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3章不许再蹭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3本章字数:3011字

    “温然,你只可以是我的。”

    温然只觉得自己快被搂得喘不过气来,本能地推了推陆靳宸,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陆靳宸的身体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支持,突然一下子望后倒了下去。

    但是陆靳宸的双臂却依旧将温然紧紧搂住,这就造成了温然和陆靳宸双手向床上倒去。

    温然根本没有尖叫的时间,只是本能地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眼睛她就感到自己已经把陆靳宸扑倒在床上。

    与此同时陆靳宸传来一道闷哼之声,脸上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不过一会儿就沉沉地睡去。

    温然这才轻轻地从陆靳宸的怀中挣脱了出来,这让她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温然,温然……”

    温然瞥了陆靳宸一眼,又将被子掖了掖,之后就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退出了卧室。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温然刚准备去书房将就一夜,却发现楼下竟然还有动静!

    此时客厅里传来一阵阵光亮,好像有人在看电视?温然快步走了下去,这才发现原来是郑青在那儿。

    “大晚上不睡觉?”郑青头也不回地说道,似乎已经可以确定身后是何人了。

    “本来是准备睡觉的,现在突然不想睡了。”温然说着自顾自地去饮水机那儿接了一些水。

    “给我也倒一杯。”见状,郑青毫不客气地说道,此刻他似乎饶有兴趣地盯着屏幕,好似里面正演着什么好看的节目一样。

    郑青此时看起来丝毫没有醉酒的样子了,如果不是一身的酒味,那和平常是没什么差别的。

    闻言,温然也没有说什么,顺手取了一些茶叶然后放在杯子里,泡了一杯茶水给郑青。

    在回来的时候刚好遇见了徐妈,温然顺便说了一句:“徐妈,今晚把存存放在书房里吧,婴儿床可以让其他地佣人帮忙搬一下,记得动静小一些。”

    “是,太太。”徐妈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看来太太还是挺在意少爷的,特意嘱咐一下不就是怕吵醒了少爷么?

    结合今晚的所见所闻,徐妈真心为小两口高兴,当下就张罗着人去搬一下婴儿床。

    温然当然不知道徐妈在想什么,那些话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当然以她的性子,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什么感觉。

    将事情交代了后,温然便端着茶杯走到了沙发边,递给了郑青,自己倒是端着水一口一口喝了起来。

    “你怎么……”郑青望了温然一眼,刚刚开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她打断了。

    “胃不好不能喝茶。”似乎料到了郑青要问什么,温然神色淡淡地回答道。

    郑青微微一笑,只是那笑意有些让人琢磨不透,“怎么突然不想睡觉了,你也忙了一晚上了。”

    温然突然望着郑青,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你有话要和我说。”

    “啧啧,温然,本来吧我就觉得你只是一个和其他的拜金女没有什么两样。毕竟你的那些流言,或多或少都会对你造成一些影响。”

    温然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嘴唇,她寻了一个距离适中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靠在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开水,并没有丝毫挑起话头的意思。

    “你知道,我以前可能对你态度有些不好。”郑青说着,不自觉地瞥了瞥一旁的温然,却只看见她衣服淡然的表情,似乎满不在乎的样子。

    见状,郑青继续说了起来:“不过自从感受了你精湛的厨艺后,我就发现你其实挺有趣的。”

    “你这么夸我,是为了明天的饭菜甜点?”

    “你可以这么认为。”郑青笑了笑,顺着温然的话说道。

    接着温然就没有开口了,反而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视,郑青望了望温然又望了望电视,观察了片刻才试探着说了起来。

    “你就不好奇陆靳宸今晚为何会在酒吧喝的酩酊大醉?”过了好一会儿,郑青才开口将话题扯向了陆靳宸,说着双眸还在密切地关注着温然脸上的反应。

    然后让他失望的是,温然脸上依然是一贯的淡然,就像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然而她的一句话,却证明着她确实听见了。

    “你不是要和我说了么?”温然将茶杯放在茶几上,望向郑青的一双眸子里露出了一抹睿智的光泽。

    “确实。”郑青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原来你在等我这句话。”

    然而,温然还在盯着电视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你还不知道吧,陆靳宸给你的几大包东西都是他千挑万选特意给你买的,本意是让你开心的不曾想你却一点也不领情,还把东西都扔了出来。”

    说着郑青还摇头一副很感慨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温然闻言,感觉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突然被触动了。

    “今晚陆靳宸在酒吧高浓度的鸡尾酒那是一杯一杯往肚子里灌,他那么冷静自制的人也只有心中郁结到无法承受的地步,才会举杯消愁了吧。”

    郑青说着又打量了温然一眼发现她总算有所触动了,脸上也不是一贯的平静了。这让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才慢悠悠地喝了一杯茶,心情大好地赞了一句:“茶香清冽,唇齿留香。”

    可惜郑青不知道的是,温然虽然心里发软,但是她已经决定远离陆靳宸了,因此这种柔软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停留太长的情绪。

    她和陆靳宸这段婚姻本身就是荒诞的注定走不到头,她也通过最近的事情看清了,现在也不想和他走到头。

    “你知道在酒吧,陆靳宸醉酒时还说过什么话吗?”

    郑青狭长的眸子紧紧地打量着温然的神情,却发现她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平静。

    “不早了,如果你明天还想吃早点的话,就该和我说晚安了。”温然闻言,面无表情地说道。

    郑青也听出了温然话里的意思,但是却更加摸不透温然的想法了。

    不过转念一想,女人的想法若是真的那么好猜,就不会成为历代男人最大的疑问了。郑青也耸了耸肩,“那好,晚安。”

    “晚安。”温然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便随手关了电视,随即径直去了书房。

    次日。

    一抹阳光洒在陆靳宸的脸上,他黑长浓密的睫毛轻轻抖动,旋即便睁开了双眼。

    接着他瞬间感到自己头疼的厉害,一抹刺痛直逼脑门,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好一会儿后才觉得缓解了不少,在这个过程中也想起了昨晚发生的许多事情。

    嘴唇紧紧地抿了起来,他重新恢复冷冽的眸子扫了一眼身旁,却并没有发现温然的身影。就算是存存,也不在卧室,婴儿车也不知道被搬到哪里去了。

    他面无表情地起身,从衣橱里拿出了一件西服穿上后便下了楼。

    只是陆靳宸却看见餐桌上的早点,还有郑青正坐在那儿吃的很欢快的样子。这让他原本准备出直接去公司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陆大总裁你醒了啊,看你睡的那么香我们就没有叫你。”郑青像是没有感受到陆靳宸的目光,不过他确实也没注意,此刻说着话目光还留在早点上。

    陆靳宸心中早已波涛翻滚了,这个郑青在这儿蹭饭蹭的越发得心应手了。

    而且该死的,做了这么丰富的早餐竟然没人叫他起来吃早饭!

    “少爷。”见陆靳宸一直站立不动,徐妈很有眼力劲儿地去厨房拿了一套餐具递给了他。

    缓缓坐了下来,陆靳宸的目光在桌子上扫了一圈眼中露出了一抹寒光。

    今天大概是温然做过的最丰盛的一次早餐了,而且听厨房里的动静她似乎还在忙活?

    陆靳宸心中顿时不平衡了,不过他表面并没有说什么。因此大家也没有发现,还以为他昨晚酒喝多了,现在还难受着。

    “昨晚睡的可好?”郑青挑了挑眉头,望了陆靳宸一眼。“昨晚你非得喝那么多酒,若不是我急中生智让温然过来接你恐怕现在还在酒吧那个包间里。”

    此刻,陆靳宸刚刚喝了一口稀粥闻言动作一顿,凶巴巴的说道:“你是说温然!”

    陆靳宸眉头紧紧地拧成了一个结,这么说昨晚他烂醉的样子被温然看见了?

    陆靳宸突然想起早晨起来,不仅温然不在身侧就是存存的婴儿床都不知道被搬到哪儿去了。

    骨节分明的双手紧紧地捏着手中喝粥的勺子,陆靳宸低头喝了一口粥却觉的味同嚼蜡食之无味。

    也就是说,温然嫌弃他!想到这儿陆靳宸脸色就冷了不少。

    郑青自顾自地吃着饭自然不知道陆靳宸心中所想,也是闲的无聊便突然说了起来。

    “陆大总裁,你该怎么感谢我好呢?”戏谑的目光落在陆靳宸的身上,郑青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昨晚我可是为你说足了好话呢。”

    “谁用你为我说好话。”冷冷地应了一声,陆靳宸心中更是郁结,昨晚他醉的不省人事,这个郑青还不知道在温然面前说什么了。

    要是说两句坏话,他在温然心中的形象就更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