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8章我会娶她,如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0本章字数:2901字

    温然停顿了一会儿,才微微的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嘴唇干涩的说不出话。

    慕轩不可避免的带了几分的失望,他的女孩终究还是落在别人的怀里了。

    “离婚吧。”

    想了很久,慕轩才很干涩的开口,即便是知道她已经为了别人生下了孩子,依然是不想放开,不想看到她在别人的怀里巧笑倩兮。

    “离婚之后,按照原先的约定,咱们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之前的那些温情的话,现在说出来却是带着几分的嘲讽,慕轩好几日没有休息好,眼底全都是乌青,倦怠的厉害。

    他愿意为了她一点点的放低自己的底线,容忍所有的一切,只要她回来。

    温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微微的怔住,手里的手机滑落在地上。

    “这就是慕家的教养?”

    带着几分的冷笑,陆靳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冷眼的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甚至连刚才的话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慕轩的拳头狠狠地攥起来,看着站在温然身边的男人,矜贵的让人忍不住的臣服,恨意节节的攀升。

    “陆公子的教养好,能够逼迫别人干不喜欢的事情。”

    意有所指,慕轩指的就是结婚的事情,在他的心里,从头到尾温然都是别强迫的,直直的逼视着陆靳宸,半分气势不输。

    “陆太太,你不是自愿嫁到陆家,嗯?”

    尾音带了几分的危险,陆靳宸从喉咙洋溢出几分的冷笑,挑眉望着温然,手臂很自然的环绕着温然。

    温然有些倦怠的垂眸,根本不想在这样的事情上面纠结,也不想再一次的去伤害慕轩,伸手拉扯了一下陆靳宸。

    “回去吧。”

    避开了这个问题,可是态度清清楚楚的,慕轩眼眸中唯一的期待慢慢地熄灭,如同死灰一样的绝望。

    陆靳宸分明是不满意这样的回答,墨眸沾染了些许的不悦,还是和慕轩擦肩而过,环绕着温然的腰部离开。

    车子逐渐的远离街道,慕轩静止在那里的身影逐渐的缩小不见。

    “刚才如果我不来的话,你就答应了?”

    陆靳宸轻笑了几下,粗粝的手指细细的摩擦着温然的下巴,带着几分的阴冷。

    他最见不得的就是温然身边围绕的男人,尤其是慕轩这个曾经差点结婚的人。

    “陆公子,这个和你没有关系吧。”

    温然的心情恰好是低沉的厉害,更是没有什么心情和陆靳宸讨论,有些许的烦躁说道。

    “没关系?”

    在温然下巴的手,猛然的锁紧,陆靳宸强迫着她直视着自己,眼眸中满都是嘲讽,“陆太太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吧?”

    疼痛蔓延,温然的眼里被生生的逼出了泪水,微微的仰头,直直的望着陆靳宸。

    “陆公子,若是恶心的话,直接离婚吧。”

    温然把自己的泪水逼回去,嘴角反而是绽放出笑容,刺的陆靳宸的眼睛生疼,莫名的赠了几分的不悦。

    “离婚?”陆靳宸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这两个字,蓦然的笑了笑,声音凉薄,“想得美!”

    “陆太太,我能给你你想要的权利,可是同样的,你应该遵守相应的义务。”陆靳宸半是警告的说道,“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至少离婚之前你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做。”

    周身的气氛霎那间的冷凝,温然被这样冰冷的声音刺激的微微的颤抖几分,脸颊失去了几分的颜色。

    她不是矫情的那种人,既然是暂时的冠上了陆太太的称呼,她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我知道了,陆公子。”温然微微的垂眸,遮掩住眼眸中所有的情绪,唯独身上的清冷半分没有减少,不能接近的疏离,“我和他不可能了。”

    从怀孕的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眼眸中带着几分的失落和交杂的痛苦,那么久的感情,温然还做不到完全的忘记,心脏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陆靳宸捏着她的下巴,猛然的把她的下巴抬起,还未来得及熟练起来的情绪,清清楚楚的落在陆靳宸的眼眸里。

    一切都是极其的可笑。

    “世界上有一种最讨厌不过的生物,叫做前任。”

    陆靳宸的薄唇慢慢地覆盖上,声音冰冷的如同寒冰,在两个人的唇间蔓延。

    冰冷的触觉从唇间传递,温然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几分,本来想要推开,最后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起来,僵硬的被迫承接着细细密密的吻。

    陆靳宸浅尝辄止,掀起眼皮满是嘲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的在强奸你,陆太太。”

    对于这样勉强的被迫承接,陆靳宸所有的胃口完全的消失,骨节分明的手随意的拉扯了一下领带,慵懒的依靠在背椅上,阖眼半句话不肯多说。

    对于这样的阴晴不定,温然已经是见识了很多了,车子停在别墅的位置,温然的秀眉紧紧地皱起来。

    “陆公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生气?”

    这样的性格变幻,温然的心里总像是被什么抓住,又或者什么都抓不住,陆靳宸的脾性根本捉摸不透,前一秒还是温柔至极,后一秒便是成了黑沉着脸的阎王。

    “陆太太,我不喜欢你一直想着别的男人,哪怕是一秒钟。”

    嗓音带着清冽的疏离,陆靳宸的眼眸满是嘲弄,推开门下车,只留下一个背影。

    “太太?”

    司机的背部完全的被汗水打湿,叹了口气望着后边的温然,“您多忍让点吧,感情中,总有一个多忍让一点的。”

    徐妈看到陆靳宸独自回来,微微的有些吃惊,本来以为少爷出去是为了找太太,谁知道少爷一个人回来了。

    “少爷,要不要吃点饭?”

    徐妈刚刚把饭做出来,小少爷已经是吃完饭了,很安静的躺在婴儿床上,吐着泡泡玩的不亦乐乎。

    “没胃口。”

    陆靳宸嘲弄的笑了笑,弯腰抱起小婴儿,冷冷的说道。

    温然推开门进来,遮掩不住的疲倦,甚至连争吵的力气都没有,看到陆靳宸怀里的小婴儿,心脏好像是莫名的软塌。

    “太太,您回来了啊。”

    徐妈可算是松了口气,看着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估计着是小两口子之间吵架了。

    “嗯。”温然淡淡的点点头,把视线从孩子身上转移开,她不想放太多的精力在这个孩子身上,生怕是将来离开的时候会割舍不断。

    陆靳宸听到温然的声音,甚至都没有回头,一副倒足了胃口的模样,从喉咙位置溢出几分的冷笑,身上的西装被随意的扔掷,径直的上楼。

    这算是冷战么?

    温然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在离婚之前,她只能是陆太太,就算是私心的为了自己的日后,在离婚之前只能安稳的扮演着陆太太。

    “太太,夫妻吵架都是过段时间就好了。”徐妈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可是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就这样冷战。

    “少爷其实是真心的关心您。”徐妈用过来人的身份和经验叹了口气说道,“您明白少爷的良苦用心就好了。”

    摇篮里的小婴儿在有节奏的摇晃着逐渐的入睡,温然的眼眸有几分的复杂,陆靳宸对于她来说,既是救命稻草,又是压死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屋子的门是虚掩的,陆靳宸的手指之间夹着雪茄,烟雾缭绕,整个俊秀的面庞都是若隐若现看不真切。

    温然在门口的位置,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径直的走进去,站在陆靳宸的身前。

    烟草味瞬间把她湮没,整个鼻尖缠绕的全都是淡淡的清香,混合着陆靳宸独特的味道,温然甚至忘记了自己进来想要说什么。

    “怎么?不把自己当作是出来卖的了,嗯?”

    陆靳宸的眼眸满是嘲讽,掀起眼皮阴冷的说道,刚才温然僵硬的反应,着实的让他烦躁,尤其是看到她和前任的时候。

    真是扎眼的厉害。

    丝毫不留情面的话语,陆靳宸像是君王一样淡淡的俯瞰,好像整个世界都被他狠狠地踩在脚下,不屑一顾。

    “陆公子喜欢,怎么说都好。”

    温然嘴角蓦然的绽放出笑容,微微的弯腰,主动地印上陆靳宸的薄唇,只是浅浅的一下,旋即离开。

    嘴唇还未离开,陆靳宸的长臂一捞,温然的身体失去控制的倒在他的怀里,任由他加深了这个吻,许久才停下这个绵长的吻,陆靳宸声音沙哑,“陆太太这是在邀请我?”

    温然身上穿着的衣服本来就是松垮的,稍微的用力,整个香肩露出来,在灯光的折射下,更加的魅惑了几分,和本身的清冷丝毫的不突兀。

    “所有人中,来来去去还是你最清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