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退婚的办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18本章字数:3055字

    谢婉儿本心上也不欢迎陆云泽去自己家,但第一,陆云泽去不去关系到她的工作问题。第二,这个陆云泽自以为是的嘴脸实在是太讨厌了,凭什么他每次都给她吃闭门羹啊?

    当陆云泽转头,用想要杀人一样的眼神瞪着谢婉儿的时候,谢婉儿就知道自己是触到他的软肋了。

    只是,她以为他是怕爹的娃,却不知他只是怕身份暴露。

    “把地址告诉我,我晚上会去。”陆云泽冷声道。

    谢婉儿转身拿起桌子上的笔,迅速写了一个地址给陆云泽。

    陆云泽接过纸条,拉开门,对门口的麦雅丽吩咐道:“送谢小姐离开。”

    “是。副座。”麦雅丽领命。

    陆云泽阔步走出房间,一张阴沉的脸隐在帽子下。谢婉儿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总觉得有点眼熟,却未想起这道身影跟她新闻报道上,拿了谷巽的公文包离开的男人极其相似。

    陆云泽离开通宝洋行,没有让人开车,而是坐了个黄包车,让拉车的人用最快的速度直接前往成记粮铺。

    成记粮铺的面积不小,前厅摆放了很多米面。陆云泽并没有立刻进店调查,而是躲了起来,暗中观察。

    邵阳在二十分钟后也到成记粮铺,手中拎着一小袋大米,接近成记粮铺的时候,他左右看了看,才走了进去。

    “成老板,今天的东北米怎么卖?”邵阳问。

    被唤做成老板的男人是一件大褂在身的中年男人,和邵阳之间显然认识,熟络地问:“邵医生,你要的多吗?”

    “我打算帮医院采购。”

    “大生意呀!里面详谈。”成老板旋即将邵阳让进了里屋。

    这对话任何人都听不出问题,但藏在暗处的陆云泽却觉得绝对没有这么简单。邵阳也来了成记粮铺,绝对不是巧合。

    邵阳和成老板进入屋内,成老板将门关上,才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样?联系上陆同志了吗?”

    邵阳的脸色沉重,沉声道:“我今天去见了新到任的陆云泽,并且说了暗号,可他根本没有反应。看起来他并不知道我们的组织。我更加怀疑他不是陆同志了。”

    本来暗号很简单。邵阳说东北大米口味好,但是价格高。陆云泽应该说让所有人都吃得起东北米。邵阳再说卖东北米的粮铺多,陆云泽应该回成记粮铺价格实惠,可以做到人人吃得起。可是显然,陆云泽一句都没对上。

    邵阳几乎可以肯定,现在的陆云泽根本不是为了革命事业而献身的共产党员陆云泽。

    成老板从袖子中抽出一封信,递给邵阳。

    “上次你在医院见了陆云泽,对他有所怀疑后,我已经让见过陆同志的人画了画像,你看看。”

    邵阳接过画像,画像上的人与现在的陆云泽相差甚远。

    “现在接任上海站副站长的人果真不是陆云泽。”邵阳并不惊讶,只觉沉重。

    “冒名顶替的人到底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成老板狐疑地道:“难道是军统内部有了察觉,才换掉陆云泽同志,打算将计就计打入我们内部?”

    “现在还很难说。”邵阳的表情越发沉重,他担心事情比他想的还糟糕,“我收到特高课内孔燕同志的消息,说有人要杀陆云泽,等我想去救的时候,特高课的人已经都死了!他们身上有两种弹头,其中一种是六号经常用的。”

    “你怀疑陆云泽是六号假扮的?那真正的陆云泽同志怎样了?警察发现的尸体有他吗?”成老板担忧地问。

    “没有,只有六具特高课成员的尸体。如果这个人真是六号,以他的手段,真正的陆同志必死无疑。”邵阳的眼中闪过仇恨的光芒,“如果陆同志是被六号所杀,我一定为陆同志报仇。”

    成老板微沉吟,道:“目前的证据还不能足够说明陆云泽同志是被六号所杀。更不确定现在接任上海站副站长的人就是六号。也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目的为何。所以,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我们不动,但是可以让军统内部狗咬狗。”邵阳的心中已经有了计算,将自己的想法一一与成老板交代一番,成老板认同地点点头。

    “我记得六号曾在执行暗杀时,胸口中过枪。”邵阳道。

    成老板旋即明白他的意思,道:“如果现在的陆云泽是六号假扮的,那他的胸口上,应该会有伤疤。但是我们要如何验证?”

    “我一会儿去见的人,应该可以帮我们。”

    “你和孔燕调查的屠龙计划怎么样了?”

    “还找不到任何线索,医院所有知情人都被灭口,我还在调查。”

    “屠龙计划是日本人覆灭中国的最大阴谋,要是不能破解这个计划,国家危矣,民族危矣。”

    “我会加快调查速度。”

    邵阳和成老板又互通些情报,约定好各自要做的事情,才起身离开。

    陆云泽看着邵阳拎着两小袋米离开成记粮铺,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在粮铺内的成老板。根据他的推测,真正的陆云泽是地下党的人,那么成老板也就是地下党了。而邵阳的身份更是不言而喻。这也就能说通,为什么邵阳要毒杀为日本人做事的谷巽了。

    今天邵阳来见他说的那些话,让他产生了极大的怀疑。现在知道邵阳是共产党,陆云泽就理解了!邵阳这是来接头的,只是他应该没见过陆云泽,之前交谈的一番话中肯定有暗号,但自己不是陆云泽,也不知道暗号是什么,怎么回答都是错。

    如今他没有回答,邵阳一定会怀疑他的身份。

    邵阳走到路边,上了一辆黄包车。陆云泽收回目光,又看了一眼成记粮铺,快步转进小巷离开。

    邵阳来到杰克西餐厅的时候,谢婉儿已经等在那里,正对着门口的她看到进来的邵阳,立刻挥手示意。

    “不好意思,来晚了!”邵阳将手中的米袋交给服务生,坐在谢婉儿的对面。

    “是我来早了!”

    “你吃什么?”邵阳将菜单递给谢婉儿,温和地说:“女士优先。”

    谢婉儿对邵阳很崇拜,认为这才是成功的男人,事业有成,有爱心、有气质、有见识,人还长得也帅,最重要的是脾性温和。

    谢婉儿认为嫁人就应该嫁给邵阳这样的男人。至于陆云泽,虽然人也很帅,但是身上总有一股冷冰冰的味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很不舒服,对自己也不够绅士,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远远不如邵阳。

    谢婉儿把两个男人放在一起比较一番后,脑中却浮现出救自己的那个模糊身影,一时间入了神。

    “婉儿?”邵阳轻唤。

    “啊?”谢婉儿回神。

    “想什么呢?”邵阳笑着问。

    “想一个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的人。”谢婉儿瘪瘪嘴,打开菜单,随意地要了份牛排。

    两人随意地客套几句,邵阳关心地问道:“谢小姐,采访陆副局长还顺利吗?”

    谢婉儿的脸上闪过一丝嫌弃的表情,违心地说:“还算顺利。”

    “我听说他是你的未婚夫。”

    谢婉儿切牛排的手一划,惊讶地看着邵阳,“邵医生也知道了?”

    “嗯。”邵阳点点头,“要保密吗?”

    “果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谢婉儿苦着脸说。

    “怎么会呢?我看陆副局长可是一表人才。”邵阳夸赞道。

    “那是你不了解他。”谢婉儿可没忘记他对自己的恶劣。

    “哦?”邵阳似乎饶有兴趣。

    “你看看他,一张冰块脸,浑身上下透着凉气,才一接近他已经浑身冷得发抖。谁要是真的跟他在一起,跟在冰窖里生活没区别。”谢婉儿忍不住数落陆云泽的话,让邵阳失笑。

    “不过他的事也与我无关,我是一定会跟他解除婚约的。”谢婉儿似乎下了决心。

    邵阳去握咖啡杯的手僵住,他或许不该牵扯谢婉儿进来。

    谢婉儿看邵阳的表情不对,问道:“你怎么了?邵医生?”

    “我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邵阳忽然道。

    “什么办法?”谢婉儿惊喜地问。

    “我听说陆云泽在军校时有过一段风流韵事,在胸口纹了恋人的名字。如果你能证明他心有所属,并不想继续婚约,或许可以顺利解除婚约。”邵阳提醒道。

    “真的?”谢婉儿不免惊喜,旋即又觉得有点不对劲,问:“邵医生,你怎么会了解陆云泽?你对他的事很感兴趣?”

    谢婉儿说完,身体不免抖了抖。

    “邵医生,陆云泽可是男人啊。”

    邵阳被眼前这位玩文字的小姐开的脑洞,弄得尴尬。

    傍晚,天边飘着火红的彩霞,绚丽非常。

    陆云泽走出通宝洋行,看到谢婉儿等在门口,眉头微微一皱。白天答应她,只不过想先安抚过去,根本没想过去谢家。尤其是谢婉儿和邵阳的熟悉,更让他不想过多接近谢婉儿和谢家,免得自己暴露。但显然谢婉儿没给他这个机会。早早就等在了门口。

    谢婉儿看到陆云泽,笑道:“陆局长,我可是亲自来接你了。”

    陆云泽算是看出来了,去谢家这事他是躲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