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0章 待遇不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15本章字数:2312字

    第二天,苏沐云便叫来了张君义和程疏影,分别给了他们钱,以及相关的任务。

    二人都有着大量的人脉,当下便保证,绝对会给苏沐云整一个满意的医馆出来。

    随后,苏沐云又叫来了林欣月,当着张君义和程疏影的面,承诺让她持有医馆百分之十的股份。

    张君义和程疏影瞬间惊得目瞪口呆,那是又惊又羡,但却没有说什么。他们也知道,论交情,自己二人肯定比不上林欣月。

    当着两人的面优待林欣月,苏沐云确实是故意的,在他看来,同样走上了修行之道的林欣月,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对于这个单纯可爱的小丫头,他总觉得自己像是师父,忍不住有些想要照顾她,对她好的感觉。便也希望张君义和程疏影能够明白他的态度,从而也对林欣月颇多照顾。

    林欣月对于生意场上的事情没有太多概念,百分之十的股份她本来没觉得什么,但察觉张君义和程疏影的惊诧神色后,她才觉得自己肯定捡了个天大便宜,然后有些过意不去,想要推辞。

    “苏医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本来救命大恩都还没报,现在又怎么能再接受你给的好处。这医馆股份,我不能要!”林欣月扑闪着一双十分美丽的大眼睛,很是认真的对苏沐云说道。

    “行了,我让你收下你就收下,你向你爸要那么多钱,也算是有了交待!”

    对于林欣月,苏沐云明明很关心她,却总是以很严肃的态度去对待,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就像之前,明明很不想去参加她的宴会邀请,最后却还是心软答应了他。

    还有宴会上跳舞、弹奏古筝,都是自己在明显不愿意的情况下,却因为她的态度而改变,做出了妥协与让步。

    “对了,你那钱是我借的,这百分之十算是我的感谢,不算你投资,所以钱我会还给你!”怕林欣月误会,苏沐云又解释了一句。

    这么说来,白送?

    而且还比自己以花了六千万买到的股份多了一倍?

    听了苏沐云这翻解释,张君义与程疏影二人相互看了看,心里郁闷的同时,也有了一些异样的眼色,对于对林欣月在苏沐云心中的份量,二人也终于有了较为清晰的概念。

    林欣月看着苏沐云,明亮的大眼睛中有了一层雾气,也不知是感动还是别的原因,但总归没有再推辞苏沐云的好意。

    医馆的事情安排妥当,苏沐云又想起将来的布置,医修一道的阵法或禁制,自然是必不可少的。有了它们,不仅可攻可防,还大有助益于病人的身体,以及给他创造更好的治疗环境。

    前世,苏沐云所居之处的布置就极为神异,有如人间仙境。普通小病小伤的修行者,一进入就能完全康复。在他住所呆的时间长了,还能增长修为,延年益寿。

    一想到要对医馆进行布置,苏沐云就想到了所需要的材料。而这个世界当中,他目前唯一发现的含有灵气的东西,就是玉石。

    虽然一些首饰、摆件所用的玉料也不错,可这些玉料一旦开采出来,加工成成品,其中的先天灵气就会慢慢散发。

    这就好比人出生了之后,如果没有特殊手段的话,就会受到后天之气的慢慢侵蚀,逐渐衰老。玉也是这样,时间一长,这些玉料里的先天灵气就所剩无几了。

    所以最好的,自然是尚未开采加工的天然玉石,或者是玉中之精--玉髓。

    玉髓是质量更好、纯度更高的极品玉石。其中所含灵气不仅更为浓郁,而且结构也更为坚实,内中的灵气一般不会随后天加工或者岁月洗礼而流逝多少。

    玉髓不仅很耐消耗,而且本身就是玉石之精、玉石之母,所以其还有持续吸收灵气的特性,只不过比起人为的消耗要慢不少。

    不过这并不要紧,苏沐云的医馆本身就位于灵脉之上,而且他所布下的阵法,也有吸收灵气聚集的作用,所以并不用担心时间一长,玉髓会被阵法消耗一空。

    “苏医生,我也懂些赌石技巧,而且还知道几个不错的赌石玉店。要不由我陪你一起吧?”程疏影在东海打拼多年,自然比张君义和苏沐云要了解得多。

    “好啊,那就麻烦程总了!”苏沐云点头道。

    “张总,你要不要随我们一起玩玩?”程疏影又向张君义问道。

    “为什么不?”张君义一脸理所应当的道,“投资了苏医生的医馆,总公司可是给我记了一大功,也给了不少奖金,今天你们想怎么玩,我都奉陪!”

    “那行,咱们就一起去!不过你们可别叫我苏医生了,叫我苏先生吧!”苏沐云笑着说道,随后戴上了随时准备着的墨镜。

    三人相视而笑,也明白苏沐云现在确实是风云人物,不宜轻易露面。随后,程疏影与林欣月也一个戴了一个,他们长得太漂亮了,不遮掩一下,走到哪都要引起轰动。

    特别是林欣月,可是目前国内最知名的一线花旦之一,粉丝遍及全国无数。他要是被认出来,比苏沐云暴露的后果还严重,那就啥也不用干了,只能被粉丝围着要签名。

    来到赌石市场,程疏影带着苏沐云、张君义和林欣月三人进入了一家店中,苏沐云眼光一扫,便已经发现几块还不错的石料,能不能切出玉髓难说,但也勉强可以入手玩一玩了。

    四人都是有钱的主儿,这些少则几万,多也不过几十万一块的石料,他们根本没放在眼里,说说笑笑的,便开始各自挑选起来。

    林欣月什么全然不懂赌石,戴着个大墨镜,这里看看那里望望。

    这时,店里又进来几个人,打头的一个瘦高个侧着身子对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道:“孙总,您要赌石就要来这里,这儿的货都是正宗缅甸老坑原石,不是隔壁那些杂料能比的。”

    “嗯!”那被称做孙总的中年胖子点点头道:“我是相信你的,一会儿你帮我多挑几块好的,价钱不是问题,你看我可是带了钱来的。”

    那中年胖子说着朝后一指,就见两个壮汉各提着一个密码箱站在后面。

    “那是,那是!”瘦高个连连点头:“孙总出手总是那么不同凡响!不过有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一下,这赌石总是有风险的……”

    那孙总挥手打断瘦高个的话:“行了,一点小钱而已,图个乐子,只要你认真挑,赌输了我也不怪你!要是赌涨了,少不了你的一份好处!”

    “孙总就是大气!”那瘦高个夸了一句,转身对老板道:“曾老板,有什么好料都拿出来看看吧?我可是给你带了大客户来了!”

    这店家老板姓曾,做生意倒还规矩,虽然见来了大客户,还是道:“你们稍坐一会儿吧,等这几位挑完,你们再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