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我不喜欢强买强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09本章字数:2808字

    温然狠狠地咬了几下舌尖,血腥味道瞬间的蔓延,这才恢复了片刻的清醒,堪堪的把到嘴边的话吞咽下去,半个音节都没发出来。

    温陌一直站在慕轩的身后,嘴角嘲讽的意味逐渐的扩大,怕是气氛不够激烈,凉凉的说道:“哼,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问,怕被羞辱的不够?”

    慕轩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本来以为温然会解释,甚至欺骗自己,觉得一切都只是误会,可是……

    温然微微的垂眸,身上的力气像是被瞬间的抽干了一样,就连声音都是淡了很多,只有伏在陆靳宸胸膛位置的手紧紧地攥起来。

    “我们不合适,就这样算了吧,抱歉。”

    平地惊雷,狠狠地击碎了慕轩所有的幻想。

    “算了!”慕轩笑得愈加的嘲讽,不甘心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拳头恨不得直接挥到陆靳宸的脸上,“你把我当什么?就是你暂时栖息的地方!”

    带着浓浓的质问,气氛逐渐的冷凝,甚至连空气都是变得稀薄,呼吸不来。

    “慕先生。”陆靳宸从喉咙位置洋溢出几分的轻声呵笑,不耐的抬眸,“感情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何必勉强得不到的东西呢。”

    得不到的东西……

    慕轩大步的走过去,伸手想要拽过温然,脸上的冷意逐渐的加重。

    只可惜,陆靳宸微微的侧身,挡住了慕轩的动作,只有慕轩的手尴尬的悬浮在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是握不住。

    “她是我的未婚妻!”

    慕轩周身的氛围冷凝,直直的望着陆靳宸,逼人的气息,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都是公认的事情,婚礼甚至快要完工了。

    “可是她现在是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孩子。”陆靳宸的眼眸覆上一层的寒冰,冷意逼人,周身散发的气息不容任何人侵犯。

    温然一直都是很被动的站在那里,甚至对于陆靳宸的亲昵没有丝毫的排斥厌恶,贝齿已经被咬出深深的牙痕。

    “温然,我最后问一次,你跟不跟我走?”

    屋子里沉默到窒息的气氛蔓延,只有陆靳宸能够听到怀里的女人从喉咙蔓延的颤抖声。

    慕轩本来紧紧攥着的手骤然的松开,带着无边无尽的失望看着温然,转身离开,背影满是落寞。

    温陌嫉妒的看着陆靳宸,完美的没有瑕疵的男人,现在却是被这个小贱人霸占,任谁也不会甘心!愤愤的瞪了他们一眼,转身去追逐慕轩的步伐。

    “我不会嫁给你的。”

    温然的声音失去了力气,却依旧固执的坚持自己的决定。

    她从未想要以这样的方式攀附金主,更不会贱卖感情。

    陆靳宸的薄唇紧紧地抿起来,脸上有几分的薄怒,“要知道,多少女人想要成为陆太太。拒绝一次就够了,多了反而是矫情过度。”

    他从来没有这样三番五次的被一个女人拒绝过。

    “你自己好好掂量一下吧。”陆靳宸不怒反笑,手指冰冷,微微的划过温然的脸颊,摩挲着她娇嫩的肌肤,“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陆公子,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机会。”温然侧脸,避开这样暧昧的举动,厌恶的扬起下巴,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说完,温然赤足和他擦肩而过,没有任何的停留。她还要打工维持生计,没有时间和不愁吃穿的贵公子浪费时间。

    “陆总?”

    作为陆靳宸的秘书,Linda的脸色有几分的难看,看到总裁的尴尬一面,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找人保护她,婚礼如期。”

    陆靳宸不耐的拉扯了几下衬衫的扣子,袖长的手按压了几下眉心,淡淡的说完随即离开。

    看到总裁要走,Linda急忙的开口汇报,语气带着明显的迟疑,“小公子已经抱回别墅了,老爷子那边好像心情不太好。”

    毕竟老爷子和陆总的关系不怎么缓和,Linda汇报起来也是觉得为难。周身的空气好像蓦地稀薄了几分,浑身都像是掉进了冰窖,多的话她一句都说不出来。

    陆靳宸的脚步稍稍的停顿,不过是几秒钟,才径自的离开。望着逐渐远去的颀长的身影,Linda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

    温然的身体还没好利索,毕竟是刚刚生产完,身体依旧处于最虚弱的状态,强撑着完成手头上的工作,有些脱力的把东西堆在一侧。

    “哎呦,这不是那个谁么?”

    几个打扮得青春洋溢的少女围在温然的身边,身上的香水味道浓烈的钻进鼻子里,声音带着嘲讽和嫉妒。

    为首的穿红衣服的是刘家的千金,一直喜欢着陆靳宸,只可惜没有机会接近,更准确的说是,只是单方面的暗恋,陆靳宸甚至不知道她是谁。

    “被温家赶出来了,倒是有本事攀上陆靳宸,还能避开耳目生下孩子?”

    因为温陌的推波助澜,基本上认识温然的人也是知道了她未婚先孕的事情,看着温然的眼神满满的都是不屑。

    慕轩步步紧逼,熟悉的气息钻进温然的鼻子里,无处可逃。

    他捏紧温然的下巴,逼迫她的身体和自己贴合甚至一度疯狂的想要在这里占据她。

    “慕先生。”

    冰冷刺骨的声音,陆靳宸修长的手捏住慕轩的手腕,轻声的呵笑,眸中带着俯视甚至是怜悯,手腕稍微用力,慕轩的身体往后踉跄了几下子。

    陆靳宸的眼眸冰封一片,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温然的身上,手臂自然地环绕在她的腰肢上,不可侵犯的矜贵,直直的逼向慕轩。

    属于陆靳宸独特的清冽,温然的鼻尖缠绕的全都是他的味道。

    腰肢传来阵阵的热意,温然秀眉蹙起,本来想要推开,可是陆靳宸的手臂像是感知一样的锁紧了几分。

    亲密如斯,好像再也不能容忍第三个人的存在。

    “我以为慕少好歹知道什么是绅士。”

    陆靳宸淡淡的说道,微微的弯腰用额头抵住温然的额头,周身满都是不可冒犯的冷意,恰到好处的疏离。

    慕轩极力的稳住身体,僵硬着脊梁,漆黑失望的眼眸一直望着温然,嘲讽地笑了笑,“我知道了。”

    一场谈话像是没有边际的战役,一直到慕轩的身影完全的消失,温然强撑着的身体才蓦然的松懈下来。

    “谢谢你。”

    不想和面前的男人有多少的纠缠,温然深呼了口气压住内心的烦躁,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递到陆靳宸的手里。

    “你就想这样走回去,嗯?”

    尾音勾勒出明显的不悦,陆靳宸抬眸望着面前不知好歹的女人,身上几近于衣不蔽体,却不肯接受别人的施舍。

    Linda头疼的站在一侧,怜悯温然接下来的情形,很少有人会不知死活的和陆靳宸呛声。

    温然垂眸望着身上的衣衫,破烂的春光乍泄。

    西装重新的被盖到温然的身上,陆靳宸修长的手指慢慢地给她拉上拉链,严严实实的,一丝不露。

    “回家。”

    淡淡的两个字,陆靳宸弯腰把她抱起来,身体瞬间的悬空,心脏好像也跟着悬空了几下,温然的手无意识的紧紧抓着他的衬衫。

    车子一直停在一侧,陆靳宸弯腰把她轻轻地放在后边,眼眸没有多少的波动,优雅温和的像是对待一个精致的艺术品。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缓缓地开动了。

    温然无意识的挺直自己的脊梁,皱着秀眉侧头,看着身边懒散的阖着眼的男人,“方向错了。”

    陌生的街道,偏离了本来居住的位置,温然的秀眉狠狠地拧起来,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路径不是通往她居住的位置的。

    听到质问的声音,陆靳宸不耐的抬眼,淡淡的扫了一下身边的女人,修长的手指弯曲叩击着膝盖。

    “我以为你已经准备好了陆太太这个身份。”

    理所当然的回答,在温然不知情的时候,已经完全的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

    胸口猛然的皱缩,温然的心脏甚至停滞了几下,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肉里,才恢复了片刻的清醒。

    “陆公子,我们两清了,孩子都给你了,还有什么不满意?”

    温然甚至不知道他图的是什么,难得她没有庸俗的用孩子去威胁,却是反被硬生生的安置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束缚,与之同来的是排斥。

    司机的背部紧紧地绷起来,手腕一颤,差一点车子就失控的撞击到一旁的岩石上,刚才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