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7章强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2本章字数:2321字

    陆靳宸的目光落在温然阻挡自己的腿上,以及不断挣扎的身体更是冷上了几分,随即大力捏住她的双臂冷喝道:“乖点,把腿给我收回去!”

    温然感到手臂被男人捏的愈发疼痛,像是快要被捏碎了。可是她依旧咬着唇倔强地与陆靳宸对视,像是挥舞着利爪的小野猫不愿屈服。

    陆靳宸双眼渐渐眯了起来,一抹危险的感觉在温然心中腾起。接着,他如突然暴起的狮子,一把拉过温然的大腿,速度极快。

    温然身子猛地一个趔趄,这让她不由得抓住陆靳宸的手臂以保持平衡,但是接着她就后悔了。

    陆靳宸似乎预料到她的举动,他抿着嘴冷冷地注视着上钩的温然顺势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直接往床上一丢整个人就压了上来。

    动作迅猛,流畅无比!

    温然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伴随着“嘣”的一声闷响,她整个人就重重地落在床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感到有个重物将她压的动弹不得。

    巨大的声响让存存哼唧了几声,随即醒了过来开始闹腾。

    “陆公子,你疯了!”温然侧过脸朝存存的方向望了望,压低声音喝道。

    “徐妈,徐妈!”陆靳宸没有理温然,反而直接呼唤徐妈过来,巨大的声音震的温然耳中嗡鸣。也将存存吓得大声地哭了起来。

    “你!”温然恶狠狠地盯着陆靳宸,她现在可是被他压在身下。这让徐妈看见了,叫她以后如何见人?

    然而陆靳宸却根本没有搭理她,今天他要好好调教一下这个不老实的女人,怎么能让存存在一边打扰?

    天知道他在温家看见温然的时候是怎么压制住自己的怒火,没有将她就地惩治的!

    温然见陆靳宸丝毫没有理睬自己,眼中露出了一抹讽刺,是啊这个霸道的男人什么时候在乎过自己的感受?

    一向都是他想干嘛,就必须听他的!

    但是,凭什么?

    温然索性不再说话而是将力气集中起来全力挣扎,无视陆靳宸的冷眸中喷射而出的,那抹似乎要凝为实质的冰冷。

    “真是我给你惯的胆子。”

    冷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从陆靳宸的薄唇中挤了出来,仿佛撒旦的呓语,让温然的心尖也不自觉地颤了一颤。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温然索性更加大力地挣扎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徐妈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步步像是敲击在温然心中,让她的身子微不可察地抖了抖。

    “放开我!”温然几乎用尽全力地挣扎起来,同时冷冷地说道。

    陆靳宸感受到温然挣扎的力气,只感觉有些钳制不住了便加大了力气,淡薄的声音却吐出了一个个冰冷彻骨的词语。

    “放开你?接下来可是陆太太履行义务的时刻了!”

    温然眼中露出了一抹讽刺,她轻启朱唇冷冷地吐出了一句话:“履行义务?我看是做你发疯时的出气筒吧!”

    温然的话每说一个字陆靳宸的脸就黑上几分,等话毕,他的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周身散发出的冰冷令人颤栗。

    竟然说他发疯,很好!

    “陆公子你快点放……唔!”

    冷冷地看着身下的温然那樱红的唇瓣一张一合地,让他一贯的冷静和自制轰然崩塌的话,陆靳宸瞬间有种想堵住她的嘴的冲动。

    当然他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夹杂着凉薄的薄荷味瞬间充斥着温然的口腔,接着男人那霸道的吻便落了下来。

    温然不由得瞪大双眸,一个愣神间便被陆靳宸轻易撬开了贝齿。

    她一贯的淡然顿时荡然无存,眸子里闪现出一抹惊慌,却让陆靳宸的动作变得更加迅猛起来。

    温然反应过来后,用力想推开陆靳宸的身子却只是徒劳,他的力气简直大的出奇。

    而感受到温然的动作,陆靳宸的眸子顿时眯成了一条危险的弧度,随即更加用力地欺凌温然的“阵地”。

    比起吻技,温然自然不是这个经验丰富的男人的对手。

    不一会儿温然只感觉大脑一阵空白,缺氧的感觉让她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只能任凭陆靳宸肆意妄为。

    接着,房门便被推开了。

    徐妈在下面做事的时候就注意到楼上的动静了,因此陆靳宸刚刚出声她便赶忙跑了过来,但是一打开门她就愣住了。

    少爷压在太太身上……

    “哇啊啊!”

    好在存存的哭声突然洪亮起来,而徐妈也不是没有见过类似情况,于是很快做出了反应,直接背过身子:“少爷有何吩咐。”

    “把存存抱出去。”冷冷地说出了一句话,陆靳宸便旁若无人地继续着方才的动作。

    温然刚刚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还没缓过来便又被陆靳宸“堵住”了嘴。

    她的脸瞬间爬上了几抹绯红,看起来就像熟透了的苹果待人采撷,但是眸中的冷意在陆靳宸看来却十分刺眼。

    下一刻陆靳宸就放过了温然被吻的有些肿了的唇瓣,直接向那双眉目吻去。这让温然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陆靳宸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嘴中说着不乐意,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不是这样,陆太太很懂的欲拒还迎这一套呢。”

    温然却没有理睬陆靳宸,她凭借听觉感受到存存的哭声已经远去,看来徐妈已经将他抱到楼下了。

    接着她才冷冷地从牙缝中吐出几句话来:“陆靳宸你这个神经病,快点放开我!”

    这个女人竟然敢说他是神经病!那就让她看看什么叫做神经病!

    陆靳宸微勾起的嘴角瞬间拉下来,脸色黑的像锅底。

    “你这么急着想逃开,是不是想爬上慕轩的床和他死灰复燃?”

    “我告诉你这不可能!”

    “今天你陆太太的义务必须履行!”

    “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我不会放你走的!”

    “啪!”

    清亮的脆响在卧室里异常清晰,陆靳宸的身子一僵动作也停了下来。

    接着,陆靳宸阴鸷的眸子就直刺刺地盯向温然。

    卧室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气氛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温然冷冷地与陆靳宸对视着,气势竟然丝毫不弱。

    尽管心中觉的有些不妙,但是温然脸上依旧一片淡然,不管怎么样不能输了气势。

    “陆!太!太!”

    “哼!”温然忍不住发出一道痛苦的闷哼,指甲紧紧地嵌入陆靳宸的手臂上,狠狠地抓出了一道血痕。

    与此同时陆靳宸也疼的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停下动作,反而还加大了力度……

    一丝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轻轻地落在脸上,温然如蝶翼般的长睫毛微微抖动,她嘤咛一声随即缓缓睁开了双眼。

    好看的双眼睁开时就恢复了清明,此刻大大的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

    房间里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腥味让她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她微微拧了拧眉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下一瞬就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