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1章那个女人不简单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0本章字数:3013字

    在这里有个陆靳宸,还有面前这么一个郑青,温然觉得要是住院的话自己可能会浑身不自在。

    只是郑青却拿了片子递给了她,口气淡然而不在乎她人生死问题,“胃出血,再严重点后果你是十分清楚的。留院观察三天。”

    “我没事,我现在就要办出院手续。”温然的态度十分坚决,伸手就要去拔自己手上的针头,速度很快。

    郑青见了紧忙伸手去拉住她的手,皱紧眉头不悦的看着她。毕竟这么一个小丫头,他也不想去说什么大道理,年龄是绝对的代沟问题。

    温然忽然无厘头的尖叫了一声,正当郑青狐疑的时候,陆靳宸忽然从外面冲了进来,看着二人的动作,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郑青深深的看了一脸神态自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温然,缓缓松开了自己的手。旋即他转过身去,对着陆靳宸说道:“我先去给陆太太开点药。”

    陆太太三个字被咬的很重,温然讥讽的勾了勾唇角,丝毫不惧怕陆靳宸在这里,直接就冷冷的说道:“别人的事情,最好不要管太多。人后不能说的话,在人前也不要说。”

    郑青的身子几不可见的一阵,他匆忙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听到温然加了一句话:“你真的很烦。”

    郑青走了之后,房间中又陷入了诡异的境界。温然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连看都没有看身边的陆靳宸。

    陆靳宸的怒气小了一点之后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大步走上前来,直接站到了床头,看着床上的人,却感觉自己也动不起那个怒来。

    “你故意的。”陆靳宸用的是肯定句。

    温然也没有迟疑,异常干脆利落的点头,“我是故意的。”

    “陆太太,当着我的面去勾搭别的男人,你倒是好意思。”陆靳宸的话也有些刺头,不过相比于温然方才做的事情,还是弱了太多。

    温然随手拿了桌子上的杂志,翻了两眼,才幽幽的说道:“只是不想看见他而已,在你眼里就成勾搭了?不过这跟你有关系吗?我勾搭谁,又关你什么事情。”

    “温然!”陆靳宸是真的恼了,他死死的捏着温然脆弱的下颚骨,用的力道之大险些要把那里给捏碎。

    温然在笑,凄美却又冰冷。

    “我看你真是忘记了,你温然到底是谁的女人!”陆靳宸说着,就猛地朝着她的身上扑了过去。温然脸色一白,紧忙躲闪。

    只是那病床上就那么大点的地方,温然就算有心想躲也是躲不开的。因此没过一会就被陆靳宸牢牢的摁在了身下,动弹不得。

    陆靳宸邪肆的笑着,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说着让人心碎的话语,“温然,看来咱们得进行一下夫妻应有的义务了,不然你还是不长记性。”

    “陆靳宸你给我起来!”温然剧烈的呼吸着,如此近距离和这般体重的压着,温然觉得自己的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难受的要死。

    然而陆靳宸却以为是她故意如此之说,他冷冷的眯了眯眸子,强迫性的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虽然没有用上力道,但是那被禁锢的感觉,十分不好。

    “松手!”温然脸色瞬间白了下来,连带着刚刚有点力气的声音也变得虚弱下来。

    陆靳宸横眸冷对,菲薄的唇瓣肆意勾勒起各种情绪弧度,最终化成了森冷,“叫我老公。”

    温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忍不住的出言怒骂道:“陆靳宸你有病吧!我们本来就没有夫妻感情,结婚证也是你一个人善作主张领的,我凭什么叫你老公!”

    “恩?”陆靳宸矜贵的笑着,欣长的身子坐在了她的腿上,好整以暇的支撑起半个身子,慢悠悠的伸手接着衬衫纽扣,作势一副要脱衣服的样子。

    好啊,不是不叫吗?看谁能耗得过谁!

    温然瞧见他的动作,脸上立马就红了。苍白的脸色染上了淡淡的红晕,而且还有着朝耳根和脖颈发展的趋势。温然扭过头去,语气有些不善:“你耍流氓啊!赶紧穿上!”

    陆靳宸耸了耸肩,强迫性的捏着她的脸蛋然她把脸转过来,“你看看,我哪里有耍流氓了?衣服明明没有脱。”

    “……”温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是在陆靳宸看来却是一副娇嗔的可爱模样,让他一时间有些把持不住。

    “放开!”温然的声音冷了几度,她看着离自己脸蛋已经不过几寸距离的男人,“好心”提醒道。

    陆靳宸呼吸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二人距离近的都可以看到对方脸上的细细绒毛。陆靳宸此时有着好心情去观察温然这窘迫的样子,就差录像了。

    只是一个享受着,一个却备受煎熬。温然的身子本来就不舒服,现在被陆靳宸这么一压,更是觉得自己要吐了。明明胃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但还是有些恶心。

    温然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

    陆靳宸还以为是自己压到了她,连忙撑起半个身子,直接悬空在她的身上,只有膝盖下面和两只手是挨着床的。他急忙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温然正难受着,直接忽略掉他话语中的焦急,无力的说道:“你压得我胃疼。”

    陆靳宸这下可不敢在胡来了,他急忙起身扶起温然,让她靠着床头的枕头,好半响才松过气来。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郑青过来。”陆靳宸冷着脸说着,转身就准备出去。只是动作才到一半,就被一只柔嫩的小手给拉住了。

    温然抿了抿唇瓣,无精打采的样子让人瞧见了心中就忍不住的升起一丝怜惜。她说:“算了吧,我没事。”

    郑青的话说的她心里有些不舒坦,所以也不想再见那个人。只是她跟陆靳宸是夫妻,和对方朋友见面那是一件在所难免的事情。

    虽然不是横跨对方的朋友圈,但也算是会沾染上一点,比如这个事情。

    陆靳宸拧眉,半天之后才恩了一声。桌子上的粥已经凉了,他随口说道:“我去给你热粥。”

    “算了,不想吃了,别麻烦了。”温然早就没有了刚才想吃的心思,但是陆靳宸却十分坚持,直接端着粥就走了出去。

    温然凝视着他的背影,好半响才缓过神来,告诉自己以后都不要去理会他。因为只要想起来在公司里发生的事情,她就不想再理会他。

    于是被女人几乎众星捧月般的陆靳宸,这三日来可是美美的享受一次什么叫做忽视。跟温然说话温然不应,给她拿东西,也视若不见。

    不过温然也有主动跟他说话的时候,比如……

    “你怎么还不回公司?你公司的事情不是很多吗?”温然微微眯眸看着从屋外洒进来的阳光,对着一旁正看杂志的男子淡淡的问道。

    陆靳宸习惯性的摸了摸兜里还在震动的手机,随意的挥了挥手,“没事,公司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有我没我都一样。”

    “哦。”温然不再说话。

    郑青也来过几次,只是每次都沉默的换好了和说了一些注意事项,真和一名正儿八经的医生一样。若非温然见识到了他的八卦程度,恐怕早就把他当成一个上进的年轻主任对待了。

    第三天,郑青换好了药,对着一旁坐着的陆靳宸主动说道:“靳宸,出来一下。”

    陆靳宸起身,浑身溢满着冰冷的走了过去。

    二人谈话的地方并非是在病房外面,而是郑青的办公地点。郑青的手指间摇动着一支钢笔,在陆靳宸有些不耐的时候才出言说道:“你怎么选她了?”

    陆靳宸微微挑眉,他还以为郑青如此神神秘秘的把他叫过来是什么事情呢!

    “她生了我的孩子。”

    郑青的唇角勾勒起一丝淡淡的讥讽笑意,他伸手拍了拍陆靳宸的肩膀,嘲讽而调笑的说道:“靳宸啊,虽然有你的孩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肯定存在吧。往日你不都是让她们把孩子打了吗?怎么这一次……”

    剩下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陆靳宸拧紧了英挺的眉毛,那下方的墨眸中正泛着幽深而冰冷的光芒,就像是一只盯上了猎物的眼睛。他在告诉自己的身体,一旦猎物有一丝警觉,他就马上动手。

    “刚好要结婚,刚好碰到她,刚好她怀了我的孩子,这样的回答,你可满意?”狭长的眸子微挑,陆靳宸的话里有着些许玩味,但是郑青却知道,自家的好哥们可并不是闹着玩的。

    “那个女人……怎么说呢,内心没有外面那样简单,也更不向表面那般淡然,属于那种睚眦必报的那种。靳宸,我虽然不小看你,但是还是想劝劝你……”

    可惜郑青为陆靳宸着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后者打断:“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很清楚,要是她真的什么都不明白,没准我还看不上她了。她有自己的小聪明还睿智,以及她的保护方法,我很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