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9章好婆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1本章字数:3037字

    “靳宸,你在那儿坐着干嘛,还不快些来这边坐。小两口紧贴着才好,然然这是不好意思,你作为一个大男人还害羞不成?”

    那语气真是自然又流畅,完全就是一口气说出来的。不说别的,单单是这肺活量也足以让人自叹弗如。

    绕是以温然的性子,嘴角也是微微一抽,随即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怎么感觉这婆婆,有些不靠谱啊。三言两语,就轻易地让自己跳了坑……

    落座了后,温然也只是默默地吃着自己的饭,但是那对母子不知是事先商量好了还是即兴发挥,总之配合的不能在默契了。

    “然然,来吃点肉,瞧你瘦的。”胡梨夹了一个大肉块,放在温然碗里。

    这话没问题,配合上胡梨那和蔼的微笑以及夹杂关切的眼神,确实让温然感受到她的关心。刚准备开口感谢,然而……

    “我还指望着你两再添一个小孙女抱抱呢,到时候两个小家伙也可以作伴,家里也更加热闹。”

    就在这个时候,不苟言笑的陆震阳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显然,对于小两口添娃的事,他们这做长辈的都是极为热衷的。

    然后那个男人就直接端来了肉最多的一道菜,然后把里面的肉块都挑到了温然的碗里!

    而且,动作异常熟练!

    速度快的,等温然反应过来,碗里就堆满了小山般的肉块!

    这一刻,温然嘴角又抽了抽。感觉自己的淡然被胡梨母子两狠狠地踩在地上,然后又来回碾压了一番。

    更加可恶的是……

    每次,等温然好不容易吃完了碗里的那堆“小山”,陆靳宸仿佛夹菜夹顺手了,又会缓缓动作起来,旁若无人地将饭桌上有肉的菜盘扫荡了一番!

    最后,一块块肉都堆在温然的碗里。

    动作虽然优雅,但是那架势,是一个冷酷总裁该有的么?

    不仅陆靳宸夹菜给她,胡梨在这方面也丝毫不弱于她的儿子。两人都夹的可卖力了,因此她也不能不吃,否则,岂不是她这个做儿媳妇的不识好歹?

    于是一桌菜,里面的肉几乎都被她吃了!即便她做的清淡,但肉让她一个人吃,真的不少。

    就在她终于忍不住戳了戳陆靳宸,但是那个男人竟然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让她的淡然瞬间破功的话。

    “不多吃点,怎么有力气给我生一窝?”

    听言,温然心中很不是滋味,感情她就用来给陆靳宸生孩子的?

    越想心中越不爽,温然眸子里染起了一抹讽刺的冷笑,随即转过头和陆靳宸对视了一眼,声音中愠怒无比清晰:“做梦。”

    成功从那个男人脸上看见一抹隐忍的怒意,温然这才默默地接着吃起来,像是感觉不到他身上越发冰冷的气势一般。

    一顿饭吃完,温然不由得摸了摸肚子。已经圆的不能再圆了,估计今天晚上都不用吃了。

    温然能说,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么?如果不是陆靳宸的母亲太过和蔼、热情,温然说不定会以为她是故意整自己的。

    “妈,爷爷,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正当温然坐在沙发上面休息的时候,陆靳宸动作优雅地站了起来,一把揽住温然的细腰,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

    那看起来十分亲昵的动作,更是做的自然无比,一副小两口很恩爱的样子。

    温然觉的陆靳宸这戏做的,她给满分。

    一旁的胡梨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越发欣慰的笑容,“嗯,小两口记得努力造人,有些矛盾也记得相互沟通知道了吗?”

    绕是温然的这般淡然,都不由得闹了个大红脸,这个婆婆还真是有啥说啥,性子直爽,不过倒难得的对上了她的胃口。

    自古以来婆媳关系就是个大难题,温然原本还想着自己会不会碰到一个专门刁难自己的婆婆、毕竟陆靳宸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人家还真有可能看不上她这个做媳妇的。

    温然没怎么在意这个问题,反正她也没想着和陆靳宸过一辈子,如果婆婆不满意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离婚。

    没想到这个婆婆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看起来不仅对她十分满意,而且还直接跳到了生孩子上……

    现在还当着陆震阳的面,肆无忌惮地说出了“努力造人”这四个明晃晃的大字,这是要闹哪样?

    就在这个时候,陆震阳干咳了一声,面不改色地起身回了房。有些事情,还是胡梨这个做婆婆的来说,比较合适。

    胡梨话音刚落,陆靳宸就点了点头,声音淡然却不似敷衍的说道:“妈说的是,我和然然会努力的。”

    语毕在胡梨看不见的地方戳了戳温然的腰际,意思显而易见。

    温然嘴角微微一勾,微微垂下头,遮掩去眼中闪过的一抹讽刺,愣是没有理睬陆靳宸。想让她附和?温然心中郁闷,更加不愿意理睬。

    接着,温然觉的陆靳宸那禁锢着自己的双臂突然变得紧了,勒的她胳膊有些生疼。这让她眉头微微一拧,恨不得立刻就挣脱了。

    “路上小心点。”

    而胡梨却没有发现两人的暗自较量,因为温然的那副样子像极了女儿家的娇羞状。

    听了陆靳宸的话,胡梨和蔼地笑了笑,柔声叮嘱了一句,随即就挥了会手示意小两口回去。

    “嗯。”

    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温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明明是闹别扭了,还得装作和那个男人很恩爱的样子,想想就浑身的不舒服,难受极了。

    陆靳宸现在的心情很不好,那一身冰冷彻骨的气息,仿佛令车内的温度都降了许多,让温然心中都冒出了一股冷意。

    气压低到让人快要透不过气来,而那快的吓死人的车速如风驰电掣,更是骇人。即便淡然如温然,脸色也有些发白,心中也一颤一颤的。

    虽然系上了安全带,双手也紧紧地抓住了扶手,但是温然心中没有丝毫安全感。若不是死死地咬着唇,说不定她会吓得惊叫起来。

    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明明知道没什么危险,还是忍不住害怕。

    这个男人想死别扯上她好吗?温然心中的怨念越发深了,不过此刻还是没有开口说话,免得将那个男人惹的更怒了,那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温然想了想,直接闭上了双眼,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怕!

    不过,头好像有些晕……温然干脆强迫自己睡觉,只要睡着了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这么想着温然也是这么做的,而且在这么快的车速下她有些晕车,没过一会儿还真的就睡着了。

    陆靳宸现在的心情确实不太美丽,不然一向冷静自制的他也不会撒气似的飙车了。

    然而,等他眼神再次瞥向那个不听话的小女人,原本以为她会被吓得瑟瑟发抖,最起码也会露出一抹害怕的眼神。

    可惜,温然再次让他失望了,这个女人竟然不知何时睡着了。现在呼吸均匀,睡的很沉的样子。

    “平日里,像睡觉的时候这么乖多好。”轻声吐出了几个字,语气里夹杂着一抹平日里不曾有的温柔,一闪而过。

    陆靳宸眯了眯双眼,墨色的眸子里犹如幽深的潭水,深不可测。

    大概是因为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或者前方迎面而来的车照过来的灯光太过耀眼,让人根本无法看清他的情绪。

    片刻后,两辆车背道而驰。

    车里的陆靳宸突然有种对温然无计可施的感觉,自从碰到这个倔强固执的女人,自己不论怎么赢也是输……

    微微低头,陆靳宸抿了抿嘴,脸上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

    ……

    等温然再次醒来,感觉睡的有些昏沉。不免有些迷迷糊糊的,一时间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过了片刻,摸索着按动床头灯的开关,柔和的光晕在夜间足以让人看清房间的摆设,而且还不怎么刺眼。

    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温然一眼扫去,这才觉察到自己所处的地方就是——陆靳宸的床上!

    她只记得自己貌似在车里睡着了,没想到自己竟然睡的这么沉,连什么时候被那个男人抱上了床,也没有记忆了。

    看了看身旁的空白,也不知道陆靳宸去哪儿了,难道因为生气睡沙发了?想想就不可能,真是这样的话,估计现在被扔在沙发上的就是她温然了。

    摇了摇头,温然不再想这些,对于那个喜怒无常的冰山她并不是多么在意。感觉自己有些渴,她便起了身,想去倒点水喝。

    刚刚打开房门,才发现书房竟然透出一抹灯光,在黑夜里极为显眼。温然有些好奇,难道他现在还在忙着处理公司的事?

    这么想着,温然就蹑手蹑脚地向陆靳宸的书房那边摸去,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站在了门口。

    心里小声的嘀咕了几句,温然伸手抹了抹睡意未褪去的脸,顿时清醒了些许。

    就在这个时候,书房里传来哒哒的脚步声,并且由远及近。那沉稳有力的声音就像敲击在她的心房,如同一首动听的旋律,温然鬼使神差的愣住了。

    然后,门突然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