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6章我已经道歉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2本章字数:3006字

    温然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脸上写满了无奈之色。转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陆靳宸的神色,却发现后者比她想象的要平淡的多,仿佛只是听到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温然见此十分聪明的选择了转移话题,对着温黎说道:“妈,我们今天来是打算带您去看房子的,靳宸连房子都看好了呢!”

    而实际上,那房子到底有没有,还是个未知数。

    温黎自然知道自家女儿是什么意思,当即就说道:“今天有点不方便,要不改天再去看看吧?”

    “来都来了,就陪妈吃一顿饭吧,正好也许久没见了。”陆靳宸说完,迈着修长的腿就朝着里面走去,真真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一样。

    温然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也是紧忙跟了上去,只是不停的给温黎使着眼色。

    狭小的房间里瞬间多了两个人就显得格外的拥挤,但是陆靳宸的脸上却没有瞧见丝毫的嫌恶之色,或许是冷意已经盖过了其他的情愫。

    长腿一伸,狠狠的朝着正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慕轩腿上踢去。他惊呼了一声,迷迷瞪瞪的从床上缓缓坐起身来,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陆靳宸微微拉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角,冰冷的语调带着摄人心神的冷意:“慕先生倒是惬意,在我丈母娘家就跟自己家一样舒坦。”

    慕轩的眼睛瞬间睁大,就连酒意都醒了一半。他狠狠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着一脸淡然的温然和她身边的陆靳宸,好半响才缓过神来。

    本来是想下床的,但是因为酒劲并没有过去,慕轩的身子一软,直直的朝着地上砸去,一个华丽丽的狗吃屎就这样诞生。

    而且还稳当当的直接趴在了陆靳宸的脚下。

    温黎哎呦了一声,紧忙弯下身子就扶他。陆靳宸凉凉的说道:“难道慕先生连起身都不会了?干脆吃喝拉撒睡都要别人帮忙好了。”

    一股子凉意扑面而来,温黎的手抖了抖,松开了扶着慕轩的手。

    后者冷哼了一声,手撑着地缓缓起身,只是这个身子晃的这叫一个厉害,就连口气都是有些不善:“你很嚣张?”

    陆靳宸实在是懒得理会这个醉酒的人,当即就坐在了床上沉默不语。只是慕轩却没有想轻易放过这个机会,方才挨着地上脏兮兮的手毫不客气的就朝着他的西装领子抓去。

    然后……

    “慕轩!”陆靳宸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看着自己的白色衬衫染上了一块黑印子,他这心底就蹭蹭蹭的冒火。

    温然无奈的拧眉,淡淡的说道:“慕先生还是注意一下自己吧。”

    慕轩张着迷茫的眼睛看着温然,眨巴了两下嘿嘿一笑,直接朝着她扑去,口中还嘟囔着:“然然……我好想你啊,然然。”

    陆靳宸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衣领子,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朝着那张俊秀的脸蛋上挥去。只听得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慕轩已经倒在了地上。

    “慕先生注意一下,温然是我的女人!”陆靳宸冷冷的爆呵出声,搂住了温然瘦弱的肩膀,用着行动还表示自己和温然的关系。

    “我呸!陆靳宸要不是你用那龌龊手段,温然能跟你在一起?”平日里没有说出来的话就着酒劲全都说了出来。

    温然在陆靳宸的怀里看着他的脸色寸寸的黑了下去,愈发的阴沉。

    温黎叹了一口气,上前来说道:“行了行了,都别吵了,你们啊下次就别赶在一起来了!温然,带着靳宸回去吧,今个这饭也吃不成了。”

    温然点了点头,对着陆靳宸淡淡道:“走吧。”

    后者冷哼了一声,迈着长腿就走了出去,温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紧忙跟了上去。

    ……

    一声不发地回到了别墅,陆靳宸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他周身的气息冷到了极点。

    这让一路上遇见的佣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个个都小心翼翼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而被陆靳宸的眼神扫到的人,无一不吓得抖了抖,面对这样的她,这些佣人说是噤若寒蝉也不为过。

    温然咬了咬牙,瞥了一眼男人的背影,挺拔中夹杂着令人窒息的冷漠。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抱着孩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就在这个时候,徐妈迎面走了过来,接着似乎感应到什么了,脸上的笑容猛然一滞。

    看上去,就像被陆靳宸身上散发出的冷意瞬间冻结了。

    “少爷,太太。”微微哆嗦地吐出了几个字,徐妈就低下头退到了一边。

    徐妈双眼暗暗瞄了瞄走在前面的陆靳宸,然后又打量了温然几眼,目光不断在两人间流转着。

    只是陆靳宸脸上冷冷的,并没有什么表情。至于温然,那淡然的容颜很好地遮掩了原本该有的情绪。只有娟秀的眉宇间,隐约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忧愁。

    徐妈这么一瞧,就知道事情不妙,难不成这小两口又闹别扭了?

    陆靳宸看起来实在太过可怕,而温然似乎心情也不太好,两人的脸看起来都冷冷的感觉。徐妈心中虽然浮现出许多念头,但是这时候根本不敢问出来。

    张了张口,徐妈最终还是放弃了。还是等一等吧,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佣人而已,并没有话语权,此刻轻举妄动未免有些不妥。

    陆靳宸一路上仿佛什么也没听见,甚至徐妈的问候也没有让他的步伐停顿一丝一毫。

    徐妈神态中的一丝担忧被温然看在眼里,这让她心中一暖。想了想她便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轻声道:“没事的,徐妈,你先去忙吧。”

    徐妈闻言便望向温然,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张开嘴却只无奈地应了一声:“是,太太。”

    话毕,便叹了一口气,去忙其他的事了。

    等温然回过头,便看到陆靳宸径直抬脚向楼上走去,她急忙抱着孩子跟了上去。

    “陆公子,我也不知道慕轩为什么会去我妈那里,这次算我错了,我道歉行吗?”

    然而,陆靳宸就跟没有听见似的。一个字都没有回,只是自顾自地走着。

    “陆公子,对不起!”见陆靳宸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温然也有些无奈。天可怜见的,她这次可真是被害惨了!

    “陆公子,你能不能说说话?我都道歉了好不好!”

    “陆……”温然咬咬牙,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陆靳宸突然停住了脚步。

    这让身后的温然有些猝不及防,险些没抱着存存就撞上他壮硕坚硬的后背,幸好最后硬生生地止住了身形。

    此刻,温然脸上虽然是一片淡然,但是心中却怦怦直跳,显然是心有余悸。她倒是没事,存存还那么小,若是撞上了那个家伙……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冽如寒冰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顿时拉回了温然的思绪。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陆太太你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最好弄清楚!”

    陆靳宸这语气就是赤果果的警告了,而且那话中有话的样子十分明显。

    看着陆靳宸审视的锐利目光,温然愣了愣,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随即冷冷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陆太太自己清楚。”丢下一句冰冷的话,陆靳宸便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走去。

    此刻,即便是温然也不由得有些心寒了,紧接着就是怒不可遏。再联系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陆靳宸的话分明是不相信她,以为她和慕轩两个还有一腿!

    温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即快步追赶上陆靳宸,然后挡在他跟前冷笑着道:“陆公子,你不相信我也就算了,难道对自己仍然没有自信?”

    温然的性子确实一向淡然,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成功的让她怒了!

    陆靳宸怎么能这么说她!

    她温然是什么样的人,陆靳宸可以不清楚,但是在他眼里,她就是那种勾三搭四的女人?

    温然越想越生气,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是心中早已怒火中烧。陆靳宸的话,实在太伤人,太过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温然突然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顿时眼中就浮现出一抹讽刺的笑意:“陆公子前不久不是也当着我的面,在大街上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似乎这样的事,以前也没少发生过吧?”

    如鹰般的墨色眸子给人沉重的压迫感,陆靳宸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温然,恨不得冻住温然那一动一动地吐出,一个个让他怒气横生的词的嘴唇。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这无往不利的眼神,此刻根本没有丝毫作用。

    而温然那双明亮的双眸中,除了讽刺就什么也没有了。

    陆靳宸紧紧地抿着嘴,那鹰眼般的眸子暗了暗,随即微微眯了起来,一时间透出一股如猎豹般危险的气息。

    似乎这个男人随时都会暴起!

    温然直直地与陆靳宸对视着,眼中的讽刺意味顿时转化为一抹冷笑,这让陆靳宸的眼神愈发冰冷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