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神秘六号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17本章字数:3066字

    1937年的上海流传着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六号。有人说他是特高课的走狗,也有人说他是军统的杀手,更有人说他是共产党中央特科的利刃。六号更像是传说,没有人见过,因为所有见过他的人都死了!

    新闸路的西式洋房前,带着墨镜的六号敲响房门。片刻,里面传来沉闷的男声:“谁呀?”

    “处长让我将周友全带走。”六号沉稳地出声。

    “怎么这个时候来带人?”门里的男人狐疑地嘟囔。

    大门打开,负责守卫的男人面带怀疑地打量着六号,问道:“我怎么没见过你?有手令吗?”

    “有。”六号说着,将手伸入怀中,不急不缓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男子接过,还不待看清纸上的内容,六号的手腕一抖,匕首落入手中,抬手甩出,眨眼间匕首已经没入男子的心窝。男人的瞳孔微一放大,来不及呼救,已经倒在了六号的身上。

    六号表情冷漠地放下他的尸体,衣服上染的血迹让他不悦地一皱眉,才阔步走进房间,如入无人之地。

    房间里的守卫正躺在躺椅上,摇着扇子,听到脚步声没有抬头,懒洋洋地问道:“老三,谁来了?”

    六号仿佛没有听到他的问话,一步比一步稳地向他走过去。

    男子没有听到回音,懒洋洋地转头看去时,六号已经近在咫尺。他惊得从椅子上翻身而起,一边去摸腰间的枪,一边怒喝:“你是谁?”

    六号的回答简单利落,眼神一狠,手起刀落,闪亮的刀子顷刻划破了男子的喉咙。

    男子瞪大的眼睛还未来得及闭上,已经倒回身后的躺椅里,彻底地永眠了。

    外屋的动静惊动里边的人,两名身穿西装的军统特工拎着手枪从里间冲了出来,刚刚抬起手中的枪对准背对着他们的六号,手指扣上扳机的时候,六号已经一个利落的飞身,躲开两人的子弹,同时连开两枪,子弹准确无误地没入两名军统特工的眉心。

    哗啦——

    伴着两人倒下的声音,里间传来桌椅猝然倒地的声音。六号微一皱眉,拎着手枪进入里间。他简单地扫视一眼,房间里空无一人,窗户开着,窗户下边一把倒地的椅子就是刚刚的声音来源,这样的布景显然是有人从窗口逃走了。

    六号警惕地来到窗边打量一眼,便转身,冷冷地道:“出来。”

    他的声音落下,房间里丝毫回应都没有,只有从窗户吹进来的风经过,带起床上的布曼。

    “还不出来?”六号的声音冷得仿佛现在就已经入了冬。

    床下的周友全瑟缩一下撞到床面,心底却抱着一丝侥幸,觉得六号是在诈他。

    六号眯眸盯着床板微动的位置,手枪却微微下移,扣动了扳机。

    子弹带着风,穿透床上的羽绒被,射在周全友的脚下,吓得他跌坐在地,逃命似的挪动身体,撞得床板乱晃,泄露的羽毛满天飞舞。

    周全友被吓得直接尿了裤子,瘫软在床下。

    “要是再不出来,就死在床下吧!” 六号淡定地看着屋里的大床,笃定沉稳的表情让他像是地狱里的判官。

    “我出来,别开枪。”满身灰尘的周友全慌张地从床下爬出来,恐惧地看着六号,哀求道:“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哀求甚至没能让六号眨一下眼睛,六号的枪口已经抬起,对准周友全的脑袋。

    “周友全?”六号确定地问。

    “我不是周友全。”周友全慌张地摇头,瑟瑟发抖地道:“我是日本人,叫山口道义。”

    六号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看到上面的人和周友全一模一样,将照片扔向周友全。

    周友全看到照片中的自己,惊恐地睁大眼睛时,六号扣动扳机,一颗子弹正中周友全的眉心,照片飘落在周友全的尸体上。周友全致死也想不到,他假装从窗户逃走,却因为窗框上的灰尘没有任何擦痕,才让六号知道他没有逃走。

    六号看了眼身上染的血迹,一皱眉,脱掉衣服,随手扔在地上,从容地走出房子,戴上墨镜潇洒的离开。那模样像极了一个绅士,从容不迫地淡然,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圣玛利医院解剖室里灯火通明,却透着一股子阴森,空气里散发着血腥,以及福尔马林的味道。

    军统行动队副队长沈丘一脸阴沉严肃地看着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的邵阳摆弄尸体。

    邵阳将一颗弹头扔在旁边的托盘里,将手套摘下,道:“几名死者都是一击毙命,三名死者身上的伤口都是美制0.45口径的M1911手枪造成,周友全的创口见挫伤轮,弹孔周围皮肤有火药颗粒灼烧痕,是近距离开枪。两名被被刺死者身上的创口哆开,左创角锐,右创角钝,右创角皮肤形成齿装损伤,可以确定杀手用刀是背带小齿的单刃锐器,凶手所用武器和下手习惯很符合传说中的六号杀手。”

    “你确定是六号下的手?”沈丘狐疑地问。

    “以我的专业水准可以断定这几名死者被杀的手法和之前几次疑是六号杀人的案件一样。至于是不是六号所为,那是沈队长的事。”邵阳一笑,饶有兴趣地道:“这下上海的有钱人该人心惶惶了,这是最近半年被杀的第几名上流社会的人了?”

    沈丘的面容阴沉,对邵阳的风凉话表现出明显的不悦,可见这事的严重性。

    “难道是寻仇?”沈丘微沉吟,继续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六号是最近极为活跃的神秘组织成员。周友全生前曾向我们举报这个组织暗害他的父母,试图通过威胁他,将庞大的财产交给神秘组织。我们也根据周友全提供的地址,找到了秘密基地。昨天才端了他们的老窝,他们这么快就又出来暗杀,简直没把警局放在眼里。”

    沈丘不禁恼怒,这个组织的猖狂不只是让上流社会人心惶惶,政府更是头疼不已。

    “沈队长,这可是你们的内部机密。我一个医生就没必要知道了。”邵阳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好像对沈丘口中的话毫无兴趣,“秘密知道的太多,可不是好事。”

    沈丘冷声道:“邵医生倒是懂得明哲保身。放心吧,我方很快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对民众公布这件事,以安人心。不会让邵医生因为知道了机密被灭口的。”

    邵阳无所谓地耸耸肩,对沈丘做了个请的手势。沈丘没动,还在盯着被解剖尸体胸口上的圆形胎记深思,显然他还有事情想不通,需要邵阳帮他解惑。

    邵阳见他不动,微微一笑,看向身后的尸体,“沈队长忙一早上,还没吃饭吧?要不要我切块肉下来回去给沈队长加菜?”

    沈丘只觉得胃里犯呕,恼怒地看着邵阳。

    “不麻烦邵医生了。”沈丘黑着脸转身离开。

    笑眯眯的邵阳再次看向身后的尸体,脸色却沉了下来。

    解剖室外,十几名记者焦灼地等在门口,见沈丘出来,一拥而上,激动地询问死者信息。

    “沈队长,这已经不是第一起上层人士被杀案了?军方打算怎么办?”

    “沈队长,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是劫富济贫?这些人家的钱财有没有损失?”

    “沈队长,公众有知情权,您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沈丘冲着所有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再发问后,才说道:“各位,警方很快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大家说明这件事情,在此之前,我不便透露。”

    沈丘的四名手下拦住记者,护卫沈丘离开,记者们大部分都追上去,只有两名记者没动。男摄影师看向身旁的女记者,面带不解地问道:“婉儿,你不去采访沈队长?”

    “赵伟,你是不是傻啊?沈丘都说他不会说,就肯定不会说。你以为是哪家的姑娘在跟你玩欲擒故纵吗?你追着问一问就说了?”谢婉儿边说边看向解剖室紧闭的门。

    “看来我们这趟白来了。”赵伟放下相机,笑眯眯地对谢婉儿说:“婉儿,要不我们开个小差吧?这个时候去吃个西餐,再看场电影,时间刚刚好。”

    谢婉儿仿佛没听到赵伟兴致勃勃的话,一副焦急等待的模样。

    “婉儿,你干什么呢?”赵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没看到人,只看到了紧闭的大门。他不禁狐疑地看着谢婉儿,有点不满地问:“婉儿,你这样子怎么像是在等情郎?”

    赵伟的眼睛一亮,仿佛想通了什么,旋即问:“你上次跟我说有喜欢的人,你喜欢的人不是就在里边工作吧?”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谢婉儿随口问。

    “就是上次我给你写情书的时候。”赵伟记得清清楚楚地。

    谢婉儿一怔,转头对着赵伟笑道:“是啊。他就在里边工作。他可是最优秀的外科医生,可是咱们上海达官贵人都要求着的神医。”

    “神医?”赵伟不解,伸手抹了抹谢婉儿的额头,“婉儿,你不是病了吧?这里可是军方的解剖室呀。什么时候神医的工作是给人切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