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不是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19本章字数:3230字

    陆云泽看着她走出去两步,又看了看怀中的补品,还是抬步跟了上去。

    谢婉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头看去,惊讶地问:“你怎么还跟着我?我不用你送我。而且你都受伤了,还是回家休息吧。”

    “你可以当我不是在送你。”陆云泽冷冷地回,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更像是在下命令,说结果。

    谢婉儿对他的反应简直是叹为观止,惊得张大了嘴巴,看了半天坚定地站在原地的陆云泽,算是明白了,自己说什么都没用,这个男人强势惯了。她索性不再理他,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两人之间保持着三米的距离,谁也不和谁说话,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

    谢婉儿偶尔会微侧头,偷看他的影子。这抹高大的身影让她莫名的心安。

    遇袭的事情尽管已经过去多日,但她一个人走在路上,难免还是心里没底,总是带着提防。

    如今,有这么个人跟着,还是不赖的。

    她忍不住又转头看向他的影子,这个轮廓让她莫名的想起救自己的男人,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脚步。

    陆云泽也跟着停住脚步。

    谢婉儿转身,有些激动地问:“那天是你救了我,对不对?”

    陆云泽微微抿眉,脑中浮现那日救谢婉儿的情景,再对上她期盼的眼神,他下意识地回道:“不是。”

    九号曾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他懂得那是怎样一种欢喜的期待。她不该对他这个假未婚夫有这样的期待。

    谢婉儿闻言,不免失望,转身继续向前走去,一路再未开口。 

    邵阳回家时,温小玉正守着一桌子邵阳爱吃的菜,翘首以盼地等着他。

    “邵大哥,你回来了,我去给你热菜。”温小玉开心地说。

    “不用了,你早点休息,我还有事。”邵阳随口回了一句,快步进了自己的书房。

    温小玉的手里还端着盘子,见厅堂里已经没有了邵阳的身影,不免失望地又坐回了桌子边。

    邵阳进门没多久,立刻又冲出了门。

    温小玉不免心喜,以为他又想吃饭了。

    “邵大哥……”

    邵阳握住温小玉的肩膀,情急地问:“小玉,往期的申报你都放在哪里了?”

    “在杂物房。”温小玉的话音还未落下,邵阳已经松开她,快步走向杂物房。

    杂物房里,邵阳迅速找到温小玉规整收纳的一堆申报。

    他一页一页快速翻找,终于找出了谢婉儿那篇报道的报纸。

    温小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见他异常专注地看着谢婉儿的报道,心里暗自受伤。他这么着急地找报纸,就是因为这篇报道是谢婉儿所写吗?她哪里知道,邵阳心里藏着的秘密有多重。

    邵阳仔细地看了看报纸上谷巽的照片,照片里的确有一根柱子。但因为又经过了一遍报纸的印刷,所以并不能从那有些黑的印刷体柱子上看出些什么痕迹。但他清楚地知道,茉莉咖啡厅的这根柱子的确是亮得可以照人。报纸里看不出,不代表照片里也看不出。因为他下毒的时间,恰恰是谢婉儿拍照,闪光灯吸引走所有人视线的时候。

    “邵大哥,你没事吧?”温小玉小心地问。

    “没事。”邵阳拿着报纸,向外走去,“我出去一趟。”

    邵阳离开家,去了成记粮铺,把今儿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跟成老板说了,让他上报组织。自己则是做好了随时会暴露,牺牲的准备。

    陆云泽现在不说,是作为交换条件,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拿出来用。

    “实在不行,进行刺杀行动吧。”成老板建议道:“你是调查日本人阴谋的骨干力量,你不能有事。”

    “不行!”邵阳随即拒绝,“如今还不知道这个假陆云泽的目的。我们若是打草惊蛇,只会逼他有所动作。他知道我毒杀谷巽的事情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他选择在我们发现他后,才抖出这个底,想必也是为了自保。”

    “那好。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等指认他的人来了,再向上级申请下一步行动的命令。”成老板提议道。

    “好。”邵阳点点头,微思量,又疑惑地道:“可是,我有一件事情想不通。”

    “什么事?”成老板问。

    “特高课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追杀他。”邵阳顿了顿,又道:“火车站那次,特高课追杀的人应该是我们的同志陆云泽。后边两次,就不好估量了。”

    “至少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他不是特高课的人。”成老板肯定地道。

    “没错。这也是我不建议动他的原因。”邵阳微沉吟,担忧地道:“以目前的形式来看,特高课轻易不会放弃暗杀他。”

    “我们想办法调查一下特高课暗杀他的原因。”

    “好。我会着手去调查。”邵阳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邵阳离开成记米铺,走在静夜的街头。他并不惧怕牺牲,只担心他出事后,他的工作无人接替。他们肩负的任务,关系到日本人侵吞中国的一个巨大阴谋……

    陆云泽将谢婉儿送到家门口,就转身离开,却还是被谢柏年知晓。

    谢柏年简直是喜笑颜开,原本还头疼俩人的婚事。没想到进展这么快,不用他强迫,俩人也会见面,这还不是好事将近?

    谢柏年当即决定,自己第二天在国际饭店的酒会要带上女儿谢婉儿和陆云泽这个未来女婿。

    来参加这个国际饭店商业聚会的人物大多来自商界的大人物,为了方便这些人休息和换衣服,为每人都准备了一间房。

    陆云泽本不想去,但谢柏年请柬都送来,想必话也说出去了。如果他不配合,只怕会横生枝节。于是,他只能准时准点地走进国际饭店。哪知,才一进门,一名迎面走来的摩登女郎,脚下一崴,倒了下去,正好扑向陆云泽。要是正常人,都会伸手去扶,而陆云泽竟然直接躲开,好像女郎身上带病毒一样。

    陆云泽向来观察力敏锐,女郎刚刚那下崴脚明显是故意的。谁知道他伸手去扶她时,她会不会拔出一把匕首,直接捅向他。

    “哎呀!”女郎毫不意外地摔倒在地,发出一声惨呼。

    女郎幽怨地看向陆云泽,伸出纤纤玉手,衣服领口因为她的胳膊伸起而露出一片雪白,她声音魅惑地问道:“可以扶我起来吗?”

    陆云泽仿佛没有听到,根本不理倒下的女郎,一整衣衫,直接从她的身边走过。

    女郎看着陆云泽走远,完全没有回头的打算,气得脸色铁青。一名外国男子走过来,伸出手,道:“美丽的女士,我扶你。”

    “走开!”女郎站起来,没给老外一点好脸。老外耸耸肩,也不生气。

    女郎走出酒店,进入汽车,后座上坐着的正是一直暗杀陆云泽的藤原直树。

    女郎愤怒地道:“行动失败。他就不是个男人。”

    藤原直树本想让陆云泽带女人回房间,然后在房间内干掉陆云泽。谁知道陆云泽根本不上钩,比柳下惠还柳下惠,最起码柳下惠还能主动帮别人。

    “直接出手。大本营已经失去耐心,屠龙计划不容有失,这次必须要成功杀死陆云泽。” 藤原直树道。

    藤原直树向酒店内看守的手下确认陆云泽进了电梯,便带着六个人分乘两部电梯而上。几名富商想要进电梯,看到藤原直树等人凶残的表情,吓得没敢上去。电梯停在九楼,摩登女郎率先走了出去。她看清楚908往哪边走,扭动着腰肢第一个朝着908走去,其他人的手伸入怀中,跟在女郎的后面。

    酒店服务员看到几人,感觉他们身上的气质不对,不像是有钱人,上前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女郎对着服务员一笑,伸出食指竖在唇边,低声道:“不要出声。”

    服务员有些发呆地看着女郎,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女郎经过服务员身边时,轻轻对着服务员的脸吹了口气,娇笑着离开。一名特高课的特务抽出手枪,顶在服务员的腰上,道:“给我把908的门打开。”

    “这里是国际饭店,要是在这里闹事……”服务员打算告知他们利害关系。

    国际饭店可不是普通人建立的,而是“北四行”合资建立。北四行分别是盐业银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这四家银行都是私营银行中的佼佼者,盐业银行资力雄厚,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时期与浙江兴业银行交替为私营银行之首,由袁世凯表弟、张伯驹之父、久任长芦盐运使的张镇芳创办。股东包括天津八大家中的杨、黄、石、卞等。董事长是吴鼎昌,在政府中也是位高权重的人物。金城银行由周作民创办,主要股东多为军阀官僚一度超过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居私营银行首位。大陆银行为谈荔孙与江苏省警务处长王桂林、曹心古等人注资组建。中南银行是黄奕柱为该行董事长,胡笔江为总经理。

    四家银行成立的饭店,背后股东、董事众多,可以说政、军、商全都有人,青帮、洪帮的人和那些人的关系也足够密切,黑白通吃,没什么人可以在国际饭店惹事而不受到惩罚。但特高课明显不这么认为,他们的大日本帝国已经占领东北、蒙古,对其他地方也虎视眈眈,并且陆续增兵华北,不断制造事端,频繁进行军事演习,妄图占领全中国,当然不在乎一个酒店了,不说他们是秘密行动,只要不被抓,就没有人知道是特高课干的,就算是知道,谁敢明面上对付日本人,那只会给日本借口对付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