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章是不是嫁给他就能解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0本章字数:2666字

    毕竟美色在前,总不能不长眼见力的去打扰。

    很熟悉的味道钻进鼻子里,温然在昏昏沉沉中皱了几下鼻子,无意识的在他胸膛的位置蹭了几下。

    不清醒的时候,温然格外的黏人,陆靳宸的眼眸不经意的沾染了几分的温柔,对于这样的温然,心脏的某一个位置稍微的有些许的发酵。

    “你知道我是谁么?”

    陆靳宸像是故意的弯下身子,把脸凑在温然的面前,说话带动的气息喷在脸上,温热的有几分的痒。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温然不耐的抬手打在陆靳宸的脸上。

    聒噪!

    陆靳宸的脸漆黑,右脸火辣辣的,刚才来不及闪躲一巴掌径直的落了上去。

    “温然!”

    咬牙切齿的,陆靳宸阴森森的看着紧闭着眼的女人,粗粝的手指在她脖颈上摩擦了几下,恨不得直接把纤细的脖子掐断。

    温然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除却了眼眸中没有焦距,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和平常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开车。”

    陆靳宸阴沉的对着司机说道,吓得司机一个冷颤踩下了油门。

    陆家别墅,徐妈刚刚把小少爷哄得睡着了,看着陆靳宸怀里的女人,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缓和了几分。

    “少爷。”徐妈眼眸带着几分的关切,看着他怀里的温然,一股酒味钻进鼻子里,徐妈拿出干净的毛巾,轻轻地沾水给温然擦拭着脸颊。

    “嗯。”

    陆靳宸淡淡的‘嗯’了一声,抱着怀里的女人径直的上楼,徐妈的手里还握着毛巾,欣慰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若是两个人能够结婚的话,可算的上是完美了。

    “温然!”

    阴冷的压低声音,带着满满的威胁,陆靳宸脸上覆着一层的薄怒。

    “你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陆靳宸嗓音清冷,微微的俯身,阴影打落在温然的脸颊上,一副的压迫。

    ……

    清晨的阳光落在脸上,温柔的描绘着脸上的线条,温然头疼欲裂,揉了揉太阳穴,猛然的清醒。

    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的,涌进了脑袋里,拼接不完整的印象,却也是足够的把基本的情况搞明白了。

    柔软的床,温然撑着自己的身体,身上已经是被换下的睡衣,大小也是刚好一样,温然的秀眉一直紧紧地皱着。

    门被推开,陆靳宸走进来,眼眸中的清冷被驱散了些许,手里端着热腾腾的饭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醒了?”

    清冽的嗓音,陆靳宸很自然的坐在她的身边,熟练的像是千百次的重复这样的动作。

    “我要回去了。”

    温然赤足站在地面上,带着疏离望着陆靳宸,划清了界限。

    “吃完再说。”陆靳宸好像是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很熟练的把她抱起来,声音带着不耐,“陆太太,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能赤足站在地面上么?”

    眉眼挑起几分的冷淡,陆靳宸把她重新的放在床上,饭菜刚刚摆好,温檬径直的推开门闯进来。

    她今天早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甚至连饭都来不及吃,就匆忙的跑来,果然,看到面前这一幕的时候,好像被狠狠地扼住了脖子。

    陆靳宸不悦的皱眉看着门口的不速之客,看着温檬身后的徐妈,微微的挑眉,“徐妈,门口的防备都是摆设?”

    明显低沉的声线,徐妈脸色难看的望着陆靳宸,刚才没有注意到,温檬就推开门闯进来了,这个场景,真是……

    像极了抓奸。

    温檬的眼睛通红,泪水酸涩的在眼眶打转,深呼了几口气,说道:“宸,玩够了就算了。”

    她见惯了陆靳宸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即便是再美貌也是敌不过时间,她能够做到只是忍耐,等待着陆靳宸收敛心思,等待着一片的虚无。

    “她是我合法的太太。”

    陆靳宸轻轻地笑了笑,放下手里的碗筷,挽起袖子到手腕的位置,像是不经意的说道。

    一个答案,足以击碎了温檬所有的勇气,合法?

    就连坐在床上的温然也是瞪大了眼睛,她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成为了合法的陆太太。

    一直到红色的结婚证安静的躺在桌子上。

    照片定格在最灿烂的笑容上,温檬想要继续欺骗自己,可是照片上的陆靳宸露出温柔的笑容,没有任何的勉强。

    “不可能!”

    温檬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本来还想劝说陆靳宸看清,谁知道自己反而是慢了一步,眼眸中满都是不可置信。

    “你骗我的是不是?”

    就算是温然生下他的孩子,她也是从来没有想过,陆靳宸真的会娶她,不应该是这样的!

    温檬像是疯了一样的扑过来,死死的抓着陆靳宸的衣服,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她从来不敢想,自己会脆弱成这样,自己会这么狼狈。

    一切都是这个男人所赐!

    “你告诉我,这是骗我的是不是?”

    温檬哭哭笑笑的,手紧紧地攥着陆靳宸的衣服,声音颤抖地厉害,眼眸带着卑微的祈求等待着一个回答,一个早就知道答案的回答。

    她等的那个人,终究是不属于自己。

    陆靳宸好看的眼眸闪过几分的不耐,微微的伸手把她推开,“温小姐,这是我的家事。”

    很疏离的态度,像是极寒的温度寸寸的把心脏冷凝,温檬一阵的眩晕,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要不是因为温然的话,根本不会变成这样!

    “都是因为你!”温檬对于她的恨意更是扩大了几分,尖锐的指甲划破了温然的脸颊,嗓音尖厉,满是恨意的看着温然。

    这个丧家女!要不是她的话,根本不会这样!

    “你给我滚!滚出去!”

    温檬已经是失去了控制,所有的情绪完全的崩溃,要不是陆靳宸挡着,怕是温然的脸颊已经被划花了。

    对于这样的闹剧,温然安静的像是一个旁观者,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与她无关,甚至是包括结婚。

    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看尽了他们的悲悲喜喜,温然心里半分的波澜也是没有。

    结婚证怕是在她醉酒的时候迷糊完成的,等到所有的闹剧过去之后再去离婚也不迟。

    “徐妈,温小姐的身体不是很好,送到医院吧。”

    陆靳宸的嗓音冰冷,身上不可避免的被温檬划破,抬眸不悦的对着徐妈说道。

    本来是高高在上清冷不过的温檬,脸颊布满了泪水,被徐妈硬生生的拖出去,怕是再没有这样的狼狈了。

    屋子里除却了地上乱糟糟的碎屑,空荡荡的只剩下呼吸的清浅的声音。

    “陆公子,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结过婚。”

    温然一贯的清冷,面对着陆靳宸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竖起浑身的刺,望着桌子上艳丽扎眼的红色,抬眸说道。

    “陆太太,早饭凉了。”

    陆靳宸没有直接回答,依旧是淡然的样子,拿起桌子上的粥品。

    ……

    不管是温然愿意亦或是不愿意,外边的风言风语太厉害,终归还是暂时的住在陆家别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靳宸的原因,外边关于温然未婚先孕的不好的风向已经别改变,媒体更多的则是报道两个人之间的幸福。

    捕捉的角度刚刚好,陆靳宸微微低头的样子和温然的额头抵在一起,格外的温馨。

    温檬已经是好几日在家里了,本来温奶奶还是极力的支持,自从陆靳宸和她谈话之后,温奶奶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关于他们之间的选择,她这个老人还是安安静静的不去理会吧。

    温然在家里呆了好几天,临走之前看了看咬着手指的小婴儿,才出门。

    心情多少的有些烦躁,就算是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陆靳宸了,依旧是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

    “你们结婚了?”

    温然正在和温妈妈通电话报平安,前边的路猛然的被挡住,电话挂断,温然不耐的抬眸,旋即沾染了几分的复杂。

    对于慕轩,还是有大部分的愧疚,虽然直接导致这件事情的是慕妈妈,但是慕轩还是不知情的蒙在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