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6章联起手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2本章字数:3005字

    温檬迟疑了两秒钟,旋即迈着碎步上前,还没等走至姚玉贞身后,胳膊就被人拉住了。

    神智还没有缓过来呢,温檬的身子遭受到了一股大力,脚步踉跄了几下就进了一个房间里面,而罪魁祸首温陌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这般狼狈样子。

    眼角还挂着泪珠,温檬站稳了脚步淡淡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小姨啊,我看你这是被温然稳压一头啊!”温陌神态自若的坐在了凳子上,兴味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游移。

    温檬听到这话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还没有等她反驳,就听到她继续说道:“你看看,人家陆总随意哄你两句,你就跟那狗一样的冲他摇尾巴。再看看人家温然呢?大半夜的让陆总亲自过来接啊。”

    温陌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钟表,那上面的时间让她瞬间攥紧了拳头。

    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温檬直接把她粗俗的话语略过,冷声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要说的小姨还不明白?”温陌继续打着哑谜,似乎早就挖好了一个坑,就等着温檬往里面跳呢!

    温檬眯了眯眸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直接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纤长的手指已经握上了门把手。她的语气淡然,仿佛对她的话语真的没有丝毫的兴趣一样。

    “既然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你。”

    温陌银牙紧咬,在听到把手转动的声音时才快速低声道:“你和我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我们何不联起手来?温然那个狐媚子,勾引完慕轩现在又去勾引陆靳宸!现在倒好,把两个大男人迷得是团团转!”

    温檬饶有兴趣的回过神来,并没有接着她的话题顺下去,而是问道:“我倒是瞧着你和慕轩那小子走的挺近,怎么着,是看上他了?”

    温陌的脸色顿时一青,她板着脸道:“小姨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我只是不想看见慕轩再被温然欺骗罢了。反正我们的目的就是将温然扳倒!”

    温檬没有丝毫迟疑的点了点头,唇角扬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好。”

    等出了温陌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温檬的眉心轻拧,迟疑的走进了姚玉贞的房间。

    将房门轻轻关上,温檬一转身便看见了正冷冷地坐在小型沙发上的姚玉贞,看起来已经等了她许久。

    她自顾自地品了一口茶,板着脸的样子让一旁的温檬一时间有些摸不透她的性子。当下便乖乖走到她身旁,迟疑的说道:“刚才陌陌找我来着,一时间耽搁了。”

    姚玉贞没有说什么,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她坐下。

    温檬这才松了一口气,语气淡然:“妈,您这大晚上的,叫我过来是有何事?”

    闻言,姚玉贞又品了品茶,依然没有说话,似乎在组织自己的语言。只是那一身淡漠,却平白地让人感到一股压力。

    过了片刻,温檬都等的有些困了连打了几个呵欠,姚玉贞这才缓缓放下茶杯,幽幽地看向她的女儿,此时温檬的眼眶还是微红的。

    即便是温檬,在这个时候也被看的心里毛毛的。

    “妈?”温檬抬眸望了姚玉贞一眼,心中有些疑惑,连语气中都带着小心翼翼。

    姚玉贞这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浑浊的双眸里却闪着智慧的光泽,怒斥道:“给你机会你都把握不住!”

    温檬身为最有可能继承温家的人,在智慧方面自然不会差。仅仅三秒钟的时间她就清楚的知道了姚玉贞说这话的含义。

    温然留宿温家,那就是她陪在陆靳宸身边的最好时机,只是她却没有成功,这让她十分严重的怀疑自己的魅力。

    “抱歉,我没有想到陆靳宸给我下了个套。”温檬抿唇,脸色寸寸的阴沉下去。

    要不是她在面对陆靳宸的时候一时疏忽大意,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唉,你这孩子一向聪明,怎么一遇到感情的事情就犯糊涂呢?前不久跟你说的话你都当做耳旁风了么!”

    说到最后姚玉贞的语气陡然一提变得严肃起来,这让温檬的困意荡然无存。她巴巴地望向姚玉贞眨了眨眼睛:“是我太急于求成了……”

    要是她能再把陆靳宸留住,不那么着急的想表露自己的心思……

    “你呀!知道就好!”姚玉贞佯怒地瞪了温檬一眼,“还真是看不出来,温然那丫头年纪虽然不大,但是这手段倒是有很多啊。”

    姚玉贞说着还突然咳了几声,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了起来,“你在这方面还是远远不及她的!”

    “妈,你……”温檬低着头,闷闷地吐出了两个字,随即就被姚玉贞打断了。

    只见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怒气一下子飙了起来,突然怒斥道:“认真点,给我好好听着!”拐杖被大力撞击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响声,这让温檬心中一突。

    虽然不知道姚玉贞为何发怒,但是温檬脸上还是迅速挂起了一抹笑容,忙道:“妈,您别发那么大的火,我好好听着呢。”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话说的没错,见状姚玉贞的火气便降下了不少。

    “不仅要听,更要用脑子记!”姚玉贞闻言加重了语气,将“脑子”二字咬的极重,还用枯骨般的手将桌子拍的嘣嘣作响。

    温檬脸色一肃,立刻低眉顺眼的说道:“妈说的是。”

    瞥了温檬一眼,这态度总算让她有些满意,否则她非要被气死不可。

    “我在跟你强调一遍,男人这种生物是不能巴巴地黏着他的,这样容易让男人厌烦从而被冷落你知不知道!”

    “我费尽心思给你争取机会和陆靳宸在一起,你呢,脑袋被门夹了么!欲拒还迎学不来?”

    “檬檬,你给我好好地跟温然学习!别看人家比你小,但是她懂得如何吊着陆靳宸的胃口,牢牢地抓住他的心!”

    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串姚玉贞这才停下来,自顾自地端起茶杯喝了几口,润润嗓子。

    提起温然那个小贱人,温檬这气啊就不打一处来。而姚玉贞的一番话更是让她怒火中烧。

    温然天生的狐媚性子,有什么好学的!

    “温然那个贱人,我要是不好好教训她一下她还真当自己是温家最猖狂厉害的人了?”温檬冷哼了一声,眯起的眸子之中尽是阴霾之色。

    姚玉贞顿时火冒三丈,一看温檬这个态度就是又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里。一股怒火从心底瞬间燃出,她也没有什么心思再去教导她,直接让温檬离开。

    “赶紧滚!”

    温檬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尖,带着铁锈味的血腥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她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

    等到她回到房间后冷静下来后,想了想觉得也是那么个理,而她也不应该和姚玉贞吵架,

    姚玉贞是温家现在的当家人,也是她的母亲,父亲当年死的时候心里还一直担心着她,可见她跟父亲的感情有多么深刻。

    颓败的伸手打了打自己的脑袋,温檬在心底低声的暗骂了自己几句,看来还是她太过激动了啊!

    只是她一瞧见温然和陆靳宸在一起,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愫。她长叹了一口气,森冷的面容上面趴满了嗜血的笑意,心里却是对温然的怨恨更深了。

    而被温檬惦记着记恨着的温然,此刻正瞪大双眼紧紧地盯着身前的陆靳宸。

    方才在他的大力下温然整个人都撞上了背后的墙壁,突然而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好看的眉头便拧成了一个结。

    “陆公子,你要干什么?”

    温然不知道陆靳宸又在发哪门子疯,大半夜的去温家闹了一通且将她强行带走,现在她都回来了,他还想干嘛?

    陆靳宸那犹如钢铁般铸成的大手将温然禁锢的无法移动丝毫,他黝黑的眸子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危险光芒。

    闻言他咧了咧嘴露出了整齐的白牙,配上他此刻冷冽的气势,像极了择人而嗜的野兽露出的獠牙,森冷而危险。

    “你。”

    嘴角勾出了一抹邪魅的弧度,陆靳宸不冷不热地吐出了一个字,随即一张冷若冰霜的俊脸便渐渐向温然逼近。

    被陆靳宸简洁的回答噎了片刻,等温然把问题和答案串起来才反应过来,脸上便生出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绯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怒的?

    “我不!”

    温然毫不犹豫地冷声拒绝,还用双腿阻挡着陆靳宸的逼近,不让他在贴近丝毫。甚至连被禁锢的身子,也不老实地扭动起来,可是却难以挣脱丝毫。

    陆靳宸瞧见温然眸子里的坚决,脸色便黑了下来,心里的怒火就似藤蔓一样缓缓缠绕住他的心。

    这个女人真是能耐了,不仅和慕轩眉来眼去藕断丝连,还想尽办法要从他身边逃离!

    今日更是直接把孩子扔在家里,自作主张地跑去温家住!

    甚至现在竟然胆敢对他说“不”!

    真是胆大包天,不治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