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7章 意外火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13本章字数:2264字

    次日早上,苏沐云开着刘倩芸的红色宝马到医院上班。

    “苏医生,不好了!急诊科送来大量病人,都是烧伤,据说是燕兴小学突发火灾!急症科的人忙不过来,刘主任让我来找你们帮忙!”

    疑难杂症科依然没有任何病人,苏沐云正闲着没事,翻看办公室的一些医学书籍时,急症科的一名年轻小护士跑过来,一脸着急地冲他喊道。

    紧随其后,办公室的门打开,已经先一步得知消息的杜卫邦、刘永福等一众老医师,已经准备就绪,待命出发。

    虽然现在疑难杂症科的主任是杜卫邦,但实际上他们现在都是以苏沐云马首上瞻了。

    “走,去看看!”

    苏沐云将书合上放下,一马当先的赶往急诊科,就见偌大的急诊科侯疹大厅里,到处都是病人和着急难过的病人家属,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在忙活。

    这种大规模突发事故,慈爱医院发展数十年,早已经实践出了相当完善的紧急事件处理能力。

    其工作原则是“统一指挥,快速反应;资源整合,信息共享”。

    现场已经成立了由副院长胡青城任组长,急诊科主任刘倩芸为副组长的领导小组。同时还抽调了其它科室暂时没有事情的部分医生,这些医生虽然不是急症科也不是皮肤科、普外科的,但对于烧伤以及浓烟呛伤的病人,都具有一定的紧急救治能力。

    慈爱医院处理这种突发情况时,原则都是“先救命,后对症;先重伤,后轻伤”。所以现场给人的感觉是忙而不乱,有条不紊。

    皮肤科、普外则是这次急救工作的顶梁柱,急症科的人则随时待命,处理意外的紧急状况。

    刘倩芸在几名护士的配合下,满脸肃然而又有条不紊地工作着。

    “剪刀!”

    刘倩芸冲一名护士说道。

    那名护士递过来一把剪刀,她把一名严重烧伤的小孩的衣服剪开,以免热液继续灼伤皮肤,用包着冰块的湿毛巾对患儿进行了冷疗。

    见患儿的病情还算稳定,她对护士们命令道:“包扎,送去静脉注射补液!”

    “不好了!刘医生,一名患儿呼吸困难,有可能休克。”一名护士急冲冲的跑过来,对刘倩芸失声喊道。

    刘倩芸紧紧抿着嘴角走了过去,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伤者的血压虽然正常,可是他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他指着自己的喉头,脸色很快就变成了紫红色,他显然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现象。

    “可能是呼吸道有异物堵塞!”刘倩芸迅速做出了判断,“赶紧送去急诊室,联系普外的医生,准备手术!”

    就在这时,苏沐云恰巧赶来,他观病人脸色和气息,判断出这名伤者似乎并没有出现上呼吸道阻塞的问题。

    他又在病人的胸腹部摸摸捏捏,就发现这个小孩似乎是在火灾发生时,被人太过用力的拥抱保护,导致肺叶受到了挤压,又在烟火中吸入了大量的浓烟,在咳呛中岔了气,这才导致了呼吸困难。

    明白了这些,苏沐云连忙对刘倩芸说道:“刘主任,这小孩子不是呼吸道的问题,而是胸腔受到过度挤压,病人在浓烟中咳呛时窜了气导致的问题。”

    他话音未落,就见那小孩子紧紧地卡着自己的脖子,想咳又咳不出来的样子,十分难受。随后更是脑袋猛地一偏,昏厥了过去。

    刘倩芸虽然知道,苏沐云现在的医术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可这会儿也不禁对他的说法有所怀疑,毕竟苏沐云只是看看摸摸,又没有火眼睛睛,哪能这么准确的判断呢?

    况且人命关天的大事,岂能看看摸摸就做决定?还是相信科学仪器,来得更让人信服一些。

    她便对一名护士说道:“用手提ct透视机照一下。”

    一名护士转身就走,下去安排去了。

    小片刻后,一名男医生拿着片子走来,说道:“苏沐云,你的诊断是错误的!伤者胸腔内一切正常。那么很显然,刘主任的判断才是对的,得赶紧送往手术室!”

    苏沐云自然不会干等,此时正在给几名轻度烧伤患者处理伤口。

    听到来人那略带得意与轻视的话,他忍不住抬头看了那人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名二十六七岁的医生,身材挺拔,面容俊秀,浓眉大眼,倒是一位难得一见的俊小伙儿。走在外面,被人当成明星恐怕也不为过。

    见苏沐云看他,那位医生微微一扬头,目光中满是挑衅之色,好似在说,你苏沐云也不过如此。

    胸外科,副主任医师胡少军,副院长胡青城的亲侄子。苏沐云刚来慈爱医院不久,就曾多次被此人戏弄为难。

    一个是副院长的侄子,一个是院长的朋友之子,派系之争的战火,自然而然的就烧到他们的身上。

    这一刻,如果是寻常没事时的意气之争,苏沐云肯定不会多说什么。可在这人命关天的当口,如果因为误诊而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很可能一条人命就此烟消云散。

    等到做了喉管切开以后,发现上呼吸道内没有什么东西的话,病人很可能因为延误治疗而已经死在手术台上。

    “你再用便携式透视仪照射一下他的呼吸道吧!”苏沐云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们一个主任医师,一个副主任医师,在慈爱医院工作了多年,难道还需要你一个毛头小子来教我们怎么做不成?”

    胡少军根本懒得搭理苏沐云,冲几名护士怒了努嘴,示意他们用担架车把伤者移到手术室。

    苏沐云怒了,不再多说任何废话,冲去推开那几名护士,便催动体内医道灵力,附于手掌之上,欲将患者胸腔内的烟尘与浊气导出体外。

    因为他感觉到,再耽搁下去,小孩的性命可能真的会有危险。

    “反了天了!还有没有一点职业素养了?”

    胡少军怒气冲冲地冲地逼近苏沐云,也要将他一把推开,那怒瞪的双眼,甚至让人觉得他想一口将苏沐云生吞活食。

    “干什么干什么?”

    就在这时,胡青城来了,一见苏沐云和自己的侄子在那推推攘攘的,他心里就一团火气往上冲,怎么看苏沐云都觉得扎眼,指着他就是一通训斥:“苏沐云,这里是现代医院,难道你的肉眼判断比科学仪器还要准确?”

    苏沐一边通过按、压、推、挤等中医手法替患者顺气,一边头也不回的冲胡青城说道:“不是我的肉眼判断更准确,而是胡少军他就一大傻逼,让他照胸腔他就只照胸腔,拿着这可笑的片面结果,就急不可耐的想来羞辱我。如果他顺道照一下呼吸道,就会发现,病人的呼吸道也根本没有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