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4章 遇到同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14本章字数:2140字

    时已深夜,再加上下了雨,街道更显得空旷寂寥,偶尔有小汽车飞驰而过,在细雨中激出哗哗一阵声响,随后消失而去。

    苏沐云开车出了小区不久,眼神敏锐的他,立即就发现小区门外不远处,停着一辆银色面金杯包车。车灯全关,车窗却滑了下来,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坐在副驾驶位上抽着烟,时不是地的贼眉鼠眼的瞅着小区门口。

    “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好人。莫非就这老小子跟踪刘倩芸?”

    苏沐云心里猜测着,然后就下了车,打着伞笑眯眯地走上前去,敲了敲车穿玻璃,问道:“哥们在这里干啥呢?”

    络腮胡子一直盯着小区门口,自然也看到了苏沐云,此时见苏沐云正对着他走来,一直挡住了他看门口的视线,就很是烦躁地说道:“滚一边去,有多远滚多远,别坏了哥的好事儿。”

    苏沐云向车后面瞄了一眼,发现后座上还坐了四五个人,个个都一脸的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人。

    再往暗处一细瞧,发现这些人个个都带着凶器,砍刀、钢棍什么的,也不知要干些什么恶事。

    “你们是过来找人的吧?”对于中年男子的驱赶,苏沐云置若罔闻,笑着问道。

    络腮胡中年男子斜了苏沐云一眼,发现他还堵着自己的视线,再打量一脸苏沐云,看他清秀文弱,也就更没把他放在眼里,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度,喝道:“哪来的小瘪崽子,让你滚蛋,听见没!”

    “你们是不是在找刘倩芸?”苏沐云不接话,只是自顾自的问道。

    一听刘倩芸的名字,络腮胡子心中一动,眯着眼睛看着苏沐云,说道:“怎么?你认识她?”

    “是啊!她是我同事,她让我转告你们,不要再骚扰她了,不然让我好好地收拾你们一顿。”苏沐云微笑着说道,一脸的人畜无害。

    坐在后排的那几个人听到苏沐云这句话,也一脸好奇地滑下车窗,可是当他们看到苏沐云那弱不禁风的样子,顿时就哈哈狂笑起来。

    络腮胡中年男子也笑了,对身后的一名长脸青年说道:“长脸,我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吗的,他说什么?”

    “他说,要好好地收拾我们!”长脸青年笑得前俯后仰,“吗的,这小子是不是德云社出来的,说相声呢?就他那手无缚鸡的小受样儿?我一个屁就能把他崩飞咯!”

    “小受是什么?”苏沐云一脸的茫然,很是好奇的一本正经的问道。

    苏沐云虽然继承了宿主的记忆,自然知道小受是什么意思,这里装疯卖傻,无非是故意戏弄这些鱼楠而已。

    络腮胡子笑得更暧昧了,对长脸青年说道:“长脸,你不是最好这口吗?今晚上把他收拾了,抬到咱们那里,你好好疼惜疼惜他,弄得他舒服舒服,以后保准他哭着喊着跟着你……”

    长脸闻言精神一震,兴趣大增,仔细一看,发现苏沐云还真是清清秀秀,唇红齿白的,心想着如果能将其收为自己的裤下之臣,还真是一件美事。

    不过终究觉得下雨天打架弄湿衣服不美,就笑道:“这下雨天的,弄得湿哒哒的,不舒服啊……”

    “就是湿哒哒的才舒服啊!靠,你真得把这事儿办了,你把他弄舒服了,他和刘倩芸是同志,啊,不,我草,全被你带的,是同事,就有了情报,以后咱们想找刘倩芸还不简单么?老大重重有赏啊!肯定提拔你当主管。”络腮胡子的笑容更猥琐了。

    众人哄堂大笑,十分轻蔑。

    看着这帮人在那讨论谁下来收拾自己,苏沐云哑然失笑,这些垃圾还真没把我放在眼里,难道没有感觉到我脸上虚假笑容掩藏下的杀机,自己柔弱外表下所散发出来的王霸之气?

    长脸觉得络腮胡子的建议还真有那么点歪理,想起那丰厚的赏金,他笑嘻嘻地下了车来,对苏沐云说道:“过来,挽着我的胳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罩着你。”

    “干嘛要挽你的胳膊?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过来是要收拾你们几个别鳖孙的。”

    苏沐云一本正经地说道,只是在胳腮胡子中年男人看来,是多么的可笑。就这小身板,瘦得更排骨似的,都不够我们塞牙缝的。

    “小逼崽子,你知道什么叫漏做漏嘚吗?哥给你机会,你不知道珍惜,那可就别怪哥对你不温柔了!”长脸一步步向苏沐云逼近,很夸张很猥琐地笑,露出被烟熏得又黄又黑的大板牙,看着就令人反胃。

    苏沐云扫视周围,发现并没其它人在场,笑容就更浓了,说道:“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滚蛋,发誓以后再也不招惹刘倩芸,以后见到我和她都躲得远远的。否则的话,哥们儿动起手来,可不知道轻重啊,万一不小心伤着你们,那多尴尬。”

    “小王八犊子,给脸不要脸,娃娃亲他吗找死!”

    长脸脾气本来就有些暴躁,尤其是面对苏沐云这种细皮嫩肉的小男生的时候,更是喜欢显露他霸道和暴力的本性。

    心想着把这小子培养成受虐狂,那以后干起来就更美了。

    于是,他不由分说一个耳光向苏沐云抽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

    苏沐云拉着他的胳膊,顺势一带,那长脸便双脚离地,整个人就被苏沐云抡了起来,如同一枚炮弹一样甩出去,哐地一声砸在了车门上,车门瞬间严重变形凹陷进去,玻璃碎成无数片,四处飞溅。

    飞进车里的的玻璃渣子划在了络腮胡子的脸上,他伸手一摸,就是一手的鲜血。

    络腮胡子其实是一个爱美的男人,混江湖的时候,在脸上留下一道刀疤,他就留了浓密的胡子遮挡。

    他伸出头到穿外往后视镜上一照,就看到脸上出现一道更大的疤痕,跟老女人的老木耳一样向外翻着,丑陋不堪。

    络腮胡子瞬间难过得想自杀,成为一个花样美男是我的理想,我现在已经够悲催了,你还摧残我?

    进而这种难过就变成了对苏沐云的愤怒,你敢打我脸,我就毁你容,你敢毁我容,我就要你命!

    “草你吗的,老子弄死你!”

    怒气冲天地拉开车门,胳腮胡中年男子猛地向苏沐云冲了过去,抡起拳头就向苏沐云砸了过去,“小王八蛋,你他吗做死!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