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丈夫嫡姐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19本章字数:3081字

    楚国,建康七年,春。

    宽大的床上,柳如意缓慢地睁开了双眼,神志迷糊,额头上传来的阵阵痛意让她清醒了几分,是的,她刚才撞柱了。

    柳如意的手摸向了自己的额头,那里简单地缠着布条,随即她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脸。

    嘴角扯出了一抹苦笑,这样的容貌,在争妍斗丽的后宫里,简直丑到无法形容了。

    柳如意掀开被子,想要下床,此时,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从外间传来。

    “啊,祁,不要这样……”

    柳如意瞪大了双眼,不,是她听错了,绝对是她听错了。

    这不可能!

    柳如意顾不上穿上了鞋子,下了床,急切地跑了出去。

    不可能的,一定是她听错了。

    “霜儿,我一直爱的人是你,这辈子只有你一个。”萧祁的声音传来。

    柳如意原本快速地脚步停了下来,是他的声音,是他和她!

    柳如意不敢再迈开脚步,离外间只有几步之遥,可是她却迈不开脚步。

    她怕,她怕自己若是真的看到,就再没有了自我安慰的可能。

    而外间,榻子上,两个声音的主人,萧祁和柳如意的嫡姐柳玄霜,正在上演着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萧祁的唇正紧紧地覆上柳玄霜的唇,忘我的吻着,仿佛这世上只剩下他们两人。

    而萧祁的手也没有闲着,抱着柳玄霜的娇躯。

    萧祁已经不满足于手的触碰,离开了柳玄霜的红唇,快速地吻上了柳玄霜的锁骨。

    柳玄霜扬起了头,享受的眼神看着萧祁。

    柳玄霜的双眼已微微泛红,脸颊因萧祁的动作早已染上了一片嫣红,让她绝色的容颜更显倾城之貌。

    柳如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外间的门口,眼前的景象不断地刺激着她,让柳如意的头很是疼痛。

    她已经不知道这疼是因为额头的伤,还是因为眼前这不堪的场景。

    她,柳如意,是楚国当朝丞相柳仁安的女儿,何其高贵的血统,若只是如此,她该是个骄傲的凤凰。

    可是,她却不是正室所出,她的生母身份低微,她曾多少次被讽刺是一个低贱的婢女的女儿。

    曾经,整个相府似乎都忘记了她的生父是相府的一家之主,当朝丞相柳仁安,就连她的生父本人似乎也忘记了有这么一个女儿。

    下人的任意欺负,母亲的隐忍,父亲都视而不见,她曾无数次地怀疑,她,真的是柳仁安的亲生女儿吗?

    有一天,她的父亲终于想起了有她这么一个女儿,但却是为了让她代嫁,原因只是因为她的嫡姐柳玄霜,不愿下嫁七王爷萧祁。

    那一天,整个相府十分热闹,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七王爷萧祁穿着大红的婚服,剑眉星目,俊朗非凡该就是说的就是他吧!

    可他的话却是那么地不可一世,“相爷,把人交出来,本王前来接王妃。”

    柳如意身在人群之中,身为相府的二小姐,原本应该是站在前面观看迎亲的,可是却被挤在了下人堆里,只能不断地抬头看着七王爷的不可一世。

    柳如意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如此与她的父亲这样说话,她暗暗惊讶这七王爷的大胆。

    也许世间当真是存在一见钟情吧,看到七王爷的时候,不知为何,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都酥了。

    正当她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之时,柳仁安却一把将她从下人堆里拉了出来,用力丢到萧祁的怀里。

    柳如意吓了一跳,赶忙离开萧祁的怀抱,站在一旁。

    “这是我的二女儿,刚好也到婚嫁之龄,正是按照王爷的要求为您准备的新娘!”相爷柳仁安淡淡地说道。

    新娘?!她什么时候成为了七王爷的新娘?

    柳如意不解且不安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可是柳仁安的眼里哪里会理会她,连眼神都不曾给她。

    七王爷萧祁的脸色霎时就不好了,散发出比冬日还要凛冽的气息。

    柳如意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脚步轻微地挪动远离了些,可是柳仁安却丝毫不惧,对上了这位七王爷的眼神,场面一时冷意非常。

    “柳仁安,你最好记住今天。”狠声说完的萧祁甩手转身走了。

    之后柳如意就被带到王府,她的爹就这样将她代替她的嫡姐,嫁给了七王爷。

    此后,柳如意就全心全意地帮助萧祁。

    萧祁原本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王爷,在柳如意的帮助之下,萧祁慢慢地得到了重用。

    现在说起七王爷萧祁,谁还敢小瞧?

    萧祁镇守淮南,是楚国战神。

    边关战役,哪一次不是萧祁带兵取得胜利?可是楚国战神光芒的背后,是柳如意苦心的出谋划策。

    若没有柳如意,萧祁就只是萧祁,只是那个不可一世,却不受皇帝看重的王爷。

    就在柳如意以为苦日子终于到头的时候,她的好夫君却让她嫁人,嫁给别人!

    燕国皇帝燕御天御驾亲征,楚国战神萧祁抵挡不住节节败退,萧祁求和,燕御天答应退兵,可是退兵的唯一条件就是柳如意嫁给他!

    萧祁二话不说就回到府中,与她说让她改嫁。

    柳如意生为烈女,怎会答应,萧祁百般逼迫,为证决心,柳如意撞柱自杀。

    柳如意在晕倒之前,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惊讶,柳如意还傻傻的以为是萧祁的不舍。

    多么愚蠢,眼前的这一幕,终于破碎了她的幻想。

    他只是怕燕御天攻破了城,他无法与燕国皇帝交差,怕失去了皇帝的重视罢了。

    在他的地位前途面前,她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但凡他有一点不舍,怎会在她撞柱自杀之后,在她的房里与自己的嫡姐上演这一幕。

    “王爷,都是霜儿不好,妹妹陪了王爷十年,而霜儿却是……”

    “可是,霜儿对王爷,是真心的,霜儿控制不住。”柳玄霜一边享受着萧祁温柔的抚摸,一边动情地说道。

    “霜儿,她就是陪伴在本王身边一百年又如何,我爱的只有你。”萧祁亦是动情地,对柳玄霜说着这让柳如意碎心的情话。

    萧祁热息扑面,柳玄霜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柳玄霜身上最后一件衣物,在萧祁的手中褪下,萧祁急切地脱去所有的衣物。

    柳玄霜看着萧祁,娇羞地喊了句:“王爷!”

    这句话立马让萧祁为之一振,再忍不住了,正想成其好事,哪知道——

    柳如意缓慢地走了出来。

    正打算继续的萧祁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似是很不满她打扰了自己的好事。

    他很不耐烦地穿上自己刚脱下的衣裳。

    而柳玄霜也是拿起了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嫡姐的眼神她怎会不熟悉,那眼里的怨怪再是明显不过了。

    萧祁收起了刚才的神情,走到她的跟前,看了看她的额头,很是关切。

    “还疼吗?”问完之后,他还想摸摸那个包扎的地方。

    这男人变脸真快,刚才还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现在却能柔声蜜意地关心她。

    柳如意身后一躲,避开了他的手,冷冷笑着,“王爷还是关心姐姐吧,我可配不上王爷的关心。”

    萧祁没想到她竟敢躲,眼里闪过怒意,但是随即又换上了关心的眼神。

    “如意,乖,你可是我的王妃,怎么会配不上呢。再说,三日后你就要嫁给燕国皇帝了,可不能受伤。”

    “王府不能没有女主人,你姐姐留下来,我也能时常想起你不是?今晚,你们姐妹一起侍寝。”

    “王爷,我愿和妹妹一起服侍王爷。”柳玄霜羞答答地喊着萧祁,萧祁感觉自己某物又有了感觉。

    何其无耻的理由,何其不要脸的要求,姐妹双飞,亏他想得出来?

    柳如意再忍不住,看着眼前不要脸的嫡姐,柳如意上前就是一巴掌!

    “啪!”柳玄霜娇嫩雪白的脸蛋当即有了深深的手掌印。

    萧祁一把将柳如意拽离柳玄霜的身边,将她狠狠摔在地上,一脚踢向柳如意的心口。

    柳如意只觉得胸口一阵痛意,不知身体痛,还是里面的心在痛。

    “毒妇,连自己亲姐姐也下得了狠手。”萧祁怒声喝骂!

    柳如意当即反驳道:“她勾引妹夫,还说出如此无耻之语,我不过是给她一点教训。”

    柳玄霜因为柳如意的话可怜地低下眼泪。

    萧祁好不心疼,萧祁将她抱在怀里细声安慰,转而冷冷对柳如意说道:“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正常。”

    “再说,霜儿何错之有?她心疼你,刻意来此看你,你却打了她。”

    “你还说你不是个毒妇!哼,霜儿心地善良,怎会有你这样一个心狠手辣不顾姐妹之情的毒妇妹妹!”

    “心地善良?”柳如意被气地噌地从地上起来,恨恨地盯着柳玄霜。

    “好一个心地善良,好一个不顾姐妹之情,妹妹被逼撞柱,做姐姐和妹夫在妹妹房里……”

    “你们不以为意,我都羞于启齿!”

    “哼,这就是我好姐姐对我的心疼,这就是我善良的报答方式!”

    柳玄霜被柳如意这般狰狞地神态吓到,不断地往萧祁的怀里缩。

    “王爷,我好怕!”萧祁将柳玄霜抱得更紧。

    转而喝道:“够了,你这等毒妇,与你多说无益,来人,把她给我关起来,三日之后给我塞上花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