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初觉醒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18本章字数:3098字

    通宝洋行门口人来人往的,实在不适合与谢婉儿多纠缠,他只能坐上汽车的后座。

    谢婉儿也坐进后座,尽量离陆云泽远一点,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陆局长,我听说昨天在通宝洋行门口有人被杀,究竟是谁做的?”

    “还在调查。”陆云泽不想多说。

    “有没有可能是上海最有传奇色彩的杀手六号做的?”谢婉儿试探着问道。

    陆云泽看向谢婉儿,他的心里有一丝不适,却还是压下情绪,平静地说:“他是一个人,袭击的人当时至少有三个人。”

    “说不准有什么七号、八号、九号呢?”谢婉儿随口嘀咕一句,又自顾自地叹道:“也不知道六号有没有名字?”

    “重要吗?”陆云泽反问。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在基地里被圈养长大,那里边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代号。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不要哪天在自己的号码被别人替换。

    “虽然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但里边却寄予了父母对孩子的爱。”谢婉儿的表情认真,“如果有人的名字就叫六号,那说明给他们取名字的人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安好,他们只是被编成号的工具。工具用坏了,用旧了,就会被丢弃。但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啊!”

    谢婉儿的话让陆云泽陷入了思绪,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说他已经默认了那样存活的方式。如果不是出了变故,他大概不知道人还可以有另外另一种活法。如果不是因为谢婉儿的话,他不会去思量人不该活得像是工具一样。

    陆云泽看着谢婉儿认真的脸庞,原以为她只是个刁蛮小姐,报社里毛躁的小记者,未曾想她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

    “干嘛一直看着我?我的脸上有东西吗?”谢婉儿摸了摸脸,不解地问。

    被她这么一问,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若是在基地里,这会儿他只怕已经丧命了。

    他懊恼地收回视线,表情冷冷地看向车窗,不理懵懂的谢婉儿。

    谢婉儿讨了个没趣,不满地冲着陆云泽努努嘴,她干嘛和这个冰块说那么多?

    汽车很快在谢家大宅前停了下来,谢婉儿自顾自地进门,对开门的佣人说:“后边这位可是我爸的贵客,你们要伺候周到些。”

    谢婉儿的话里明显有情绪,对于他来谢家并不是真心欢迎。

    陆云泽跟随谢婉儿进了客厅,谢柏年和谢母立刻站起身相迎。

    谢柏年大笑道:“贤侄,你可来了!快坐,快坐。”

    谢母看着陆云泽刚毅的脸庞,笔挺的站姿,面带满意的笑容。

    “伯父,因为刚刚上任,公务繁忙,没能立刻拜访您,请您恕罪。”陆云泽显得彬彬有礼,脸上的孤傲冷酷全都不见踪影。

    “贤侄太客气了!我有幸见过戴笠先生一面,知道稽查处的工作很重,我们是一家人,什么时候来都一样。”谢柏年爽朗地道。

    谢婉儿不满地暗中噘嘴,她爹还真是的,在人家面前就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却往死了逼她。

    陆云泽和谢柏年、谢母落了座,陆云泽的话虽然不多,但举止和谈吐有礼,讨得谢柏年和谢母好个欢喜。

    谢婉儿的心头暗急,这与自己的计划不符。她本来想着陆云泽拒婚,亦或是傲慢无礼惹父母不高兴,她的婚事就算是不能立刻取消,也可以缓一缓了。哪里想到三人坐在一起竟是一片和谐。

    谢婉儿不好当着父母的面找麻烦,更不好当着父母的面让陆云泽脱衣服看他的胸口有没有纹身。如果没有的话,自己家的老爷子首当其冲地教训自己。她只能拉起陆云泽,道:“爸,我有点事和陆大哥说。”

    “这孩子,懂不懂礼貌。”谢柏年的脸色沉了下来。

    “老爷,年轻人的事,我们还是别管了。”谢母一脸笑容,认为女儿可能是和陆云泽说什么私房话。

    谢婉儿将陆云泽拉出客厅,谢柏年的脸色才恢复,道:“我们太惯着她了。也该让人好好管管她了!不如今天就和云泽说一下,把结婚的日子定下来。”

    “会不会太快了?毕竟我们才第一次见云泽。”谢母担忧地道。

    “云泽不论是长相还是身份都和婉儿是良配,只看陆大哥,就知道云泽的品格也不会差。婉儿年纪也不小了,要是继续疯疯癫癫地乱跑,出了什么乱子就不好了!”谢柏年坚持地道。

    “老爷,你这么着急让婉儿嫁给云泽,真的只是为了婉儿吗?”谢母问。

    “你想说什么?”谢柏年沉了一张脸,声带警告。

    谢母委屈地住了口,没有再多言。

    谢婉儿带着陆云泽进入书房,陆云泽一路都冷着脸,对于谢婉儿要做什么也不多问。

    “陆局长,喝杯咖啡吧。”谢婉儿端起一旁早已经准备好的咖啡,笑得有些谄媚地递给陆云泽,“这是我让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咖啡,可香了。”

    陆云泽把她眼中的算计尽收眼底,抬手按在咖啡杯上,说:“我不喝凉咖啡。”

    “事儿还真多。”谢婉儿不满意地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陆云泽问。

    “没什么没什么。”谢婉儿赶紧挂上讨好的笑,“这种咖啡就要凉着喝才好喝,你没听说过冰咖啡吗?”

    谢婉儿圆溜溜的眼睛一转,手上忽然用力,就想要将咖啡泼在他的衣服上。到时候他的衣服湿了,他不就得脱衣服换衣服了?

    她哪里知道,陆云泽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为何,却把她的小心思尽收眼底。她端着咖啡杯的手一用力,他已经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掰,将一杯咖啡泼在了她的身上。

    “啊——”

    谢婉儿一声尖叫,也不知道是手腕太疼,还是因为突然被咖啡泼在自己身上而惊讶。

    她手腕上的疼痛让她的手上一松,扔了咖啡杯,脚下一滑,险些摔倒时胡乱按住身后的桌子,才稳住了身体。桌子上一摞剪下来的报纸因她的胡乱抓碰,散落起来。可气的是她这么狼狈的时候,陆云泽居然身手敏捷地接住咖啡杯,稳稳地放回桌子上,却不管要摔倒的她。

    谢婉儿气得狠狠地瞪了陆云泽一眼,这人不扶她,接咖啡杯的动作倒是利落。

    第一招失败,就这样气馁,显然不是她的风格。

    “那个,咖啡没洒在陆局长身上吧?”谢婉儿笑眯眯地向陆云泽逼近,抬起的手试探着伸向他的胸口。谢婉儿一心想要扒开陆云泽的衣服,找到他心有所属的证据,却不知道她这会儿急不可耐地想要扒男人衣服的举动,如果再配上“你就从了我吧”几个字,活脱脱地就是强迫良家男人的女流氓表现。

    只可惜,陆云泽不是什么文弱书生,她这边刚一发动猛扑,他已经一个闪身躲开。她的身体因为惯性,向对面的墙冲去。嘭的一声,额头撞在墙上,才停了下来。

    谢婉儿捂着额头,欲哭无泪,转头瞪了一眼跟没事人一样的陆云泽,忍不住嘟囔道:“真是块木头!”

    陆云泽拧眉,不解她说的“木头”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谢婉儿知道自己很难得手,恼怒地蹲下去捡散落一地的报纸。有一些报纸染了咖啡,被浸湿。

    谢婉儿只能一张一张地摆在桌子上,去晾晒。

    陆云泽拧眉看着报纸上的内容,一时间出了神。

    谢婉儿看到陆云泽的反应,忍不住道:“这些都是日本人在中国做下的坏事,他们残忍如野兽,肆意杀害我国百姓。你看看这些报道,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长春活埋了中国被俘人员200多人;11月在齐齐哈尔捕杀马占山部伤兵数百人,之后在抚顺近郊制造平顶山惨案,屠杀村民3000余名,全村仅存活1人。”

    谢婉儿又捡起一张关于六号的报道,放在桌子上。

    “日军热衷于对我们大规模集体屠杀,而这个六号的行为就是日本人的帮凶。他暗杀爱国人士,残害上层栋梁,一桩桩一件件简直不是人所为。”

    谢婉儿眼中的仇恨掀起了陆云泽心里的惊涛骇浪,若让她知道他就是六号,她大概会在下一瞬杀了他。

    陆云泽面无表情地翻动着谢婉儿收集的报纸,上面记载着平顶山惨案、新宾县数十个村子残杀1万余人的大惨案、把中国1000多村民几乎杀绝的老黑沟惨案、屠杀1万多人的清源镇惨案、惨杀13000多人的通化和白家堡子惨案、“冬季肃正”讨伐时屠杀5900多人……

    惨案数不胜数,照片触目惊心,被开肠破肚的妇女,被残害的少女,年幼的儿童,遍地的尸骸和头颅,一桩桩,一件件都令人发指,怒发冲冠。

    谢婉儿每次看完这些记录,都会对日军产生无比的仇恨,恨不得弃笔从戎,直接扛枪保家卫国,只是她要用笔来唤醒更多的人起来抗日。她希望从陆云泽的表情中读到愤怒、悲伤等情绪,可陆云泽的脸上还是毫无表情,要不是他拿起这些报纸,认真地翻看着这些新闻,谢婉儿还以为他根本就没看。

    “还有这些。”谢婉儿又拿出一摞报纸,递给陆云泽,“这上边都是六号的恶行,简直是罄竹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