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截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17本章字数:3099字

    瘦高特务不禁面露笑容,正想着凭借抓到六号的功劳能不能往上提一提的时候,六号猛地挣开被拉住的双手,一个闪身,已经来到瘦高特务的身侧,抓住他持枪的手,对着矮壮的特务就扣动了扳机。

    瘦高特务惊得长大了嘴巴,被抓住的手奋力地想要挣脱。六号的手却如钳子一般,他不但未能挣脱,反被六号把手扭了过来。他手上的枪就对准了自己的胸口。六号没有一丝迟疑,便利落地再次扣动扳机。

    瘦高特务脸上惊恐的表情刚刚浮现,胸口便溅起一朵血花。

    六号随即松开手,特务倒下时,血花飞溅,却没有一滴落在六号的身上。

    他没有多看一眼倒下的两名特务,冷漠地离开。

    阴暗潮湿的地牢中,光线昏暗,寒意阵阵,惨叫声起伏,尤为瘆人。这里是特高课的秘密监狱,一名男子遍体鳞伤地被绑在老虎凳上。赫然便是那日茉莉咖啡厅里为谷巽端咖啡的服务生。

    特务面目阴狠地看着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服务生,阴恻恻地问道:“嘴硬?不说是吧?”

    “不是我,真不是我下的毒。”服务生虚弱且无力地辩解,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特务抬起他的脚,将第四块砖头放在他的脚踝下。他的腿被绷直抬高,腿部的关节和韧带传来剧烈的疼痛,却因为被绑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只能一动不动地忍受着痛苦。

    比起他的痛苦,一旁留着两撇小胡子,身材矮小,穿着体面,悠然抽着烟的中年男人,与这监狱里的一切却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他是特高课机关长,日本老牌特务南造次郎。

    他不急不缓地吐出一口烟雾,问道:“不是你下的毒?那你觉得谁最可疑?”

    服务生疼得满头是汗,眼神惊恐,仿佛真不知道是谁下了毒。

    “那天很多人接触过谷队长的食物,我真的确定不了是谁。”服务生哭丧着脸说,话落看到南造次郎阴冷的面孔,旋即补充道:“不过那天有个记者一直缠着谷队长,谷队长还训斥了她。会不会是她怀恨在心?”

    服务生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免受皮肉之苦,只好把谢婉儿拉下水。

    南造次郎的眼神一狠,将烟头摁在服务生赤裸的胸口上,伴随时服务生一声惨叫,南造次郎恶狠狠地道:“很好!再仔细想一想。那天发生的事情,你若是忘记一件,你也别想活命!”

    这时,特务加藤吉拿着一张纸,快步走进来。

    “报告,大本营参谋部急电。”

    南造次郎命令道:“念。”

    加藤吉举起纸,念出电报的内容:“陆云泽明日乘火车抵沪,不惜一切代价铲除。”

    南造次郎眯起不大的眼睛,吩咐道:“你带人去执行任务。”

    “是!”加藤吉领命,正要离开,便又听南造次郎吩咐道:“想办法把那天接触过谷巽的记者给我带回来。”

    “可是,机关长,如果让人知道我们抓了记者,恐怕会引起骚乱。”加藤吉担忧地道。

    “八嘎!”南造次郎抬手就给了加藤吉一个巴掌,“我让你去你就去。若是让人知道是我们日本人抓的,只能说明你无能。”

    “是。”加藤吉的身体站得笔直,领命离开。

    南造次郎转身,看向老虎凳上的服务生,狠狠地道:“再给我加一块砖头。人只有在疼的时候,才没心思想办法去说谎话。”

    南造次郎缓缓勾起唇角,狰狞的笑容中透着些折磨他人后产生的愉悦快感。

    沪宁车站前,人流不息,报童正高喊着,“卖报卖报,神秘杀手咖啡馆内杀人于无形。”

    火车轰隆隆冒着热气,正在缓慢地进站。

    站台上,簇拥着接站的人群。人群中,一个男人戴着毡帽,穿着呢子大衣,手中高举着写有“陆云泽”三个字的牌子。

    火车终于停稳,车厢里的人陆续下车。

    身材高大的陆云泽穿着体面,手中拎着皮箱,稳步走下火车。他的视线有条不紊地扫过人群,最终定格在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上。他正要走过去,突然发现接站人的附近有三个人行为诡异,正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着谁。

    陆云泽警惕地收住脚步,这几人绝不是军统的人,看敏锐力更不是普通人。他不禁怀疑他们很可能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

    陆云泽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没入人群中,却被隐藏在暗处指挥的加藤吉发现。加藤吉给手下三人打了个暗号手势。三人旋即散开,准备包抄陆云泽。

    加藤吉抽出枪,藏在衣服下,严阵以待,准备找机会干掉陆云泽。

    陆云泽眉头微皱,却故作镇定,脚步有条不紊地顺着人群行走,眼角的余光却暗暗地打量着三个人的位置,知道他们正慢慢地将自己包围。

    陆云泽抬手压了压帽檐,彻底放弃靠近来接站的人,转身就走。

    加藤吉发现陆云泽有异动,快步朝着他追去。

    陆云泽也暗暗加快脚步,专门往人多的地方挤,试图用人流来阻挡追兵的视线,不给对方开枪的机会。

    人群中,陆云泽快速脱掉大衣,摘掉帽子,随手便将衣帽交到一个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男人手中。

    “送给你了。”陆云泽随口说了一句,脚下并未停留。

    得了便宜的路人小哥,虽然觉得莫名其妙,却也为白捡了便宜喜不胜收。连忙将大衣穿上了身,戴上帽子。

    而另一边的陆云泽从包里拿出一副眼镜戴上,光明正大地走出车站。

    在车站外守卫的两名特务正仔细地打量着每一个从车站内出来的人,看到陆云泽时,陆云泽毫不慌张,就如每一个从车站走出的人一样的平常。特务立刻排除了他的可疑,将目光看向他处,排查其他出战人群。

    这时,加藤吉追出了火车站,门口的两名特务立刻跑了过去。

    “人呢?”加藤吉问。

    “没看到可疑的人。”

    加藤吉一巴掌扇在回话特务的脸上,怒骂道:“蠢货。”

    “嗨!”特务低着头,不敢反抗。

    加藤吉恼怒地四处张望,一个穿着打扮,身高和陆云泽都十分相似的男人立刻吸引了加藤吉的视线。

    “给我拦住他。”加藤吉一边吩咐,一边快步追了上去。

    两名日本特务领命去包抄,拦在男人的面前。

    “陆云泽,你还想去哪里?”加藤吉从后追来。

    被围住的小哥瑟缩地转过头,惶恐地说:“我不是陆云泽。您认错人了。”

    “八嘎!”加藤吉恼火地将小哥推倒在地。

    站内的另外三名日本特务也追了出来,他们扫视着周围的人群,忽然有人指着远处上了辆黄包车的男子,喊道:“陆云泽在那呢!”

    黄包车上的陆云泽听到后边的叫声,扔给车夫一块大洋,道:“去徐家汇。”

    车夫得了大洋,立刻拉起黄包车狂奔。

    陆云泽从车上探头往回看,加藤吉等人已经乘上汽车,向这边追来。

    “快,拐弯。”陆云泽吩咐车夫。

    另一边,加藤吉的汽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飞速地朝陆云泽追来。

    车夫拉着黄包车迅速拐了弯,陆云泽从车上跳下,跑进小路中。

    汽车很快追上黄包车,加藤吉等人跳下车,却发现黄包车上早已经没有了陆云泽的身影。

    加藤吉一把拽住车夫的脖领子,厉声问道:“车上的人呢?”

    “刚……才下车了!”车夫指向一旁的小路,“朝那边去了。”

    加藤吉用力将车夫推倒,带着特务追向小路。

    陆云泽没等跑出小路,就看到特高课的汽车已经堵在路口,只能扭头再跑,跑了没几步,又发现了加藤吉的身影,只能跑进右边的岔路。

    加藤吉掏出枪,对着陆云泽的身影开火。数声枪响,子弹打在墙上,碎屑纷飞。陆云泽开枪还击,双方一边交火,一边追逐。

    陆云泽一个人根本不是六名特高课成员的对手,在打倒两名特高课的特务后,陆云泽的身上也中了两枪,来到住宅区后已经无力再逃。不过特高课的人也因为陆云泽顽强抵抗,杀了两人后,放缓了追杀的步伐,让陆云泽有机会躲进附近的人家。

    六号从基地离开后,租了个房子作为落脚之处,继续调查基地的位置和消失无踪的九号。他倒了杯热茶,拿起今天的报纸。他想寻找新闻中是否有人被刺杀的消息。如果还有人在外边行动,他可以从新闻描述中看出出手刺杀的人是不是基地里的杀手。

    有人被刺杀,他如愿地看到了。就是申报今天的头版头条。可是报纸上的照片,赫然便是他那天离开茉莉咖啡厅时的身影。报道上对他的怀疑,写得有鼻子有眼的,甚至还怀疑他就是神秘基地的杀手。

    六号看着编辑一栏的署名“谢婉儿”三个字,缓缓眯起了危险的双眼。虽然没有拍到他的样貌,但这也是第一次有人捕捉到他的踪迹。

    六号正在隔空跟素不相识的谢婉儿较劲,院子里忽然传来“咣当”一声。院子的大门被人大力地推开。

    六号警觉地抽出手枪,利落地将子弹上膛,放在手边,将报纸压在上面,端起茶杯淡定地喝了一口,假装什么都没有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