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8章 丢人丢到姥姥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13本章字数:2229字

    “苏沐云,请注意你的言辞!”

    听苏沐云当众骂胡少军是大傻,胡青城感觉自己也被骂了一样,心里老大的不痛快,忍不住斥责起苏沐云来。

    “胡副院长,啥事儿让你火气这么大啊?”

    就在这时,走在后面的杜卫邦、刘永福等人到了。一来就听听胡青城教训苏沐云,杜卫邦脸色就很不好看。

    苏沐云现在可是他们疑难杂症科的人,而且还可以说是他们的头头,更是刘永福能多活几年的恩人,怎么可能在外人面前被人欺负?

    “哦?原来是杜老,没想到这事儿还把您给惊动了,真是很抱歉啊!”胡青城一见为人是杜卫邦等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

    杜卫邦、刘永福等人是慈爱医院资格最老的几位医师,是和董事长林鹰翔一起共事打拼江山的元老,他们交情匪浅。

    而且杜卫邦对林鹰翔的父亲还有救命之恩,这种人物,胡青城也不敢得罪。有这种人物替苏沐云出头,他心里有再多不满,也只能全部压下。

    “可我怎么觉得胡副院长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苏医生是我们疑难杂症科的人,有人怀疑他的诊病判断,这不就是怀疑我们疑难杂症科的人的医术不过关吗?”

    刘永福现在是最服苏沐云的人,自从苏沐云给他推拿过一次之后,他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所以有人对苏沐云不敬,他是最为愤怒的,当即就阴阳怪气的追究起来,大有不给个说法今天这事儿就没完的架势。

    而见到这几位老人,以及听到胡副院长的称呼,一些来医院较早的医生,已经猜测到了这群老医师的身份,一时间又惊又奇,在忙碌手上的工作时,也不禁小声议论起来:

    “疑难杂症科的主任杜老?这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啊!”

    “是啊,听说杜老刘老等人已经很少给人看病了,没想到这次居然也能过来。”

    “是啊,连杜老、刘老、肖老等人都能请动,咱们刘主任还真有面子!”

    “可我怎么觉得杜老他们愿意前来,完全是因为苏沐云苏医生呢?”

    “我也这样觉得!而且我感觉刘老对苏医生好像特别尊敬似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永福得癌症的事很少人知道,最主要是怕传到他的家人耳朵里,让他们担心。所以其它医生护士,就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儿,自然也就无法理解刘永福对苏沐云的恭敬从何而来。

    同样十分不解和好奇的,还有胡青城,虽然之前有被杜卫邦和刘永福亲自警告过,但他并没有太当回事,毕竟以杜卫邦和刘永福的年龄和资质,怎么可能真的将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毛头小子当太子爷去伺候?

    觉得只是苏沐云使了什么手段,甚至承诺了这些老医师什么好处,他们才会帮苏沐云说话。

    但现在看来,这里面似乎颇有门道啊!

    察觉了杜卫邦、刘永福等人对苏沐云那非比寻常的态度,胡青城尽管疑惑,但也不得不思考该如何来化解眼下这一难关。

    “杜老刘老,我不是那个意思,苏医生的水平我还能不了解吗?我只是觉得在这么多病人及家属面前,我们的医生应该稍微注意点形象。”胡青城笑着解释道。

    “可对待有些人,你不给点脸色,他还以为你在和他开玩笑,你说再多他也不会当回事。”杜卫邦看了一眼那胡少军,偏袒苏沐云的意思非常明显。

    那胡少军也是知道杜卫邦等人的,但与胡青城相比,他却并没有那么敬畏,心想着不过就是一个群倚老卖老的老头子而已。

    听闻杜卫邦这明显十分偏袒的话,他当即就变得很是不满,“杜老,苏医生医术水平可能确实比我高,但我说的也没有错吧?检测结果出来了,患者的胸腔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一旁的苏沐云什么也没说,以独特的手法,专心的替患者顺气,仿佛身边其它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真傻了?岔没岔气,这种东西CT能照出来吗?就像脾胃虚寒、心火旺盛,这些东西你让CT怎么照?”刘永福满是不屑的训斥道,他们都是传统老中医,对西医那套虽说不排斥,但骨子里却觉得中医更为博大精深,不是什么都可以用西医理论或数据来解释的。

    “可是……”胡少军明显很不服气,“可是科学的检查,总比肉眼凡胎看到的要更为可信吧?”

    他这话也得到了旁边许多医生的认同,虽然他们都没明显表态,但有不少人却暗自微微点头。

    苏沐云先救林欣月,后又救一名忆死三小时的病人,这两件事让他几乎成为了慈爱医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

    但也有些暗地里很是不服,觉得那不可是他运气好,瞎猫撞上死耗子。甚至有些有点资格的医生更是心生妒忌,觉得自己临床实践经验非常丰富,怎么可能还不如一个还没从二流医学院毕业的实习医生?

    所以见刘少军为难苏沐云,他人潜意识里就很是高兴,想要从山观虎斗,最好是苏沐云能够吃个大亏,他们心里就会爽快。

    “我并不是否定中医理论,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部分中医理论和经验,确实没有科学仪器来得更为迅速和准确了。”

    见有不少医师都向自己投来期待的眼神,胡少军更为得意了,越说越来劲,“我觉得我们应该向前看,在这个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代社会,我们更应该……”

    “咳咳,咳咳咳!”

    就在胡少军准备长篇大论的讲述自己的医学观念,想要给在他看来已经生锈的杜卫邦、刘永福一众老顽固好好上一课时,在苏沐云的疏导下,那名原本已经昏迷的患者,却突然间剧烈的咳起嗽来。

    醒了!

    病人醒了过来,苏沐云没有借助任何设备,也没有进行任何手术,短短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一名深液昏迷的病人,便在他的手上很快清醒了过来。

    这一刻,胡少军顿时变得哑口无言、面红耳赤。因为这一幕来得太过意外,也太过突然,太过无情了,就像一记无比响亮的耳光,在他最为得意的时刻,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颜面扫尽,灰头土脸!

    被事实直接打脸,胡少军无言以对,再也找不到任何言语来为自己的丢人现眼找借口。他无比尴尬的站在人群中,狼狈不堪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辈子都不再出来见人!

    真的是太丢人了!

    丢到姥姥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