼死都要守护的东西。

    “你叫唤什么?”张老汉抽过二狗的警棍就准备干张昭。二狗忙拦住道:“大爷!不能打人!咱这里不能打人!”

    “老子打儿子!你管的着吗?”张老汉一把推倒二狗,抽过警棍,一顿打。张昭大骂:“你给我滚!老子不想看见你?”

    “你是老子还是我是?”张老汉用警棍指着自己鼻子,一下接一下的抽,张昭也不还手,任由他抽。

    二狗忙上前抱住张老汉的腰,把张老汉拉开。这要是继续打,肯定能打出人命来。张老汉鼻子一酸,道:“你招啊!你咬他们啊!把他们都咬出来不就不判你了吗?”

    “我招了!全是我干的!萧准来啊!来判我啊!”张昭对着面前的黑色玻璃大喊。张悠然推了萧准一把,很是埋怨。

    萧准这样玩,张昭更不敢招了!这要是一招,父母肯定被杀!现在毒贩手里到是有了筹码!

    “你怎么想的?”张悠然怒道:“现在毒贩肯定要威胁他的家人!”

    “威胁还不够!”萧准道:“杀了最好!杀了之后,张昭肯定会招!”

    张悠然愤怒的盯着萧准,这是一个警察应该说的吗?这简直是在犯罪。可萧准却笑眯眯的走出屋,握着气哄哄的张老汉,道:“老爷子!不能打人!尤其是在警察局!”

    “我儿子我不能打?”张老汉道:“我不能打,你们打啊!你们不是警察吗!”

    “警察更不能打人啦!”萧准急道:“尤其是在警察局!”

    “你找小混混啊!你不是很会找小混混吗?”张老汉也不给萧准留情面。

    “我怎么就认识小混混了?”萧准不高兴道。让他承认人是他找的?故意打老汉?想都不要想!就算证据确凿也不招。

    送走了张老汉,萧准进入审问室,一进去,他就看到张昭足以杀死一头牛的眼神。

    “你想咬我?”说完,萧准吹着口哨离开。

    一天后。

    “你还有什么遗言?马上开始秘密庭审,你极有可能被判死刑!在此之前,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给我提,之后我就管不着!”张悠然严肃道。

    “我想见我妈!”

    一辆黑色的警车停在村口最大的宅子门前,车上坐满警察和一名囚徒。张昭带着手铐,隔着玻璃望着宅子的门。

    不一会儿,几名女警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出来。老太太双手向前摸索着,显然因为严重的白内障不能视物。

    张昭伸出手,他企图触摸自己的母亲,可碰到的只剩冰冷的玻璃。

    “妈!儿子给您磕头了!”张昭头碰着车玻璃,砰砰作响。萧准突然横在玻璃前,道:“好了!看一下就够了!”

    “你滚开!”

    砰!

    一枪!

    枪声沉闷,只有足够长的枪管才能发出这种枪声!是阻击枪!

    砰!

    又是一枪!

    萧准身子一颤,软绵绵的靠在车窗上,慢慢滑倒!随着他倒地,张昭也终于看到门前的景象。一群女警正围着一个老人抢救,老人那双苍老的手仍旧摸索着虚空,只是,鲜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