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基地疑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17本章字数:3072字

    谢婉儿打掉赵伟的手,不满地道:“人家邵医生去德国进修了四年法医,才会被军方看中,成为这次验尸的法医。”

    谢婉儿狡黠地笑了笑,得意地道:“邵医生一定知道不少关于案子的事情。”

    “你喜欢的人是邵医生?”赵伟惊叫,同时紧闭的门被推开,邵阳从里边走了出来。谢婉儿吓得立刻捂住赵伟的嘴。邵阳听到声音,看向两人,谢婉儿尴尬地笑着问:“你刚刚没听到吧?”

    邵阳温和地看着谢婉儿,反问:“你希望我听到,还是没听到呢?”

    赵伟被她捂住的嘴发出唔唔的声音,谢婉儿怕他多嘴,死死地捂着他的嘴,不让他挣脱。

    “没什么,没什么。”谢婉儿有些慌乱。

    邵阳冲着她绅士一笑,温和的模样犹如阳光一样暖。她还在愣神,他已经迈步离开。

    赵伟挣脱谢婉儿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喘了口气,问道:“不采访了?”

    谢婉儿这才反应过来,去追邵阳。

    “邵医生,我是申报记者谢婉儿。请问周友全和保护他的人都是被传说中的六号杀死的吗?”

    “谢婉儿?”邵阳仔细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温和地笑道:“你的文章我拜读过几篇,很佩服你这种新时代女性为了新闻自由而不畏强权。”

    “真的吗?”谢婉儿开心地问,“那邵医生可以接受我的采访吗?”

    邵阳微顿脚步,淡笑地道:“我这人有个坏毛病,饿的时候会大脑糖分供应不足,导致无法思考。所以,暂时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需要先去解决喂饱肚子这件人生大事才行。”

    话落,邵阳快步向路边的黄包车走去。

    赵伟放下相机,撇撇嘴,小声嘟囔,“什么呀!不肯说就直接说好了,还绕这么大圈子。”

    谢婉儿瞪了眼发牢骚的赵伟,继续去追邵阳,“邵医生,我请你吃饭吧!”

    “可是我没有让女人请吃饭的习惯。”邵阳在黄包车旁停下脚步,坐了上去。

    “既然这样,邵医生可以请我吃饭呀。”谢婉儿不死心。

    “这倒是个好建议。”邵阳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吩咐车夫,“茉莉咖啡馆。”

    谢婉儿抢过赵伟手里的相机,上了另一辆黄包车,急切地吩咐:“跟上前边那辆车。”

    “那我呢?”赵伟急问。

    “你先回去。”谢婉儿随口回了赵伟一句,视线紧紧地盯着前边邵阳的车,一副采访不到绝不罢手的样子。

    装修雅致的茉莉咖啡馆内,轻缓的音乐流淌,咖啡香气弥散。

    最里面的角落,谢婉儿如愿地跟邵阳坐在一张桌子旁。她一边拿着小勺搅拌咖啡,一边认真地看着优雅吃牛排的邵阳,问道:“邵医生,你说死者周友全为什么不是死在自己的家里,而是死在那幢小楼里?”

    邵阳优雅地切下盘子里的牛排,叉起一块放到嘴边,道:“这个问题呢,我还真回答不了你,你应该采访沈队长才是。”

    话落,他将小块牛排放入口中,慢慢地咀嚼几下,道:“谢小姐,这牛排不错,你确定你真不来一块?”

    “不用了。”谢婉儿随口拒绝,急忙又问:“那里是什么地方?我听说跟他一起被杀的还有其他人,都是些什么人?你如果不知道也没关系,可以给我讲讲那些人被杀的手法吗?”

    邵阳眼角的余光似不经意地看了眼周围的座位,才落在谢婉儿期盼的脸上,道:“谢小姐,我可不想在我切牛排的时候,被你的话勾起解剖室的回忆,把盘子里这块肉当成周友全的肉。”

    谢婉儿看了眼盘子里带着血丝的牛肉,微微有些作呕,尴尬地道:“不好意思,你请。”

    谢婉儿强忍着内心的焦急,别过视线看向窗外,等待邵阳吃完饭。

    窗外,一个中等身材,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拎着公事包走过。

    谢婉儿仔细看了看,小声嘟囔,“这人好眼熟,我在哪见过?”

    她思索间,中年男人已经走进咖啡厅,在他们斜对面的地方落座。服务生端来一杯清水放在他的面前,礼节周全地为他点餐。

    邵阳放下刀叉,擦了擦嘴,道:“我吃好了,谢小姐慢慢坐。”

    谢婉儿急切地道:“邵医生,你还没有接受我的采访。” 

    “我原本也没答应今天要接受谢小姐的采访。如果谢小姐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几天后警方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到时候谢小姐就知道了。”

    邵阳抬步离开,谢婉儿不甘心地追上去,“邵医生,请你再回答我几个问题。”邵阳在经过中年男人的身边时,忽然停下脚步,惊喜地道:“谷队长,没想到您也在这就餐。”

    谢婉儿仿佛嗅到了新闻的味道,压低声音问邵阳,“他是谁?”

    “警察局侦缉大队队长谷巽。”邵阳故作神秘,在谢婉儿的耳边轻声道:“你不是想采访吗?找他正好。”

    警察局侦缉大队大队长的身份只是谷巽的掩护,他的真正身份是军统行动队队长。

    谷巽放下刚刚喝过的水杯,看了眼邵阳和谢婉儿,眉头微皱,道:“邵医生,没想到这么早在这里看到你,看来解剖工作结束了。”

    “新尸体,老手法,检验起来并不繁琐。”邵阳谦逊地道。

    谷巽又看了看谢婉儿,问道:“这位是邵医生的女伴?”

    “正好,我还打算给谷队长介绍。这位小姐是申报的谢婉儿记者,想要采访关于六号的事。”邵阳看向谢婉儿,“这位谷队长对六号的事情可比我清楚得多,绝对是谢小姐难得遇见一次的人。”

    邵阳眼角的余光扫见服务生已经端着咖啡接近这张桌子,忽然倾身在谢婉儿的耳边道:“我要是谢小姐就立刻拍照采访谷队长。”

    邵阳直起身,看向谷巽,“谷队长,医院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谷巽的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可心里非常不快。自己是军统的身份不方便暴露,而且还有其他的事情,这个时间不适合接受采访。

    谢婉儿却不免有些激动,想也没想就拿起相机对着谷巽拍照,并急切地问道:“请问谷队长,这次的案子是六号所为吗?”

    闪光灯亮起时,端着咖啡的服务生正好走过。闪光灯熄灭时,邵阳也已经与服务生擦身而过,淡然离开。

    谷巽狠狠地瞪了一眼离开的邵阳,不满地道:“不要照了!这是休息时间,我不会接受任何采访,你马上离开,不要耽误我休息。”

    谢婉儿放下相机,并不畏惧强权,坚决地道:“谷队长,民众有知情权。”

    谷巽怒喝道:“服务生,马上请这位小姐离开。” 

    服务生放下咖啡,端起谷巽刚刚喝过的水杯放在托盘上,为难地对谢婉儿说:“小姐,还请您不要打扰客人就餐。”

    谢婉儿讨了个没趣,也不想让服务生为难,只能离开。

    谷巽看着她离开,才不爽地重重呼出一口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顺了顺心里的烦闷后,他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份报纸,放在桌子的左上角,将咖啡压在了报纸上。

    谢婉儿走出咖啡厅,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放弃。她的心思一动,转了个弯,躲了起来,继续监视咖啡厅里的动静。

    她的视线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穿着西装,头上戴着毡帽,帽檐压得低低的,出现在咖啡厅门口。他抬头看了眼茉莉咖啡馆的牌匾,左右看了看,没有人跟踪,才抬步走进咖啡厅。

    出入这里的男人大多这个打扮,谢婉儿便未多想。她大概怎么想都想不到,她一直想要找的六号刚刚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走进茉莉咖啡厅。

    六号进门后,没有急着落座,视线在咖啡厅里迅速扫视一圈,最后落在谷巽桌角用咖啡杯压着的报纸上。而谷巽这会儿正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

    六号警觉起来,悄然地打量四周一番,没有任何异常,才走向谷巽。

    他在谷巽的桌边停下脚步,谷巽仍是动也没动。六号不禁起疑,迅速伸手去摸他的颈动脉,却惊讶地发现根本没有波动。谷巽死了!

    六号眉头微皱,略一思索,俯身去拿一旁椅子上的公文包时,竟在咖啡的味道中,闻到一股淡淡的杏仁味道,是氰化物中毒。因为满室的咖啡香气,所以一般人根本闻不出这股淡淡的杏仁味。但六号不同,他经过了多年的特殊训练,无论是嗅觉还是听觉都强于普通人。

    六号知道此地不能久留,很快就会有人发现谷巽的死。他无法过多思量,拿起公事包,快步向茉莉咖啡厅外走去。

    躲在一旁的谢婉儿看到六号快步出门,不禁疑惑地嘟囔,“这个人不是刚进去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谢婉儿的视线落在六号手上的公事包上,神情一惊,“不对,他刚刚进门时,明明没有拿包。不管了,先拍下来。”

    谢婉儿拿起相机,快速将六号的身影拍下。只是六号的帽檐压得太低,以至于谢婉儿根本拍不到他的脸。只能拍到他的大致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