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你被解雇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0本章字数:2519字

    因为刚才的猛然的推击,踉跄到马路上,一辆车子来不及刹车,径直的撞上去,温陌来不及躲闪,眼睛瞪大直直的被飞出去。

    身体在空中旋转了几下,一声尖锐的刹车声,紧接着就是身体撞击地面的沉闷的声音,地面绽放出刺眼的红色。

    ……

    医院的抢救室推出车子,温陌脸色苍白的躺在上面,紧紧地闭着眼睛,嘴唇也是苍白的紧紧地抿着。

    “已经没事了。”

    医生也是松了口气,转进了VIP房间,慕轩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出现在医院。

    不管是不是故意的,毕竟也是因为温然的原因,一直到温陌清醒的时候,她都一直陪在身边。

    温黎也不过就是惊吓,现在在病房里输液,只有温然一直站在温陌的窗床,陪伴一起的是情绪不明的慕轩。

    心情很复杂,温然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所有的对与错都是和他有关,温然紧紧攥着的手猛然的放开。

    “扶我起来。”

    温陌清醒,但是身上没有力气,脸色苍白的望着慕轩,但是看向温然的眼神,恨意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是增加了几分。

    慕轩的眉眼冰冷,没有之前的温情和留恋,找不出一丝的眷恋,伸手扶着温陌,很亲昵的姿势,慢慢地把她扶起来,

    在此之前,因为温然的原因,慕轩从未和温陌有过这么好的关系。

    多么的嘲讽。

    刚才还盘旋在温然嘴边的话,蓦然的消失。

    “你没事吧?”

    慕轩的眼眸扫过温然,手紧紧地收缩了几分,听到温陌咳嗽的声音,才把视线转移到温陌的身上,嗓音带着凉意。

    在温然拒绝和他离开的那一瞬间,慕轩已经是完全的死心,却依然是控制不住的关心她的消息。

    真是贱脾气!

    温陌感受到他的不专心,狠狠地瞪了温然一眼,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因为温然,这个祸害别人的狐狸精!

    “等着律师找你吧!”

    温陌的脸色很难看,每次稍微的挪动身体,伤口的位置就是扯动的厉害,倒吸了几口冷气,咬牙切齿的说道。

    整件事情都是温然造成的,就算是得不到多少的索赔,温陌依旧会纠缠到底。

    温然的眼眸一直望着慕轩,下巴微微的扬着,不管温陌怎么恶毒的诅咒,却是在等着慕轩的回答。

    她一直都相信,慕轩不会这样轻易地背叛,哪怕是分手了。

    “律师费用慕家会出。”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慕轩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起来,眼眸强迫性的转移到其他的地方,不去看温然的表情。

    巨大的失望,温然脑袋微微的眩晕,哪怕是她一直坚信的事情,也终究敌不过淡漠的一句话。

    他最终还是用这样的方式,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你在说什么?”

    温黎拔掉了输液管,站在门口,不可置信的看着慕轩,甚至是觉得自己听到的都是假的。

    他怎么会这样?

    之前温黎早就把他当作是自己的儿子看待……

    眼眸中不可避免的带了几分的失望,温黎的身体没有力气的依靠着门框,眼睛失去了几分的神采。

    “妈,你怎么过来了!”

    温然收起来所有的情绪,急忙的跑到温黎的身边,心脏位置被细细密密的扎痛,呼吸不过来。

    “我没有想到……”温黎的话没有说完,其中的失望却是清清楚楚的,任由温然搀扶着她,再不肯多看慕轩一眼。

    一句紧接着一句的话,慕轩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每一句话也像是刀子,深深的刺向了自己的心脏,抽搐的疼痛。

    温陌在病床上冷哼了几声,冷嘲热讽的说道:“怎么?攀附了一个,还想勾着另一个?不知廉耻,带着孩子还想勾引谁!”

    每一个字都是难听到极致,温黎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的推开温然,重重的一巴掌扇在温陌的脸上。

    侮辱她可以!但是不准侮辱她的女儿!

    一天下来,温陌被扇了两次,还出了一次车祸,饶是再好的素质也是忍耐不了,更何况温陌也没有什么好耐心。

    温陌猛然的拔下来输液管,光着脚下去,就要狠狠地扇回来,她们之间的恩怨可是几辈子都算不清!

    手没等碰到温黎的脸,就猛然的停住,温陌的手悬浮在半空,狠狠地被陆靳宸牵制住,随即重重的甩开。

    “这些费用,陆家出。”

    陆靳宸的脸色覆上一层的寒意,冷冷的说道,阴沉的望着温陌,让温陌忍不住的哆嗦了几下子,刚才的气势消失殆尽。

    “如果扇一次不够的话,多扇几次,陆家有钱让你扇!”

    陆靳宸的手臂有力的抱起温然,声音凉薄的说道,在他看来,温陌不过就是一个可以花钱解决的跳梁小丑。

    不管怀里人的挣扎,陆靳宸满脸怒意的把她扔到车上,只剩下病房里温陌脸色难看的交替,她只是一个供人享乐的东西?

    “是不是我不来,陆太太就不打算告诉我!”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路面上,享受到一番温存的陆靳宸脸色却阴沉的厉害,他微微侧头看着已经晕倒在副驾驶座上面的温然,幽深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歉意。

    这个女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挑起他的怒火,就算他想控制也控制不住。

    尽管如此,他的车依然开的十分慢,似乎是怕吵醒身边某个不听话的女人。

    熟悉的景色缓缓过去,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栋别墅。

    陆靳宸踩下刹车,熄了火,才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然后他又走到车门的另一侧,把温然轻轻横抱在怀中,如此温柔,还当真是没有第二人见过。

    刚踏进别墅,徐妈就正好从里面出来,瞧见了陆靳宸和他怀里的女人之后,才张开了嘴,就被后者皱眉打断。

    “行了,做点清淡的,一会送上来。”

    说完,就抱着温然回了房间。

    房间里似乎是因为有着婴儿才变得淡淡的温馨,陆靳宸垂眸,平日里的冰冷早已经消失不见,仅仅剩下清浅的温柔。

    快速的将她的身子清洗了一下,就抱着她回了房。

    柔软的被子根本盖不住身上的痕迹,陆靳宸的大掌在上面缓缓游移,而手下的女人却拧着秀眉嘤咛了一声。

    睫毛猛烈的颤动了几下,清澈的双眸缓缓睁开,对上了那双冰冷的眸子。温然惊呼了一声,第一反应就是朝后退去。

    只是她的动作幅度太大,不小心牵扯到了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疼的她直皱眉。她在心里忍不住的嘟囔了几句陆靳宸的不是,便是忍着坐起身来。

    “陆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纤细的手指扯着被角,以免自己走漏春光,温然有些害怕的再度朝后退了一点,裸露在外的光滑后背直接贴到了床头。

    陆靳宸冷眸一颤,很明显的不悦之色,然后他冷冷的说道:“尽我的本分罢了,陆太太,难道我过来照顾你还需要你的同意?”

    温然别扭的转过头去,脖子上的暗紫色印记瞬间一清二楚的摆在了陆靳宸的面前,后者一见,方才那郁闷的情绪都已经好了许多。

    他就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温然是他一个人的女人,全身上下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别人连看一眼都不行。

    “既然陆公子喜欢如此卑躬屈膝的,那请便吧。”温然的口气有些僵硬,显然被气的不轻。

    本来想用个激将法来逼他恼羞成怒然后离开,但是温然显然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他。因为陆靳宸正一脸惬意的看着婴儿,眼睛里哪有还她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