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0章要按照喜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3本章字数:3016字

    “嘭嘭!”一道道沉闷的声音先后响了起来,清晰的落在耳中,也清晰地在温然的脑海中回荡。

    温然此刻心中也暗暗有些后悔了,不过既然做了也就没有后悔的必要了,而且陆靳宸的做法实在是过分了。

    发泄了一通后心中的郁结消散了不少,温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即扫了站在一旁的郑青一眼。

    此刻郑青的眸子里充满了诧异,从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可以看出来这些东西都是极尽奢华的穿起来也美艳动人。

    他认识的女孩子都喜欢这些东西,即便是他的女朋友也是如此。每次她们生气了,随便买几个哄一哄保证她们会立马喜笑颜开,娇滴滴的过来撒娇讨好。

    郑青的眸子微微眯了眯,这个温然还真是和其他女子不一样。不仅敢和陆靳宸叫板,还始终透出一股淡然的气质。

    郑青突然觉得温然似乎越看越有趣了。

    发现了一个听墙角的郑青,温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随意瞥了几眼,便若无其事地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裳,随即一个转身回到了卧室。

    刚刚跨入房门就看见陆靳宸充满怒意的双眸,那脸黑的就跟锅底似的,温然知道或许是方才的做法惹怒了陆靳宸也就没有做声。

    陆靳宸自然看见了房门外的郑青,此刻真真是颜面扫地呀,冷着脸将房门再次关上,郑青那有些夸张的笑声突然从未关紧的门缝中传了过来。

    “咣咚!”伴随着一道巨响把门关上了,郑青的笑声才少了许多。

    “不过让你试一下我给你买的衣服而已,就这么不乐意么?”陆靳宸将“我给你买的”这几个字咬的特别重,仿佛在刻意强调着什么。

    “我乏了,陆公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睡觉了。”说着温然也没等陆靳宸的回答,就径直的走去床边睡觉了?

    她侧过了身子避开了陆靳宸那要杀人似的目光,竟然真的眯着眼睡了起来。

    陆靳宸一直盯着温然的睡颜,修长的双臂微微一挥动便直接把一个东西扔向了床上,随即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

    随着门哐当一声关了个震天响,陆靳宸的冷冽目光也随着他去了门外,卧室内平静的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只是这个砸在她被子上的东西,却证明着方才发生的一切。

    温然提着的心悄然放了下来,但是她本来就不困,自然不可能那么快就入睡,翻了个身却感受到一个东西被压在自己的身下。

    只不过,因为胳膊的柔软度问题,她摸索了一阵却没有摸索到,反倒是觉得自己的胳膊有些抽疼。

    想着陆靳宸已经走出了卧室,温然索性坐起了身子,朝着床上看去,是一个非常好看的锦盒。

    纤手直接拿起了锦盒,温然不由地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红色锦盒看起来并不俗气倒是典雅大方,做工也是极为精细的。单单这一个锦盒就不知道有多么昂贵,就是不知道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温然打量了几眼后便将它打开了,然后她便愣住了。锦盒里放着的东西竟然是戒指?

    或许是小夜灯的缘故,不知何时给温然的双眼染闪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色泽。半晌后她却没有将戒指也扔出去,而是放在了床头柜上。

    被拉上窗帘的室内光线有些阴暗,温然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掩盖了眼神中的情绪,让人看不清她究竟在想什么?

    或许温然自己也不清楚……

    与此同时,丢下锦盒就走了的陆靳宸此刻双眼都冒着寒光。在温然这边吃了瘪原本就让他心中不爽,而刚一打开房门就看见了一旁的郑青。

    那欠揍的脸上挂起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一副很开心的模样顿时让他脸色更加阴沉。

    陆靳宸那冷冽如刀锋的眼神顿时直刺刺地望向郑青,这让后者轻咳了一声借机敛去了脸上的笑容。

    只是眸子里的笑意却不时浮现出来,看着地面上几大包的衣服什么的,笑意简直憋不住了好不好?

    这让陆靳宸冷冷地望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眼底的暴戾又渐渐浮了上来。

    “哎我说,是温然得罪了你,可别算到我头上哈。”

    郑青真心觉得自己已经强忍着了,方才在外面真是笑得根本停不下来。他丟下一句话就逃也似的率先向楼下走去。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郑青难得给陆靳宸泡了一杯茶去去他的火气,这也是为了让他自己不被殃及池鱼所做的。

    “这个女人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我给她买衣服不感谢就罢了,竟然还这么挑三拣四!”陆靳宸说着,眸子里的怒意有增无减。

    他没有说,这些东西可是他费尽心思买的,每一样都造价不菲。不过这样又如何,只要他高兴这些东西花的钱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而温然竟然说他浪费,他为她买衣服也能说成是浪费?

    郑青坐在和陆靳宸保持了一些距离的地方,出奇地没有挖苦嘲讽,反而开导起陆靳宸来:“温然可能不是那样不知好歹的人。”

    陆靳宸好像一下子不认识郑青一样,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出言讽刺自己,将自己气得暴跳如雷吗?

    不过陆靳宸的心现在被温然的事情占据着,也没有多么在意。反而嗤笑了一声,冷声问道:“你那个女朋友喜欢你送的东西吗?”

    郑青闻言点了点头,“女孩子嘛,喜好的东西东西大都差不多,像这些奢华的包包衣服首饰都满足一下她们那颗小小的虚荣心,总之我是按照她的喜好,随意买个一两件就能让她开心好一阵……”

    一说起这个郑青突然滔滔不绝起来,然而,在他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陆靳宸嚯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等等你刚才说了什么?”陆靳宸的声音有些激动,这让郑青的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不过看陆靳宸那样子还是没有多问,反而仔细回想了一下。

    “随意买一两件就让她开心好一阵子?”郑青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陆靳宸,却发现他直皱眉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郑青话毕,陆靳宸就摇了摇头,冷声说道:“不是这一句,前面一点。”

    “前面一点是什么来着?”真心想了想随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我将方才的话重复一遍吧,我说女孩子嘛,喜欢的东西大都差不多,总之我是按照她的喜好……”

    “停!”就在这个时候陆靳宸突然大声说道,语气里夹杂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激动。

    陆靳宸脸上露出一抹明悟,他好像并没有考虑到这个。

    现在他就像醍醐灌顶了一般,联想到刚才,温然口口声声的说不喜欢那些衣服,他突然觉得或许是自己的疏忽。

    他以为温然会喜欢的东西,不一定她就一定会喜欢啊……

    “您有电话来了,您有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郑青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站在不远处接了个电话后脸上便带着一抹急切。

    “在这儿也叨扰不少时间了,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郑青的职业是一名医生,八成是医院里的急事。陆靳宸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温然今天的事情,便也没有多问。

    “陆太太做的甜点我就带走了,晚上约你去酒吧嗨一顿,我们接着聊聊。”郑青继续说道。

    陆靳宸心头正烦闷想了想也就答应了,近来公事繁忙琐事劳心,也是好久没有去过酒吧了。

    沉思了一下午,陆靳宸还是有许多事情想不明白,女人心海底针,天下的男人又有几个是能摸透的呢!

    况且就算是女的,也未必会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城市的夜晚似乎来临的比较快,夜幕刚刚降临便早早的亮起了霓虹灯,五光十色的闪烁着夜晚的活力,一时间整座城市都活了起来。

    按照约定和郑青两人来到了酒吧,里面热闹非凡,男男女女或钓凯撩妹或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腰肢,释放着白日里压抑的疯狂。

    对此情形两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今日的酒吧似乎比以往更加吵闹,陆靳宸被吵的眉头都紧紧的皱了起来。

    “一个豪华包间,记住要安静点的。”扔下了一句话陆靳宸便刷了卡,然后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侍者毕恭毕敬地走了过来。

    “两位贵客请跟我来。”说着女侍着甜甜一笑显得十分热情。她弯腰露出了一抹春色,偷偷瞄了瞄两人便做了个请的手势,扭动着腰肢带着二人一路向包间走去。

    只可惜这两人一个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另一个明显眼光极高,瞅都不瞅她一眼。

    这让女侍者暗暗咬了咬牙,看来小费是没有多少了。不过她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也没有办法发作。

    “到了。”这一声没有方才那么热情,不过声音甜甜的仍然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给。”一旁的郑青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毛爷爷,女侍者忙不迭的接过来,笑容比抹了蜜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