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戴笠的对联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19本章字数:3133字

    佐佐木玲奈这个机要秘书在特高课有一段时间了!是个台湾人,现在的名字是加入特高课以后改的。她平时的工作能力很强,也有责任感,所以备受器重。

    “给我盯住名单上这些人。”南造次郎命令道。

    “嗨!”藤原直树领命。

    圣玛利医院,温小玉抱着病历夹进入邵阳的办公室。

    “邵大哥,刚刚有人送来一份病例,说是你的病人,让我亲手交给你。”温小玉把用档案袋装着的病例放在邵阳的桌子上。

    邵阳拿起档案袋,见温小玉站在办公桌前没动,他停住动作,问:“还有事吗?”

    “邵大哥,院里的郝医生新婚,要办个舞会。”温小玉小声说。

    邵阳点了点头,说:“你跟他太太关系不错。你去玩吧。”

    温小玉闻言情急,偷偷地打量着邵阳。

    邵阳见她还没有离开,低头攥着衣角,不禁失笑。

    “你帮我准备一套配你礼服的西装。”

    温小玉一愣,随即笑逐颜开。

    “我知道了邵大哥。”

    “还不出去工作。”邵阳看着温小玉的眼神带着宠溺。

    “嗯。”温小玉用力点点头,就差点没宣誓了。欢喜地出了邵阳的办公室。

    见门关上,邵阳才打开档案袋,抽出里边的病例。

    病例是普通的病例,但里边的字按着每夜的特殊记号,留下了暗号。

    大概意思:成记粮铺暴露,切勿前往。

    邵阳思疑,成记粮铺为什么会暴露?这个秘密联络点已经有几年了,从来没有出过问题,陆云泽来沪的时候,就是让他去那里接头,难道问题还是出在那个假的陆云泽身上?看来找时间他要好好地会会他了!

    通宝洋行,宋庆慈看着手中的情报,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

    沈丘站在一旁,道:“情报上显示特高课在陆云泽抵沪当天,派出六名特务行刺。这个情报和圣玛利医院的六具特高课尸体是吻合的,证明情报准确无误,但陆云泽第二天报到后,没有主动说起,就连局座安排他调查死者身份和死亡原因时,他都没有主动说起,显然他在刻意回避这事。”

    “如果火车站的刺杀是冲着他去,他却刻意隐瞒,足以说明他不想我们调查这件事情。”宋庆慈冷冷一笑,“他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陆云泽抵沪的时候,军统派人去接,那名特务回复没有接到人,当时宋庆慈没有多想,目前来看,很可能是陆云泽感觉到有危险,才没有和接他的人碰面。想一想门口的两次袭击,都和陆云泽有关,完全可以解释特高课继续在刺杀他。

    “几次三番发生刺杀的事件,陆云泽不但不寻求我们的庇护,还一再引导我们怀疑秘密基地,显然别有用心。”沈丘推测道。

    “难道他真是冲着基地来的?”宋庆慈的眼中透彻杀意。

    沈丘一惊,道:“局座,要不要我动手除掉他?”

    “暂时不用。”宋庆慈一摆手,“如今的推测只能证明他是为了基地而来,不足以说明他知道什么。如果他真的知道基地的真相,也不用费尽心思地调查了。”

    “局座英明。”沈丘连忙拍马屁,“只是,如此便可以说明,南京政府已经怀疑局座了。”

    宋庆慈的脸色阴冷,道:“到底是南京政府的举动,还是这个陆云泽有问题,可是难说。”

    “局座怀疑陆云泽的身份?”沈丘惊讶地道:“委任状是真的,之前也有电报通知,这一切不可能作伪。”

    “我总觉得这个陆云泽的身上有股子杀气,不像是军校出来的。”宋庆慈疑惑地道。

    “局座怀疑这个陆云泽是假的?”沈丘惊讶地问。

    “到底是李鬼还是李逵,现在下结论还太早。”宋庆慈翻出六具特高课尸体的尸检报告,陷入思绪。

    “从邵医生给的尸检报告来看,死的六个人是被两种子弹击杀。不是一个人带了两把手枪,就是现场有两个人在。但我觉得一般人不会在身上带两把不同的手枪,那样的话子弹不通用,会比较麻烦。所以我怀疑杀人的现场有两个人的可能性更大。”

    “要是其中一个是陆云泽,另一个人是谁呢?”宋庆慈陷入思绪。

    陆云泽到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没说?还是因为在场的另一个人才隐瞒事实?那么另一个人的身份是什么呢? 

    “命人发电报,查询陆云泽在上海有没有什么亲朋好友,来往密切的人。”宋庆慈旋即命令道:“无论用尽什么办法,我们这次也要把陆云泽的身份查个彻底。决不能让一只鬼坏我们的好事。”

    “是,局座。”沈丘领命。

    “去命人把陆云泽找来。”宋庆慈命令。

    “是。”沈丘领命退下。

    须臾,陆云泽和沈丘敲响了宋庆慈办公室的门。

    两人进门时,宋庆慈正在写毛笔字,一派闲适自得。

    见他们进门,宋庆慈提起笔,道:“云泽,来看看我写的字怎么样?”

    陆云泽走到办公桌前,看到纸上写着四个字:领袖耳目。

    “好字,笔锋强劲,犹如金钩铁划。”陆云泽赞道。

    宋庆慈写的字有股军人的锐气,功力确实是上层。

    “帮我想想下一句应该写什么。”宋庆慈拿着毛笔,期待地看着陆云泽。

    陆云泽愣了下,把他叫来,就是为了看他写书法吗?

    “局座,我才疏学浅,就不献丑了!”陆云泽回道。

    “你呀!太谦虚。”宋庆慈笑了笑,将毛笔放下,问道:“这两次袭击的人查清楚了吗?老板很关心这件事。”

    “还在追查。”

    “老板已经震怒。”宋庆慈叹道:“你和沈丘要尽快抓到那群人。否则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是。”

    “你先出去吧。”

    看着陆云泽离开办公室,宋庆慈在纸上写下四个字,兄弟手足。

    “陆云泽居然连‘领袖耳目,兄弟手足。’这句对联都不知道。他一定有问题。”沈丘肯定地道。

    这是戴笠在洪公祠特训班教室里写下的对联,就挂在教室中。陆云泽的资料显示,他是洪公祠特训班第三期成员,不可能没看过这副对联,看到领袖耳目四个字,不知道下联,明显没去过洪公祠特训班。

    洪公祠特训班是专门训练特务和杀手的组织,戴笠开办的第一个特务训练班,每期半年。对外名称叫“参谋本部特务警员训练班”,因设在洪公祠,才被人称之为“洪公祠特训班”。培训班的课程很多,包括枪械、爆破、毒物、通讯、驾驶、摄影、行动术、侦查学、军事情报学、高等警察学、武装斗争。军统的骨干不是黄埔军校的,就是各种特务训练班出来的,洪公祠特训班更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个,优秀者会受到委员长和戴笠的接见。陆云泽就是其中的优秀成员,受到过接见和嘉奖。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忘了戴笠老板的对联,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局座,要不要我立刻带人把陆云泽抓起来?”沈丘请示道。

    “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他的身份有问题,就先不要打草惊蛇,知道他的目的才最重要。”宋庆慈道

    “是。”

    “切记,不要打草惊蛇。”宋庆慈的眼中充满了算计,“你要配合陆云泽查清楚袭击者的身份。”

    陆云泽毕竟不是普通特务,而是戴笠老板亲自派下来的副站长,没有戴笠老板的命令,直接抓人便是越权。一定要等有了万全的把握,请示了戴笠才能动手。

    “属下明白。”沈丘旋即明白过来,道:“陆副站长刚刚到上海站,对上海还不熟悉,我一定多多配合他,关注好他每天都和谁见面,做了什么。”

    宋庆慈满意地点点头,道:“你去吧。让郭鹤翔过来。”

    宋庆慈可以确定陆云泽是假冒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假冒的人是谁,因为特高课不断暗杀,地下党的可能性最大。

    搞情报工作的人员都喜欢放长线钓大鱼,只要陆云泽还留在军统中,想抓他随时都可以,还可以通过他找到更多的地下党,甚至将在上海的所有地下党一网打尽。

    “局座,您找我?”郭鹤翔走进办公室。

    “你马上去南京找戴笠老板,将陆云泽的档案和照片取来,此行目的不要告诉任何人。”

    “局座,为什么要拿副座的档案?”郭鹤翔心中好奇,想知道答案,方便传递给日本人。

    “你不知道军统的规矩吗?去办事。”宋庆慈直接呵斥。

    军统有自己的规矩,无论职位高低,对不属于自身范围的工作,绝对不许看,不准听,不准问,郭鹤翔逾越了!

    傍晚,陆云泽从办公桌后起身,拿起衣帽架上的大衣,穿上身。

    麦雅丽推门走了进来,陆云泽转首问:“有事吗?”

    “郭副站长去南京了。”麦雅丽压低声音道。

    陆云泽整理衣服的手微僵,郭鹤翔去南京了?他的目的是什么?

    他微思量,打量着麦雅丽,眼前的女人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件事情?

    “副座怀疑我的目的?”麦雅丽妩媚一笑,问出他的心中所想。

    “你觉得呢?”陆云泽不答反问。

    “我如果说,我看副座长得俊,所以才想投靠副座,副座信吗?”麦雅丽对着陆云泽英俊的脸庞吹了一口香风,媚眼勾动,抬手抚上他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