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创伤后遗症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19本章字数:3043字

    陆云泽扣住麦雅丽的手腕,逼近她媚态万千的脸颊,毫不动摇。

    “我信不信你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会因为出卖我的人是女人而放过她。”陆云泽松开她的手,径自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他的手才一拉上门把手,忽听身后的麦雅丽说:“副座是否信任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副座一定要相信我刚刚说的是真的。”

    陆云泽转头看向她,她正少有认真地看着他。

    他微迟疑,转身拉开门,出了办公室。

    他的直觉告诉他,麦雅丽刚刚说的话不像是假的。但他永远不会用直觉去判断一个人。

    她可以来告诉他,郭鹤翔去了南京。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都足以证明,此事是针对他而来。看来,我要尽快脱离陆云泽这个身份才行。

    陆云泽离开通宝洋行,刚走到门口,沈丘从后面赶了上来,问道:“副座,晚上有安排吗?没有安排的话我请您喝酒。”

    “有安排了!”陆云泽回答的时候,注视着街上的环境。实在是暗杀得太频繁了,一不小心就会被杀死。

    “副座,现在太不安全,我让几个兄弟保护您。”沈丘提议道。

    “不必了。”陆云泽说着快步上了一辆黄包车离开,前往福利院。他和谢婉儿约好了,今天要去探望丫头两姐弟。

    另一边,谢婉儿带着大包小裹的东西,已经到了福利院。将东西分给了孩子们的时候,她只见到了石头在孩子们的中间蹦蹦跳跳,却不见丫头的身影。一番寻找下来,却见丫头正一个人躲在墙角,双手抱着膝盖,蹲坐在角落里。

    谢婉儿找来福利院的老师,才了解到丫头的情况并不好。进了福利院以后,丫头要不然就是躲避人群。再不然就是看到石头有一点危险,就发狂地攻击。而往往这些在丫头眼中的危险,只是石头与小朋友玩耍时的相互嬉闹。

    丫头视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问题,所以尽量地避开人群。

    原本就阴了的天,忽然开始电闪雷鸣起来。蹲在墙角的丫头不禁瑟缩起来,越发往墙脚缩去。

    还不待谢婉儿多想,大雨已经倾盆而下。

    谢婉儿连忙跑过去拉丫头,丫头却哭喊着,想要挣脱谢婉儿的拉扯。

    “丫头,快走,下雨了。”谢婉儿又用力拉了几下,根本拉不动用了蛮力的丫头,反而被她扯得跌坐在地。

    谢婉儿拉不动她,只能起身抱住她,用自己的身体为丫头遮风挡雨。

    豆大的雨点急促而落,很快谢婉儿便被淋透,寒意沁过皮肤,渗透进她的骨头里。

    就在她冷得瑟缩之时,一把雨伞撑在了她的头顶,挡去冰冷无情的雨水。

    她一喜,以为是陆云泽来了。抬头看去时,见到的却是邵阳温和的面庞。

    在邵阳的帮忙下,谢婉儿这才成功地把丫头带回了房间。

    谢婉儿费了好大的劲,给丫头换了衣服,哄睡了她,才顾得上去见邵阳。

    谢婉儿拿了条毛巾给邵阳,才顾得上问:“邵医生,你怎么来了?”

    “我一般会定期来给福利院的孩子做身体检查,今天过来是因为听说丫头的情况不太好。”邵阳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回道。

    “丫头这是怎么了?”谢婉儿不免担心地问。

    “我在外国留学的时候,有个导师专门研究心理创伤。丫头和石头亲眼看到父母的死亡,可能对他们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这种创伤对小孩子的影响很大,可能会让他们不断地出现梦魇,高度警惕,不愿与人交往和易怒等状态,最严重的话还可能出现攻击性行为、自伤或自杀。”邵阳沉重地解释道。

    “日本人真是可恶。”谢婉儿想起那日丫头父母惨死的模样,恨得咬牙切齿。

    “可怜的孩子,日本人一日不从华夏大地被赶出去,每天都会有很多可怜的孩子。”邵阳的语气愤怒。

    谢婉儿握着拳头,大声道:“我们要唤醒更多的中国人,团结起来抗日。让腐败的国民政府知道一味的退让只能助长日本人的狼子野心,将日本人赶出中国。”

    邵阳无比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她明明被大雨浇得一身狼狈,却因这会儿的一身正气而圣洁非常。这样的她,让他忍不住定定地注视着愣了神。

    谢婉儿被看得有些不知所措,这时,福利院的老师走了进来。

    “邵医生,谢小姐,我给你们煮了点姜汤,免得感冒。”

    福利院的老师将汤碗放下,走出房间。

    谢婉儿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连忙走过去端姜汤。

    “我有点冷,先喝汤。”谢婉儿尴尬地笑着说。

    “诶!热!”邵阳来不得提醒,谢婉儿的手已经摸上了汤碗,烫得她旋即收回手。

    邵阳快走几步,拉住谢婉儿被烫的手,见只是微红,才松了口气,道:“还好没烫伤。”

    谢婉儿看着他担忧的脸庞,心思纷乱。

    对邵阳,她曾经很是崇拜。他几乎是她少女梦幻世界的英雄。可是,如今靠近这个梦幻中的男人,她的脑中却忽然闪现出了陆云泽的样子。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陆云泽冷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谢婉儿一愣,差点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旋即反应过来,寻声看去。看到陆云泽那张阴恻恻的脸时,下意识地抽回被邵阳握住的手,讨好地笑了笑。

    “那个,邵医生是来给丫头看病的。”谢婉儿情不自禁地解释了一句,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自己干嘛跟他解释。

    邵阳倒是脸不红不白地道:“想不到陆副局长如此有爱心,也会来福利院这种地方。”

    “我未婚妻在这里,我来这里奇怪吗?”陆云泽冷冷一笑,反驳道:“倒是邵医生,既然是来给丫头看病的,还是待在病人的身边,多关注病人的状况才好。” 

    谢婉儿埋怨地瞪着陆云泽,这人就非要对人这么没礼貌了。

    “那就不打扰陆局长了。”邵阳冲着尴尬的谢婉儿温和地笑笑,抬步向门口走去,在经过陆云泽的身边时,他微顿脚步,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戏早晚有结束的时候,别入戏太深。”

    陆云泽转头阴冷地盯视着笑意盈盈的邵阳,大有下一瞬就出手干掉邵阳的意思。

    谢婉儿自然误会了陆云泽的反应,赶忙跑到两人的中间。

    “陆云泽,你别不识好人心。”

    陆云泽微愣,看向谢婉儿。她才意识到自己视乎有些说错话了。她连忙转身对邵阳道:“邵医生,你先走吧。”

    邵阳与她对视一眼,见她的表情为难,到底还是不忍地转身离开。

    看着邵阳离开,谢婉儿才不满地看向陆云泽。

    “你干嘛总是凶巴巴地对别人?”谢婉儿不免叹息,小声嘟囔道:“明明不是个坏人,却非要凶神恶煞的。”

    陆云泽愣住,她的话在他的心里掀起了波澜。如果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她还会这么认为吗?

    “你为什么又跟邵阳在一起?”

    邵阳知道他的身份,他不得不怀疑邵阳接近谢婉儿是有目的的。

    谢婉儿被问得有些惊讶,脱口问道:“你别告诉我,你是在吃醋!”

    陆云泽的表情一僵,下意识地否认:“胡说什么?”

    “不是吃醋最好,反正我们早晚要解除婚约的。”谢婉儿不满地道:“你也别总看着谁都像是坏人。邵医生是来给丫头看病的。”

    “丫头怎么了?”陆云泽拧眉问。难道真的是他误会邵阳了?

    “创伤后遗症。”谢婉儿想起丫头的症状,不免又有些愤怒,“如果不是日本人的禽兽行为,丫头也不会如此。”

    谢婉儿的话,让陆云泽一时间沉默了。让谢婉儿误以为他将她的话听见去了,不再敌视邵阳了。

    “邵医生虽然不像你们一样是军人,但他也有一颗爱国的心。他帮助穷人,忧国忧民,他是个大好人。”

    陆云泽阴沉着脸,没有回话。

    “怎么了?” 谢婉儿不解地问。

    谢婉儿刚刚淋了雨,这会儿室内的温度又不高,不免瑟缩一下,打了个喷嚏。

    陆云泽这才回神,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在她的肩头。

    谢婉儿因他难得温柔的举动愣住,呆呆地看着他。他回视她,两人四目相对,他向来没有波澜的目光竟荡漾起了温柔。

    他眼中的温柔让谢婉儿不免心慌,忽然升起的温柔烧红了她的脸颊。

    她总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来掩饰自己的心慌。

    “陆云泽,我知道你虽然不爱说话,但你和我们一样痛恨日本人,你一定会抓到六号,不让他再害人的,是不是?”她的眼中满满地都是信任。

    陆云泽的身体一僵,脱口问道:“你就那么恨六号?你确定他一定是十恶不赦的人?”

    “我不是恨六号,我只是想把日本人赶出我们的国土。而像六号一样助纣为虐的人,残害自己同胞的人,你不觉得跟日本人一样可恨吗?”谢婉儿不免激动,“他们今天能杀害丫头的家人,明天就能杀害我们的家人,所以我们不能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