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5章 刘倩芸遇麻烦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14本章字数:2237字

    胳腮胡中年男子被误伤了脸,怒火万丈,直接扑向了苏沐云。

    苏沐云冷笑一声,自然丝毫不惧,一把抓住他的拳头,然后一脚接着一脚地踢了过去。

    接下来的画面,就显得相当诡异了--络腮胡子被踢了,可又被苏沐云抓着双手,又飞不出去,整个身体就腾空起来,双脚就没有挨着地。

    另外四个暴徒一看苏沐云这身手,就知道遇到了狠人,没有贸然冲上来,而是从后座上拖出了砍刀、钢管。

    让苏沐云意外的是,居然还有两把猎枪--这些小混混没有张琛等人那么专业,也没有他们那样的装备,弄到猎枪在手,已然算是很不错了。

    两个手持砍刀的人,绕到苏沐云背后,举刀偷袭。

    苏沐云随手一抡,络腮胡子就腾云驾雾地飞了出去,狠狠地将持刀的二人砸到在地。

    但是,此时苏沐云也成了另外两个人的枪口下的目标。

    “开枪!弄死他!”

    络腮胡子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却愈挫愈勇,坐在地上,疯狂地喊道。

    砰!

    一声枪响,苏沐云连忙绕到车子右边,躲过子弹。

    砰砰砰,猎枪的声音在岑寂的雨夜里震耳欲聋,子弹打在车上,玻璃飞溅,刮在苏沐云脸上,生疼生疼。

    同时,两个持枪的歹徒,兵分两路,绕过车子向苏沐云迫近。

    苏沐云察觉到他们的位置,眼见他们将要将枪口对准自己,他将腹背受敌,心中一阵焦急。

    现在他只有阳会境修为,身体就算以灵力护持,也无法完全挡住破坏力惊人的子弹,故而不敢贸然冒险。

    情急之下,苏沐云单手扣在车门上,猛地一拉,只听嘎吱一声让人牙酸的声音响起,苏沐云将车门拉开,猛地一扯,又是一声刺耳的声音。

    车门被苏沐云生生扯下!

    苏沐云又如法炮制,扯下另外一个车门,这副情景让几人看到,吓得目瞪口呆,这家伙是人还是怪物?妈的,随手一扯就能把车门扯下?

    有车门在手,如同两个盾牌一般,苏沐云用车门护住身体,砰砰砰,枪声密集的响起,在车门上留下深深的弹痕,却再也无法伤及苏沐云。

    “妈的!”

    一名歹徒失声惊叫,发现子弹已经打光了,正准备加弹,却发现眼前一黑,躲闪不及,车门狠狠地砸在他的身上,直把他甩出四五米远。

    “呕”地吐出一口鲜血,这小子再也站不起来了。

    另外一个枪手见苏沐云如同一尊威风凛凛的战神一样逼近自己,吓得魂飞魄散,一边开枪掩护一边扯着嗓子喊道:“这小子是练家子,扎手,上车!撤啊!”

    几个歹徒立刻跳上车子,络腮胡子发动起来,向前疾驰,另外那名枪手见车子开到自己身边,打完最后几发子弹,也忙跳上了车。

    络腮胡子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轮胎与地面激烈摩擦,发出一股焦臭、难闻的味道。

    他直接由一档换到四档,车子速度飞速提高,如同一头发怒的猎豹一样向苏沐云急冲,开车的络腮胡子怒目圆睁,哈哈狂笑:“妈的,老子撞死你!”

    就在车子即将撞到苏沐云身上的一瞬间,苏沐云缓缓踏出一步,看似平淡无奇的一脚踏在柏油路面上,却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印痕,周遭一丈内的无数雨滴,愕然悬滞在看半空。

    另外一脚跟上,无数静止在空中的雨滴,骤然往四处激荡开来!

    络腮胡子眼见车子就撞到苏沐云身上,心中狂喜,狂踩油门车子的速度再次提高了几分。车子如同一头凶恶的猎豹,猛地撞了过去。

    他心中得意,想看看苏沐云被撞成一副什么血肉横飞的摸样,透过后视镜向后面瞧去,只见一个身影手持车门如同一条饿狼一样向他们飞速的追来。

    在雨夜之中,苏沐云冲破雨帘,带出一道银白色的雨影。

    速度极快,犹如一个鬼影一般,吓得络腮胡魂飞魄散!

    失声惊叫道:“开枪!他妈的开枪!把子弹全部打出去!”

    砰砰砰砰!

    丧心病狂的匪徒做着最后一搏,子弹如同雨水一般向苏沐云泼了过来。

    苏沐云走着诡异风骚的s型路线,将子弹尽数躲过,隐藏到路边一棵大树后,同时抡出手中车门。

    呼!

    一道破空之声呼啸着响起,那车门在苏沐云的巨力之下,化身一道最锋利的旋转利器,将探出车门外的两个不住开枪的手臂齐齐斩下!

    惨叫声中,车子狼狈逃窜,这些小混混根本不敢下车捡起他们的残肢,即使二十四小时内残肢可以再植。

    苏沐云站在雨夜之中,嘴角轻扬,捡起地上的残肢,催动灵元,使出一个“化尸咒”,将其化成一滩滩血水,血水被雨水一冲,瞬间踪迹全无。

    没人知道这夜晚发生过这么可怕的一场血战。

    “这些人为了对付刘倩芸,居然还带了猎枪,这其中恐怕不是简单的跟踪和图谋不轨那么简单!”

    苏沐云心中暗道,直觉刘倩芸必然是遇到了超乎想象的大麻烦。

    “凭借这车牌号等线索,倒是可以让张琛帮忙查一下这帮人的来路,以及真正目的。不行,这些人这么兴师动众的,连枪都带上了,把刘倩芸一个人扔我家,也不算安全。回去看看,再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想到这些,苏沐云也不去医院了,直接返回家中。

    敲了敲门,刘倩芸还没处,客厅里电视开着,茶几上有了一杯热水。

    刘倩芸似乎还没有没有安下神来,脸色有几分苍白,见苏沐云进来,就诧异地看着苏沐云。

    苏沐云指了指身上,胡言乱语鬼扯道:“走到半路下雨了,淋了个落汤鸡,我在办公室呆了一会,觉得有点冷,就回来换衣服。”

    “你骗鬼呢,那有这么快?”刘倩芸虽然心里不安,但显然智商还在,“老实交待,你小子是不是色心不死,又想打我什么主意?”

    “嘿嘿!”苏沐云阴笑,“被你发现了!所以你看,要不你从了我?”

    话一出口,苏沐云就愣住了,“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没人外人在场的情况下,我为什么就想和这刘倩芸开玩笑,气她甚至是调戏她?”

    苏沐云很是诧异,他上千年的苦修,心性早已坚如磐石,绝不会轻易被外物所影响。

    但刚才那翻话并不是他刻意说的,而是情不自禁的就说出来了,这只能证明一点,他的心性真的有了变化。

    他觉得自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圣人,而是变得越来越世俗,变得越来越像个平常凡人了。

    “红尘炼心,红尘乱心!一切随意吧!”身不由己的苏沐云,也不再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