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另类喂粥方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0本章字数:2851字

    “别跟身子怄气,喝粥。”陆靳宸的声音十分的僵硬和冰冷,好似只是在完成一个任务一样。

    尽管这样,男人身上的气质还是一贯的霸道冷酷,让人的双眼不由自主陷入其中。却又在他的气质上,感受到一股疏离,无法真正接近。

    温然脸色清冷,这下子更是看都不看陆靳宸一眼,语气冷冽:“陆公子可是大忙人啊,这会儿不在公司忙着做“大”事,怎么有闲心来这儿了?”

    将“大忙人”三个字说的极重,话毕温然更感觉心里不是滋味,眼神闪过一抹讽刺的光泽:“您的大事,我可耽误不起呢!”

    嘴角不知何时微微勾起的一抹嘲讽笑容,温然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的傻,还是嘲笑面前那个让她失望的男人。

    而温然话音刚落,陆靳宸就眯了眯眼,墨瞳中闪过一抹冷厉。

    这个女人就一定让带着刺头跟他说话么?

    陆靳宸喂食的动作直接顿住了,随即将勺子放在塑料盒中,接着将它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嘭!”

    病房里本就安静,衬的这一道声响清晰而沉重。气氛无形中变得愈发压抑,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

    温然眼中波澜不惊,仿佛根本没有感受到空气中的暴怒成分。

    毕竟,谁敢一脸淡定地迎接来自陆靳宸的涛涛怒火?

    陆靳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眸中的怒意却是渐渐敛了去。

    “你确定……真的不吃?”陆靳宸说着故意顿了顿,冷音中带着淡淡的颤抖,这让温然不由自主地用眼角瞥了他一眼。

    接着他便重新舀了一勺,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动作慵懒而优雅。

    漆黑的瞳里让人摸不清他的情绪,那薄唇边微微透出的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却着实让温然心中突了突。

    连忙收回了目光,温然将头撇的更厉害。虽然没有吭声,但是已经决绝地表明了她的态度。

    感觉肚子咕咕地抗议了几声,温然也不知那个男人听见了没。吞了一口口水,她就不信了,医院会不给病人准备早餐?

    一想到这个男人在公司里做的那件事,面对他的喂食,她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自己张开嘴。

    即便会因此惹怒那个撒旦一样的男人,那又如何?气死他更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温然怎么也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喜怒无常的男人,方才还怒火中烧一副要大发雷霆然后摔门而出的样子。现在竟然……

    确切的说温然也没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了过来!

    下一秒,猝不及防之下,温然的贝齿被男人轻易撬开了!

    温然不知道是惊的还是怒的,明亮的眸子顿时瞪大。她奋力挣扎着,但是终究是太过虚弱,根本敌不过男人有力的禁锢。

    或许还有愤怒?

    温然卯足了劲一把推向那个男人,随即一脸嫌弃地将嘴里残存的粥吐出来。

    片刻。

    温然大眼直直地瞪着陆靳宸,那个男人对她的动作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只是啧啧着嘴,望着她的目光中,仿佛还夹杂着一抹意犹未尽。

    “味道不错吧。”

    用的是陈述语气,在温然听来,就有些欠揍了。但是敌我力量悬殊,这让她眸子狐狸般眯了眯,似乎在想什么招数。

    见温然半天不搭理,陆靳宸又转身喝了一口粥,随即转头望向温然,眸子里的意思显而易见。

    如果温然再不乖乖喝粥,他不介意继续用嘴喂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反正味道还不错。

    温然眸光微闪再次恢复淡然,冷冷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硬生生地挤出来的,“我自己就好,不劳陆公子了。”

    “你只有两个选择……”陆靳宸说着刻意顿了顿,发现温然一脸淡然地望着另一边,又接着说下去。

    只是语气明显冷了不少。

    “要么我用勺子喂,要么还像刚才那样。”说着陆靳宸舔了舔薄唇,向来冰冷的眸光此时有些邪魅地望着病床上倔强的小女人。

    心中不爽,温然自然不会对这个男人客气。

    “陆公子技术虽好,但是也没必要处处显摆吧?”唇边划过一抹冷笑,温然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是清冷如常。尤其是那语气中的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正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突然推开,郑青走了进来。

    两人的争锋相对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因此站在病房外也是很容易听清楚的。

    从郑青那微挑的嘴角,和双眸浮现出的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中,就足以说明一些事情了。

    这个时候,陆靳宸很快反应过来,望向郑青的双眼已经眯成了一条缝隙。

    郑青感受到那抹森然冷意,却漫不经意地撇过脸,直接望向病床上的温然。

    “哎呦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二位的恩爱了呢。”语气中却没有多少歉意,而一双眸子毫不掩饰地透出一抹感兴趣之色。

    这个女子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让他的好友如此在乎?打量了一段时间,郑青却有些疑惑,似乎没什么特别呢。

    而感受到郑青的目光,温然却面不改色。一方面是性子使然,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是个医生。

    温然觉的这个医生还挺有意思的,至少他貌似不怎么害怕陆靳宸。

    而且,那个男人脸上越发森冷的表情也落在温然眼中,让她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角。

    然而,这个细微的动作却逃不出陆靳宸的双眼,当下他脸色就黑了下来。

    陆靳宸抿着薄凉的唇,一张脸更显冷峻。这个女人,当着他的面被郑青肆无忌惮地打量,还这么开心?

    身后的目光一时间冰冷彻骨,让郑青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你来干嘛?”陆靳宸的语气有些沉闷,他不悦的看着郑青,显然对于他的突然来访而心生不满。

    郑青嗤笑了一声,修长的手指抵在了下巴上面,语气淡然而清冽:“我的病人醒来了,我不得来看看吗?难道说陆大总裁会的东西已经到了医学上面?”

    陆靳宸的脸色一黑,他睨着自己的好友,只是郑青脸上满是从容不迫,哪里有丝毫异样的神色。温然不动声色的看着二人,疑惑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陆靳宸只是吐出了一个字,就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温然冷眼扫了他一下,装作没事人似的朝着被窝里躺了下去。

    郑青动作熟练的给她换吊瓶,又看了看她另一只被针管摧残的手,淡淡的说道:“以后要注意饮食,切不可一顿吃一顿不吃。”

    温然淡淡的点了点头,实则这话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郑青见此又提醒道:“女孩子要爱惜自己,这么小都给人家生孩子了,难道还想落下个胃病?”

    温然眉眼一厉,显然未婚先孕这个事情是她心底里的一根刺,根本容不得任何人的触碰。不过从方才他跟陆靳宸的对话上来看,二人的关系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很可能是那种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所以温然也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这,也不代表着她会吃亏。

    “别人向来都是背后讲究别人,你这人呢倒好,当着本人的面就说,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温然淡然的笑出了声,这一番话可是连带着骂了两个人。

    郑青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动怒,他缓缓把玩着刚刚拿下来的空的点滴瓶,像是随意的说道:“这当医生啊,就是好,随随便便的就可以给人开药。若是让那人少吃点苦头也是可以的,起码不会死人。”

    驴头不对马嘴的话却是让温然的表情有了微微动容,她苍白的唇瓣勾勒起来,“如果你认为医生的职业道德只配在这里,那你随意。”

    郑青笑了,深邃而睿智的眸子牢牢的盯着那张美丽而苍白的脸蛋,他略微温润的口气和方才形成了异常突兀的对比:“小丫头嘴倒是很厉害嘛,不过靳宸能够看上你,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一直以为他喜欢的类型会是那种……骚一点的。”

    听着别人谈论自家的老公,温然没有表示出丝毫在意的模样,只是从鼻子里长长的恩了一声,尾线被拉得有些长。

    “跟我有关系吗?”温然一字一顿的话语没有夹杂丝毫的情愫,郑青的眸光中头一次出现了疑惑的波动。

    温然笑笑,然后她转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他看,“医生,我的病情怎么样了?如果没事的话,我想早点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