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5章最讨厌的生物就是前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0本章字数:2571字

    温然紧紧握着拳头,尖锐的指甲刺入了掌心,带着点点钻心的疼。好半响她才扯出一个讽刺的笑意:“既然陆公子已经决定了,还问我做什么?”

    说完,她直接起身,朝着楼上走去,只留下一个背影给他。

    看似温馨的房间内,温黎正抱着孩子逗弄着,她开心的笑着,眼角的皱纹更加明显。温然心里一酸,好半响才走了过去。

    “妈。”

    “恩。”温黎应了一声,看着熟睡中的孩子说道:“你瞧瞧,多像你啊!”

    温然无奈的笑了笑,“这孩子才多大,哪里能看的出来?”

    “可别这么说,这孩子啊,越说长得像谁以后就越像谁了。”温黎微微抬起下颚,笑眯眯的说着。

    温然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自己的母亲露出这样的笑容,当即也不和她争吵,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温黎抱着孩子,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她幽幽的说道:“我呀,又想到你小的时候,调皮的紧。我告诉你千万不要乱跑,可是你不听,非要去蹦跶,然后摔了一跤。”

    温然面带笑容的听着,眼眶却赫然红了一圈。虽然她不知道小时候的她是什么样的,但肯定也让温黎操碎了心。

    温黎十分喜欢孩子,愣是抱着孩子不撒手,到最后胳膊都麻了,依然坚持着。

    温然无奈的笑笑,只得随着自己母亲去了。

    晚间的时候,陆靳宸留着温黎在这里吃饭,后者并没有拒绝。

    这一顿饭还是温然自己下厨,温黎也吃习惯了她的手艺,在餐桌上一个劲的夸她厨艺又长进了。

    因为又和哭闹的孩子折腾了一会,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陆靳宸适时的再用这个理由,顺利的把温黎留了下来。

    温然觉得陆靳宸今个特别的怪,就算他要做戏,也不用这么全套吧?只用普通的表示一下他的关系罢了。

    温黎许是累了,躺在床上没有一会就睡着了。

    温然翻来覆去的都不能寐,披上一件衣服就朝着门外走去。只是刚开了门,就撞见一个熟悉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温然的眼神中带着不善,淡然清亮的口气压低了一些。

    陆靳宸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伸手就把温然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温然刚想叫他别这么没羞没躁的,就想起来身后的门还没关,这样很容易把温黎吵醒。

    似乎是知道她心中所想,陆靳宸长臂一伸,房门直接关上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内心的不安在逐渐扩大,温然警惕的把手横在二人紧贴的身体中间,杏眼疑惑的看着他。

    陆靳宸修长的手指缓缓爬上了她的五官,说话之间还带着烟草味道,不知道方才又抽了多少烟。

    “我只是刚好路过这里,没想到陆太太跟我心有灵犀。”

    路过?

    温然还真不相信他说的鬼话。

    温然扯了扯唇角,眸子平静如水,“那陆公子再路过回去吧。”

    “……”陆靳宸被她噎了一句,霸道的把她的手从胸口拉了下来。

    温然瞬间恼了,倔强的美目赫然盯着他,“放手!”

    陆靳宸眸光森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睑处带着满满的冷意,“放手?陆太太,又到了你该履行的太太义务了。”

    温然的脸色剧变,还隐隐带着苍白之色,平日里的淡然清高在此时都被摧毁的烟消云散。

    白日里受到的屈辱和疼痛,在这一瞬间仿佛都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她不想跟陆靳宸做这种事情,真的不想。

    剧烈的挣扎只会让陆靳宸的手劲愈发的大了起来,他的眉眼间都充斥着淡淡的愤怒。微微一个用力,温然那光滑的脊背就贴在了墙壁上,冷意直接穿透了那层薄薄的睡裙。

    陆靳宸修长的指尖停落在她的蕾丝吊带边上,戏谑的笑意在唇角缓缓涌现出来,“那你穿成这样做什么?我还以为你是故意给我看的。”

    温然的脸蛋瞬间变的通红起来,她银牙紧咬,红晕已经燃到了她的耳根子。

    “让开!”温然冷呵出声,伸手就去推他。

    “陆太太总是用这种欲拒还迎的姿态,不过我却每次都喜欢。”话语之中带着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冰冷的意味,他轻轻挑起雪白的下颚,温然惊恐的表情在他的眼前放大。

    薄唇,轻轻触碰了上来。

    不似以往的霸道冰冷,陆靳宸吻的很认真,就好似对着一个稀世珍宝,在缓缓品尝着味道。

    温然的表情很纠结,她的头不断的扭动着,想要躲避开陆靳宸的束缚。但是他又怎么会给她机会,手掌在她的脑后一扣,瞬间固定了下来。

    “唔!”温然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自己根本躲不开。

    本该是湿热的舌尖却冰冷一片,轻轻的描绘着她完美的唇形。

    半响没有得到回应,陆靳宸离开了她的唇瓣,微眯的眸子盯着她的脸蛋,“张嘴。”

    温然侧头,无声的回复了他。

    “陆太太,以后给我送饭吧。”陆靳宸突然说了一句不对场合的话。

    温然拧起了好看的秀眉,不解的转过头来看着他,“送饭?你们公司不是有食堂吗?随意吃点……唔!”

    “妈……”温然脸上带着点不自然,昨个她没回房而跟着陆靳宸在这房间休息,她肯定是知道了,不然也不会是这个眼神。

    果然,下一秒钟温黎就马上走了过来,坐在床边,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还说了句颇为感慨的话:“看到你们如此恩爱,妈也就放心了。本来我昨天还想呢,要是陆靳宸对你不好,我肯定是拼了命的不让你们结婚。但是你都有了孩子,年纪轻轻的就让孩子过上了单亲生活,始终是不行的。”

    温黎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所以啊,现在是最好的选择,你就好好呆在陆家吧。”

    “妈……”温然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没有说。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温黎解释这个事情,恐怕让她知道了,又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好不容易能有个消停日子,她就别没事找事了。

    于是,这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被拐了几个弯,变成了“我会的”三个字。

    见此,温黎笑的是更开心了。

    温然洗漱沐浴一番之后下楼,发现此时已经不早了。看来是昨个晚上热身运动做的太久,才会如此。

    一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就忍不住的开始烧腾起来。

    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十点钟了。昨个陆靳宸还说要吃她做的饭,那就……给他做吧。

    于是温然很快的下厨,连自己的那一份都带上了。她想到了公司之后,和陆靳宸一起吃吧,不然等她吃完,估计陆靳宸也得吃完了。

    炒了几个菜,温然又做了点甜点,分开摆在了饭盒里,最后都放在了保温桶里。

    “太太,您还是让司机送你去吧。”徐妈从厨房出来,笑的没鼻子没眼的。知道温然是给陆靳宸送饭了后,她是愈发勤快的打下手。

    只要少爷和太太能好好,那比什么都好!

    “好。”温然的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就上了车,冲着徐妈挥了挥手,“你回去吧,别担心了。”

    温然对徐妈还是很有好感的,因为她不是站在一个下人的角度来关心自己,而是真心为自己好。

    她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自然会把握住这来之不易的感情。

    司机的车开的很平稳,速度一般,到了最后,倒是温然忍不住的出言了:“师傅你把车开快点吧,这时间快不够了。”

    可不是嘛,马上都到十二点了,再晚点估计陆靳宸都走了。

    可司机却是苦笑了一声,无奈的说道:“太太,您别催啊,这是少爷的命令,我也不能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