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5章醉酒的慕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1本章字数:3003字

    温然不解的皱眉,这是何意?故意来气她?闲的没事情做了?

    “某人不是在大街上扬言,说就算我在外面找女人不回家她也不会在乎一分一毫的吗?那我倒是想请问一下陆太太,之后发生的事情你可否给我解释解释?”陆靳宸菲薄的唇瓣勾起了一抹笑意,就连那双向来冷漠的眸子中也是涌上了淡淡的魅惑。

    温然瞬间被噎的不清,她都想抽自己这张嘴,怎么这坑挖来挖去,反而把自己给掉进去了呢?

    她深吸了几口气,眼神随意的左扫右扫,却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然后她缓缓起身朝着那里走去,发现这后面竟然还有一处休息的地方,这让温然瞬间挑起了柳眉。

    没有回答陆靳宸的话,温然似笑非笑的靠在那处墙角,声音温冷:“陆公子在这里弄出来这么个休息的地方,难道是在抱得美人归吗?”

    “……”陆靳宸难得的没有说话,那略微有些飘忽的冰冷眸光已经出卖了他此时的情愫。

    温然瞧见他这个模样,心里瞬间就跟明镜似的。本来只是想拿这个房间来打个趣罢了,但是此时陆靳宸的反应,八成被她说中了。

    温然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隐隐还泛着淡淡的阴寒气息,良久之后她才悠然说道:“陆公子当真是好雅兴啊。”

    陆靳宸没有理会她,继续埋头看着文件。

    温然没有想到,陆靳宸这么一看,就看了一下午。

    然后她,十分光荣的倒在沙发上面睡着了。

    陆靳宸揉着自己酸疼的脖子抬眸,就瞧见了某个在沙发上睡着的小女人。孩子已经抱进了那个屋子里面,他起身,轻悄悄的走了过去。

    温然双目紧闭,睫毛没有丝毫的颤抖。她睡着的样子十分的安宁和恬静,让陆靳宸瞧见了就忍不住的勾唇。

    轻轻把温然横抱了起来,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嘤咛了一声,醒了。

    陆靳宸的胳膊顿时就僵硬在了那里,好半响才听到温然喃喃道:“好想吃辣的……”

    陆靳宸瞬间哑然失笑了。

    把温然放到了床上,陆靳宸就继续处理他的公事,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渐渐的昏暗下来。

    温然没想到自己醒来的时候竟然躺在了这么一张她厌恶的床上,虽然不知道是哪里不喜欢,反正就是浑身别扭的紧。

    等她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陆靳宸竟然还在那里处理文件。她忍不住的上前问道:“还有多少啊?”

    不得不说,陆靳宸的效率是十分的高的。不过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桌面上的文件就已经少了一大半了。

    陆靳宸答非所问的说道:“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温然面无表情的扯了扯唇角,没有再跟他耍嘴皮子。她回房间抱起存存,对着他说道:“我要回去了,孩子该喝奶了。”

    陆靳宸听到这话,脸上瞬间扬起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然后他带着戏谑的眸光朝着温然那姣好的身材上扫了扫,说道:“孩子现在还不能喝奶粉呢,最好是纯天然的。”

    话语之中的意思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温然拧眉,眸子瞪得大大的,十分可爱。明明是凶狠,却愣是让陆靳宸看出了一股子娇嗔的味道,“你说什么呢你!”

    “我说的是事实啊,你瞧瞧哪家孩子那么小就开始喂奶粉。现在奶粉很多都是假的,这要是把我儿子喝傻了可如何是好?”陆靳宸不悦的看着她,义正言辞的话语竟然让温然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过了好大一会温然才想起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横眸冷对,语气漠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存存唯一一次喝奶粉是在你妈妈家里。”

    “……”陆靳宸神色淡淡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然后起身,一本正经的拉了拉自己的白色衬衫。又把凳子上搭着的西装披在了身上,“走吧,我们这就回去。”

    温然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角。

    在回去的路上,温然又问了几次温家的事情。倒不是她想关注,只是她不知道温家老太太到底打的是什么歪主意。

    只是这说着说着,温然就觉得陆靳宸话里的味道不对了。

    然后就瞧见他的车朝着距离家的反方向开去,口中说道:“应该去看看妈了,上次本来说要帮妈找房子的,但是后来你又病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呢。”

    温然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又悠然响起了昨天在马路上碰到温陌后者那般咄咄逼人的样子,就把自己多余的话语收了回去。

    到达温黎那里的时候她还没有回来,由于温然也没有拿钥匙,二人就只能无聊的坐在车里面等着她。

    只是这等着等着,却发现了一个被陆靳宸标上了重点针对对象的人……

    慕轩。

    温然当时就愣在了那里,瞧着陆靳宸那冰冷的眸光,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但是她却是满腹疑惑,慕轩来这里干嘛?

    慕轩显然没有瞧见二人的车,整个人处于一种神游的状态,眸光空洞的厉害,就像是丢了魂魄的人。而这一举动更是让陆靳宸疑惑了。

    他的脸色有些阴沉,转过头来语气淡淡的问道:“你今天见了慕轩,他跟了什么?”

    温然自然不可能说他让他们两个人离婚,不然陆靳宸恐怕现在就得把她掐死在这里。

    所以她只能帮慕轩说好话:“就问了我最近过的怎么样,我说挺好的。然后没聊多久你的电话就打来了。”

    陆靳宸显然不相信她这一番说辞,仅仅是用一句话就让温然瞬间哑口无言了。

    “这些话好像可以在电话里说吧,没有必要见一面吧?”

    温然默然,抿了抿唇,不论陆靳宸怎么询问,都死活不说出一个多余的字眼来。说的越多就错的越多,还不如直接不说呢。

    陆靳宸得不到答案也只能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把眸光转移到了在温黎门口等着人的慕轩。

    后者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般狼狈落魄的样子仿佛刚经历了一场破产一样。

    没过多久,温黎就回来了。

    她一眼就瞧见了慕轩,急忙上前去把他扶了起来,却发现他的身上竟然是一股子酒味,刺鼻的很。她拧着眉头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啊?还喝了这么多酒?”

    慕轩显然已经是神志不清的模样了,他歪着头,似乎在辨认温黎是谁。然后他猛地把温黎抱住,喃喃的说道:“温然……我好想你啊,你跟他离婚吧,我会对你好的……嗝。”

    温黎这心里瞬间就是一酸,想当初,她也是把慕轩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看待的。只是没有想到,之后竟然接二连三的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明明眼见着就能在一起的一对金童玉女,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拆散开来。

    “然然……温然……”

    温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扶着他直接进了房间。

    殊不知在不远处,温然和陆靳宸正坐在车里,将这些全部收进了眼底。后者的脸色阴沉的厉害,伸手狠狠的击打在了方向盘上。

    相比于他的恼怒,温然倒是十分淡然的。因为她知道慕轩为什么会变成那样……造成这些的都是她。

    她微微垂眸,语气淡然而又舒心:“我们还是回去吧。”

    陆靳宸冷冷一笑,带着嗜血的味道。温然瞧见他这副表情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果然在下一秒钟他就二话不说的直接下车,然后开了另一侧的车门拉他下去。

    “都到了家门口了,怎么能不进去坐一坐呢?”

    温然默不作声的跟在了他的后面,眉眼低垂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乖巧,殊不知这心底早就把陆靳宸问候了一遍。其实他也没有必要如此较真,毕竟她跟慕轩已经不可能了。

    但是陆靳宸就好像不知道这个事情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去找慕轩的刺,这也正是温然不明白的地方。

    只是,不明白不代表她就会问。

    敲了敲房门,清脆的声音立马传了出来。当温黎看到他们二人的时候,眸光瞬间顿住了。然后在下一秒钟无意识的朝着门口挡了挡。

    要知道这个房间并不是很大,完全可以用一览无余这四个字来形容。从屋外其实就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况了,温黎如此动作显然是心里有鬼。

    陆靳宸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道:“妈,我们来看您了,方便进去吗?”

    温黎的嘴角是连连抽搐了几下,然后点了点头,有些愁苦的说道:“屋子里面有人。”

    “谁啊?”陆靳宸继续问着。

    温黎的视线朝着温然看了一眼,后者微微抿唇,不断的对着她使着眼色。绝对不能说,不能说啊!

    温黎自然理解到了自家女儿的心思,不过这都被抓到家门口了,不说的话肯定会让二人彼此心中留下介怀。

    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于是温黎深吸了一口气,在温然略带惊恐的眸子中张嘴说道:“是慕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