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9章生日宴会前夕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2本章字数:3004字

    “谁……打的电话?”温然敏锐地嗅到了危险的预兆,难不成是慕轩打的?不然陆靳宸为何如此生气?

    “谁打的电话陆太太难道不清楚?”陆太太一字一顿的说道,她将“陆太太”三个字咬的极重显然是在刻意强调着什么。

    不得不说温然的运气实在不好刚刚下楼便撞到了枪口上,偏偏她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她隐约能够猜测出来。

    陆靳宸冷冷地注视着温然,那副样子简直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温然不理会他的胡乱发疯,不然指不定会惹怒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想着她便直接蹲下来将手机卡捡出来,眼看着手机是没法用了。

    这让她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手机跟了她很久,用的十分顺手,现在却变成了这幅样子实在是可惜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陆靳宸却一把夺下她的手机卡,然后直接折成了两半。

    “……”温然顿时一愣,手机虽然被陆靳宸摔坏了,但是电话卡还能用,现在却被他直接报废了。

    “你干什么,卡里还有许多联系人呢!”

    温然顿时忍不住了,手机坏了可以再买反正陆靳宸家大业大,摔了重新买个就是。可是这个电话卡他怎么能故意折断。

    “呵!”闻言陆靳宸嗤笑了一声,只是那笑意却夹杂着无边的愠怒与冰冷:“也包括慕轩对吧!”

    “你接了慕轩打给我的电话?”温然心中一突,语气中带着一抹肯定。不过随即她就听见了陆靳宸的话,知道陆靳宸误会了。

    难怪他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陆公子,我和慕轩之间……”温然连忙解释了起来,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靳宸强硬地打断了。

    “够了!”陆靳宸怒吼了一声,看着温然这幅淡然的样子感觉刺眼极了。

    他一下子将温然拎到跟前,紧紧地捏着她的下巴强迫温然看相向他,像是要透过双眸看见她的内心。

    温然不悦地与陆靳宸对视了一眼,感觉下巴被捏的生疼,从牙缝中挤出的话显得有些含糊不清:“放开,你弄疼我了。”

    陆靳宸俯身在温然的耳垂便冷冷的说了一句:“如果陆太太还是不注意自己的身份,做那些出格的事情,我不介意每天晚上让你履行身为陆太太的义务,以此提醒你。”

    温然的身体微不可察地抖了抖,昨晚噩梦般的经历犹在眼前。

    陆靳宸将温然的表情看在眼里,这才冷哼一声放开了她。

    温然退后数步和陆靳宸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淡淡地说了起来。

    “陆公子,我不知道你刚才接了什么电话听见了什么,我只知道我没有做出任何出阁的事,我强调了多次,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也无可奈何。”

    说出了一句话,温然就一个转身准备从陆靳宸身旁穿过,她现在不想和陆靳宸说话不然吃亏的总是自己。

    然而陆靳宸此刻就现在通向房门的必经之道上,温然不得不经过他。

    就在温然来到他身侧的时候,陆靳宸突然伸出了手臂将她拉住。

    “心虚了吗?这么急着要走?”

    耳畔传来陆靳宸夹杂着讽刺的冷冽声音,感受到他铁钳般的大手带来的禁锢,温然便停了下来,索性转过身子。

    “我只是不想在这儿打扰陆公子办公而已,再说了我温然行的端坐的正有什么好心虚的?”

    温然说着便要走,在这儿闹下去没什么意思,然而陆靳宸却将她牢牢地钳制住了就是不放开。

    “你干嘛?”温然的眉头紧紧地拧成了一个结,她不悦地瞪着陆靳宸,绕是再好的性子在陆靳宸面前也会变得不堪一击。

    “我只是随意提醒一下而已,陆太太不必如此紧张。”说着陆靳宸揉了揉温然的头发,将那原本整齐的发型揉的一团糟。

    “我给你的衣服你不喜欢,这套是你以前的吧,慕轩给你买的?”淡淡的语气不带丝毫怒意,但是越是这样温然越觉得危险。

    就像火药桶一点就爆,那平淡的面容之后,隐藏着一旦爆发就能两人伤的体无完肤的怒气。

    瞥了陆靳宸一眼,那微微勾起的笑容让他增添了几分邪魅,只是那份笑意却不曾达到眼底,反而夹杂着一抹冷意。

    “不是。”温然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便将脸撇向了另一边。

    “回答的这么没有底气,陆太太你说我该相如何相信呢?”陆靳宸冷冷地盯着她的双眼,随即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温然只感觉到一阵天翻地覆,随即便已经被陆靳宸抱着向卧室走去。

    温然淡淡的说道,话中的意味显而易见:“陆公子我自己会走。”

    陆靳宸步伐都没有停顿丝毫,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似的,这让温然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有挣扎,随他去了。

    打开卧室的门将温然放在床上,陆靳宸这才走向了衣橱将里面的旧衣服全部挑了出来,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个很大的袋子把旧衣服通通塞了进去。

    “以后只能穿我给你买的衣服!”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之后,陆靳宸就将装着旧衣服的大袋子直接扔下去。

    “徐妈,将袋子和里面的东西都给我扔了,立刻!”

    大吼了一声之后陆靳宸就关上了房门,隐约听见徐妈传来的回答。

    “是,少爷。”

    温然静静的看着陆靳宸的所作所为一句话也没有说,她明白就算自己说破嘴也不会改变什么,那个男人向来一意孤行。

    至于那些旧衣服扔了就扔了吧,只是自己买的衣服平时自然爱穿,现在在陆靳宸的眼中恐怕都成了慕轩给她买的吧?

    嘴角露出了一抹讽刺的微笑,冷眼看着陆靳宸将衣橱弄的乱七八糟温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转念一想,反正陆靳宸也不差几个买衣服的钱,到时候逛街再看见自己喜欢的衣服,在买了就是。

    但是陆靳宸的所作所为明显是不相信他,温然心中突然有种塞塞的感觉,不过随即就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反正他和陆靳宸也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为他泛起任何的情绪波动都是不值得的。

    就在这个时候折腾了许久的陆靳宸终于停了下来,但是他随即就走到了床边直刺刺的盯着温然,眼眸中的冷意越积越深,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陆公子有事?”温然的话不带任何情绪,在床边坐了这么久她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绪,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衣服脱了!”

    从牙缝中硬生生的挤出了四个字,陆靳宸眯着眸子仿佛极力的隐忍着什么。话毕便将手上的另一套衣服扔了过来,依旧艳丽惹眼不过比方才那件却好了不少。

    “这件衣服是我自己买……”温然还是不喜欢便尝试着和陆靳宸商量,但是话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换了,立刻!”陆靳宸脸上的戾气一闪而过,语气里面的坚决让人丝毫生不出抗拒的念头。

    温然看着那件衣服,拧起了好看的柳眉,淡淡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能拿一件颜色素一点的不?”

    “陆太太是在质疑我的眼光么?”说着就伸出骨节分明的双手想要强行为温然换衣服,这让她顿时攥紧了拳头。

    “不劳烦陆公子了,我自己来。”

    索性就是一件衣服的事,温然想着反正她在别墅里不出去走动穿什么好像也无所谓了。

    温然想要拿过衣服自己穿,这让陆靳宸动作一顿,随即突然有些不耐烦地将衣服猛地甩在温然身上,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以后不要和慕轩联系,手机我会晚点买给你,还有半个月后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吧!”冷冷的声音伴随着“嘭”的一声被关在门外,让温然来不及反对。

    温然自是知道半月后是姥姥的生日,不过并没有说话。她以为陆靳宸已经走了,没想到陆靳宸冷厉霸道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乖乖待在家,没有我的允许哪也不许去!”

    霸道的语气一锤定音!

    ……

    直到姚玉贞生日这天温然才被“放”了出来。这半个月来温然没事就带带孩子鼓捣一些新的甜品打发时间,倒也清闲。

    而陆靳宸每天则不定时回来,不过也总是在书房处理公司的事,在温然有意躲避下两人不怎么碰面,就算碰面也不曾说话。

    今日一大早她就起来了,洗漱后便坐上了陆靳宸的车。原先还以为是直接去温家,不过路径明显不对,温然淡淡地瞥了一眼没有说话。

    车子很快停在了一个装饰看起来就高大上的店前。

    “joues给她设计一下。”似乎很熟地丢下一句话陆靳宸就头也不回地走向在不远处的沙发,随即双腿轻叠,慵懒而优雅地靠坐在上面。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女店员突然双眼放光,对着另一个小声说道:“这不是陆总裁么,年轻帅气又多金,他太太好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