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6章不要妄想摆脱你的低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0本章字数:2923字

    有几个喜欢凑热闹的职工围聚过来,眼睛里熊熊的八卦之火燃烧,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绯闻。

    “不想被解雇就干活去!”

    Linda没好气的说道,挥挥手让门口的职员散开,这个时候打听八卦,无疑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这就是陆公子送给我的惊喜?”

    清脆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嘲讽,温然走过去,把手里的信封狠狠地扔到陆靳宸的身上,里面的东西纷纷扬扬的撒落出来。

    陆靳宸蓦然的起身,本来依靠在陆靳宸身上的那个女人,身子猛然的失去了控制,很不雅的姿势摔倒。

    “陆,陆总?”

    那个女人一阵的慌乱,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好不容易能够靠近,却是因为突然进来的人完全的被打破,美眸中满满的都是不甘心。

    本来精心画的妆容现在看来只不过就是笑话,明艳的脸庞闪过几分的恶毒,伸手挽了一下头发,扯出虚伪的笑容。

    “你好,我是顾颜,是宸的女朋友,不知道你是……?”

    说这句话的时候,顾颜有些忐忑不安,眼角的余光一直打量着陆靳宸的反应,好在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

    顾颜心中洋洋自得,这是不是就代表着陆靳宸默认了这样的关系,至少是因祸得福。

    温然压根就没有搭理这个顾颜,清冷的眼眸一直盯着陆靳宸,“陆公子,既然你已经有了女朋友,就不要来招惹我。”

    心中烦躁的感觉逐渐的蔓延,温然没有半分的兴趣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地上散落的东西也是没有心情去管,转身准备离开。

    还未离开,温然的身体失去控制的被禁锢在一个温热的胸膛,甚至连心脏跳动地声音都是听得清清楚楚的,陆靳宸轻声的呵笑,手臂锁紧了几分,不让怀里的人挣扎。

    “陆太太这是吃醋了,嗯?”

    清冽的声音响起,顾颜的脸色蓦然的难看,这句话无疑是啪啪的打脸,这个是陆太太?那她呢!

    “陆总,您在说什么啊?”

    顾颜试图挽回自己的面子,费劲千辛万苦才得来的机会,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一点点的被击碎。

    不甘心啊!

    手还未触碰到陆靳宸的手臂,就陡然的落空,陆靳宸的声音一贯的清冷,带着几分的威胁,“你应该知道分寸。”

    顾颜的身子颤抖了几下,微微的垂某遮掩住无尽的失落,陆靳宸的温柔向来不是给她的,从一开始就是。

    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最亲昵的姿势相互依偎着,更像是一种嘲讽。

    “陆公子,你不觉得可笑么,用这样的办法把两个不爱的人绑在一起,还是说陆公子本身就是受虐体质?”

    温然不管会不会激怒陆靳宸,她现在恨不得完全的和陆靳宸划清界限,解雇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在她的狼狈上狠狠地添了一笔。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陆太太。”

    说的话云淡风轻的,只是单纯的在表达一个情绪,陆靳宸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墨黑,所有的情绪全都被无边无尽的黑暗侵蚀。

    温然抬起眼皮带着浓浓的嘲讽,“我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或者是干脆沉浸在这样的文字游戏里。”

    “陆太太,你有什么不满?”

    陆靳宸的眉头骤然的紧缩,眼眸中带着浓厚的冷意,直直的逼向温然,这个女人三番两次的挑战着他的极限。

    不管是条件还是其他,陆靳宸算得上是上上等的选择,可是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陆靳宸脸上的冷意加剧。

    “我就是矫情。”温然笑了笑,狠狠地甩开面前的人,往后踉跄的后退了几下,“我就是想要腻腻歪歪非你不可的爱情,可是陆公子,你能保证给我什么?”

    “我讨厌你身边的那些女人,讨厌你的逼迫,讨厌你的自以为是,陆公子,我根本不想嫁给你!”

    Linda刚刚推开门,几句话恰好就落到了耳朵里,身子踉跄了几下,差一点就趴在地上了,欲哭无泪,这个温小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陆公子,你既然什么都不能保证,为什么非我不可,为什么非要破坏我的生活!”

    温然积攒了很久的怨气,一次性的说完,因为激动的情绪,身体都是晃动了几下,脸上的冷静清冷在这里完全都是屁话。

    陆靳宸的脸寸寸的黑沉下去,深邃的眼眸一直望着面前的女人,嘴角的弧度浅淡的看不清楚。

    “陆公子我不需要你得保证,我先走了。”

    温然纤细的手按压了几下太阳穴,刚才的话好像是耗费了全部的经历,和Linda擦身而过,没有丝毫的停留。

    Linda恨不得把自己的双腿割下来贡献给陆靳宸,为什么会自寻死路的这个时候汇报消息。

    “要不要追上去?”

    Linda的声音带着哭腔,为难的看着陆靳宸。

    站在屋子中央的男人像是神祗一样,周身都是冰冷的气息,阳光打落在身上都透露着不悦。

    “不必了。”

    陆靳宸的神情不辨,转身站在落地窗旁,垂眸俯瞰着底下的人来人往,清冷的气息不容人侵犯。

    ……

    温然有些迷茫的站在路中央,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既然是陆靳宸的吩咐,至少这段时间的工作是没有着落的。

    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低头看了看,却是没有能够打电话情倾诉的,嘴角的弧度苦涩了几分,径直的到一旁的夜莊。

    一杯紧接着一杯高度数的酒,里面的光线折射出不同的颜色,照射着杯子里的液体更加的鲜艳了几分。

    不起眼的一个角落,温然独自坐在那里,心中的情绪无法宣泄,只能通过这样的办法来缓解。

    “妹妹,要不要来一杯,哥哥请你的。”

    早就窥探这里很久的一个啤酒肚的男人,一脸的淫荡的笑容,整个身子恨不得直接贴在温然的身上。

    一般情场失意的小姑娘最好得手了,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坐到温然的身边,沙发都凹陷了几分。

    “滚开!”

    温然甚至是没有抬眼,一杯杯的给自己续杯,声音清冷带着明显的烦躁。

    脸颊因为酒精沾染上了几分的酡红,本身的清冷更是增加了几分的妖艳魅惑,丝毫的没有违和。

    “小姑娘爆粗口就不好看了,有什么事情给哥哥说,哥哥给你解决。”

    那个男人没有任何的觉悟,依旧是伸出肥腻腻的手,搭在温然的肩膀上,试图揩油,笑得愈加的淫荡。

    二层的专属包间格外的压抑,陆靳宸斜斜的依靠在沙发上,眼眸淡淡的看着底下的情况,站在一旁的男人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下边的纠缠依旧持续,陆靳宸抿着薄唇,漆黑的眸子一直盯着下边,周身的空气愈加的稀薄。

    “陆,陆总?”那个男人本来是为了谈生意的,可是合同就是工工整整的摆在桌子的,陆靳宸没有丝毫谈合同的意思,狠狠地咽了一下唾液,才结结巴巴的开口。

    “这个合同要不要……”

    话还未说完,陆靳宸没有回应,径直的出门,只剩下那个男人尴尬的举着合同,看着陆靳宸的背影逐渐的消失,认命的把合同放下,匆匆的追过去。

    大腹便便的男人很明显的不想放过到了嘴边的肥肉,笑嘻嘻的伸出手想要拉拉扯扯,手刚刚触碰到温然的肩膀,伴随着一声惨烈的如同杀猪的声音,那个男人捂着手臂倒在地上打滚。

    刚才陆靳宸的力度足以让这个男人吃尽了苦头,陆靳宸的眼眸深沉的带着不悦,看着面前醉的七七八八的女人。

    “温然。”

    头一次,陆靳宸连名带姓的叫她,声音带着浓厚的不悦,把西装披在她的身上。

    好像是模模糊糊听到自己的名字,温然的眼眸失去了焦距,嘴角扯着笑容,就连身子都是晃晃悠悠的,直接撞到陆靳宸的胸膛上。

    地上的男人疼痛的都要失去了理智,狠狠地蜷缩着身体,费劲了全身的力气才挣扎着站起来,满眼的愤怒看着破坏好事的男人。

    “你他妈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那个肥胖的男人拿出手机,狠狠地摔到地上,脸上因为疼痛变得惨白,微微的弯着腰,咬牙切齿的放狠话。

    “滚开。”

    淡淡的声音,陆靳宸压根就不把眼前的人放在眼里,弯腰抱起温然,从那个男人的身边经过。

    “还想走!”

    那个男人被极度的愤怒冲昏了头脑,肥胖的手悬在半空,狠狠地落下,还未触及到陆靳宸的一根汗毛,在陆靳宸身边的男人迅速的把他打晕。

    砰然的声音,肥胖的身体失去了控制直直的落在地上。

    这个死肥猪可是真沉啊。

    那个男人讨好的看着陆靳宸,一边认命的拉拽着死沉的身体,往一边销毁证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