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4章我不小心弄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1本章字数:2975字

    温然恍若未闻,淡淡的口气没有丝毫的介怀:“没事,不小心弄的。”

    “是温檬?”陆靳宸的眸子眯的很紧,清冷一笑,冷意直答眼底,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寒意。

    在一楼趴着的温檬听到此话打了个哆嗦,眸光微微一颤。

    陆靳宸的目光,太过直接冰冷。温檬觉得,自己就快要被这眼光给冻的无法动弹。

    她抬眼看着他,可又快速转开,坚定的说道:“靳宸,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如果不是温然,我不会受伤。”

    说完,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势,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陆太太做的?”陆靳宸挑眉,眼中兴致升腾,脸上却满是寒意,似乎像是看着一个小丑。

    温檬以为他开始怀疑,咬了咬唇更是卖了力的说着:“对,她心狠手辣,竟然直接把我推到了楼下。你不知道,那时候的她简直就是地狱里的恶鬼一样,恐怖极了。”

    温檬的叙述,还加上了比喻句,看来,为了让陆靳宸相信她,她也是卯足了劲。

    “如果是她推的你,那为何她的手臂上也会有伤痕?温檬,你倒是解释解释。”陆靳宸冷笑着。

    话音刚落,温檬就如同霜打的茄子,没有反驳之力。

    可是看见他眸里逐渐增长的戾气,她不得不再次辩解。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对温然做了那么多恐怖的事情,他肯定会直接废了自己吧?不知道为什么,温檬忽然觉得,温然在陆靳宸的心里十分重要!

    “靳宸,刚才温然不是说了吗?她是自己不小心弄的。所以,这件事和我无关。”

    说完,她还看了看温然。在看到她没有回话时,才是埋下头,不再言语。

    陆靳宸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随即收回目光,放在了温然身上。

    这一看,又发现她额头上那突兀的伤口。

    “这也是你自己不小心弄的?”他伸手摸上她的额头,却惹来她条件反射的退步。

    “嗯。”只是回答了简单一个字,她就不再说话。

    她这模样,让陆靳宸眸色蓦地加深。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他反问的话,让温然抬了抬眸子。

    不过一瞬,她又是低下,像是心虚的说道:“随意吧,我无所谓。”

    她淡淡言语,随后便不再开口。

    陆靳宸知晓她脾性,可就算知道,也会觉得难以忍受。

    “你不这么说话会死吗?”陆靳宸有些生气,所以口气也带了淡淡的愤怒,眸光里是深深的阴鸷。

    可惜,他的一腔怒火,在温然这里,就成了过眼云烟。

    “会死!”她用最平淡的语气,说了这么正经的话。

    陆靳宸喉头一紧,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温然没理会她,准备回房整理伤口。可她刚迈开脚步,就被他一手抄起,直接落入他的怀里。

    这时,她那如同冰封般的脸色,才是渐渐冰封。

    “陆公子,请你放开我!”她沉下音色,话中带有淡淡的怒气。

    “放开你?哪个女人不想进我陆靳宸的怀里?你的欲拒还迎,我很不喜欢。”他看着她的眸子,眼睛里开始快速聚集起兴趣。

    不得不说,温然的表现,她很不喜欢。

    可她闻言,只是更加冷漠看他,唇角勾勒起讥讽的笑意:“我从未对你欲拒还迎,要是陆公子误会了,那对不起,我改。”

    说完,她就准备挣扎开他的怀抱。

    可心中早就积蓄了不满的陆靳宸,怎么可能放走她?他铁臂收紧,把她牢牢的锁在怀里。

    “徐妈,把温檬小姐送去医院。”陆靳宸吩咐完,就把温然抱起,二话不说的朝着卧室走去。

    温檬看着他们离开,自己则是被随意的安排送去医院。这心里瞬间就不平衡了,仰头就要大声尖叫。

    可惜徐妈叫了人过来,抬起她就往门外去。她就算是拼了命的叫喊,他们也是听不到的。

    回了房间,陆靳宸轻柔的把温然放在柔软大床上,就大步走到一旁去拿来药箱。

    “把手伸出来!”陆靳宸命令着温然,可她却置若罔闻,没有丝毫配合的意思。

    “陆公子,我想睡了。”说罢,温然就躺下,一副要睡觉的样子。

    可陆靳宸一双大掌直接抬住她,制止了她的动作,让她躺不下去。

    “我不想说两遍!”他降下声调,话里的震怒已经显而易见。

    温然这是要和他对着干吗?

    温然看着他已经铁青的脸,抿了抿嘴唇,好久才松开。随后,她缓缓伸出手,把自己的伤口呈现在他视线范围内。

    伤口其实不算严重,但因为已经流出血,所以看起来有些狰狞罢了。

    陆靳宸从药箱里拿出消毒水和棉签,就开始处理。他把棉签蘸上消毒水,然后在她伤口处轻轻涂抹。

    她眉头轻皱,仿佛被按得有些发疼,消毒水的感觉十分不好,带着些蛰疼。

    “疼?”陆靳宸抬眼询问,而温然直接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他低下头,继续用棉签按压擦涂。不过这一次,他手上的力道稍微轻了轻。温然感觉得到他的变化,但张了张口,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好一会儿,陆靳宸放下手里棉签,然后从医药箱里拿出干净的纱布和胶带。

    “忍着点。”陆靳宸沉声说完,就开始手上的动作。

    这一次上药持续的时间比刚才消毒要长,过程里,两人依旧沉默。陆靳宸没有问她疼不疼,温然也没开口说自己的感受。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结束了这一次上药。

    接着,他又为温然的额头消毒之后,擦上了一点药物。这一次,倒没有缠上纱布。

    陆靳宸把医药箱放回原位,就坐回了床前椅上。

    “今天究竟怎么回事?”他把玩着手里的干净棉签,似乎是随意问道。

    在温然准备开口的时候,他又是接着说道:“不要再说不小心这种话,别当我是傻子!”

    话里的淡淡威胁,是人都听的出来。温然瞳孔收紧,不过片刻便是分散开,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温然的声音十分的平淡,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你想知道什么?”

    “温檬推的你?”陆靳宸直接问出自己的疑惑,没有半点拐弯抹角。只是那话语中的霸道之意,根本不容得她说谎。

    她敛下眼眸,没有出声。

    温然不是个愿意多事的人,是不是温檬推的她,无所谓,她会自己报仇!用不着陆靳宸在这里多此一举!

    “不说?”陆靳宸的话音尾调,微微上扬,威胁似乎全部藏在里面,还夹杂着淡淡的森然。

    而温然看了他一眼,仍旧什么话也没说,嘴唇微微抿着,十分倔强。

    “让你说一个字就这么难吗?”陆靳宸拧起好看的眉,低声呵斥,已然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

    温然是不是把惜字如金这四个字,贯彻得太彻底了?

    她看着他,好久才出声。话中的淡淡抗拒,让他眉头更是紧皱:“陆公子,我没事。”

    “没事的话,手臂会成这个样子?”他指着她的手臂,像来冰冷的情绪有些波动。

    为什么温然不肯说?

    难道她真的一点都没有把自己放在心里?

    要是方才摔的再狠一点,直接就得在医院里渡过数月了!

    可是温然继续低着头,用默不作声代替了自己的回答。

    陆靳宸看着温然一句话都不肯多说的样子,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然后伸手就去摸她的发丝。温然微微朝后躲了一下,淡淡的说道:“陆公子,请自重。”

    陆靳宸看着她受伤的样子心里本来就堵得慌,现在她还来了这么一句话,当即就把手掌放在她的头顶上使劲的揉了揉。

    好半响之后,陆靳宸才松开了自己的手,冷冷的说道:“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出去一下。”

    温然以为他要回公司,只是淡淡的恩了那么一声。至于他怎么会忽然回来,她也没有那个心思知道。

    而陆靳宸出了房门之后,直奔厨房寻找徐妈的身影,英挺的眉峰一路上都没有解开过,拧成了深深的川字。

    徐妈此时正心不在焉的蹲在厨房里面呢,瞧见了陆靳宸紧忙起身,着急的说道:“少爷……”

    “把之前的事情,原封不动的重复一次。”陆靳宸淡淡的说着,欣长的身子微微倚着墙壁。

    温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而温檬,也不是个随意就推人的急性子。毕竟她和陆靳宸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陆靳宸自然不会通过自己的眼睛去看事情。

    所以他需要一个知道事情前因后果的人,而这个人,就是徐妈。

    温檬脸上的巴掌印陆靳宸并不是没有看见,毕竟她那个脸抬的的确是恰到好处。

    徐妈迟疑了那么一瞬间,想着自己要不要把温然打人的事情说出来呢……

    思来想去之后,徐妈还是决定自己不要添油加醋了,于是十分认真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