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4章 小虾不识真龙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15本章字数:2380字

    随后众人吃饭,从饭店出来时,苏沐云想着自己安排的后手,恐怕已经引发事端了,自己也该回去看看笑话。

    如果那孙总一行人没有选到,那他还得去还原,否则坑了其它顾客可不好,便说再想去看看石料。

    众人只当是苏沐云兴致来了,没有多想,欣然作陪。只是刚走到赌石铺子门口,众人便听见里面吵吵嚷嚷得不可开交。

    苏沐云嘴角一扬,暗道应该是自己之前留的后手发挥作用了。

    众人进了店里,只见孙总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地上一堆切开的原石废渣道:“帝王绿,你说的帝王绿在哪儿呢?”

    马利金看着一堆碎石,一脸懵逼,嘴里喃喃道:“按我以前的经验判断,这几块石头里肯定会有帝王绿的,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呢?这不应该啊!”

    “不应该,不应该,不应该你吗逼啊。”

    那挺着个大肚腩的孙总,气得脸都快变成帝王绿了,走上去一脚便将马利金踹了个狗吃屎,然后又狠狠的补了几脚。

    不过他下手较有分寸,并没踢要害部位,想来那马利金身上最多起几块淤青皮外伤吧。

    也不怪孙总如此失态,这几块石头都是店里最贵的那一批,其中最便宜的那块都要十八万,结果什么都没切出来,他这一下就亏了近一百万了。

    一百万啊,辛辛苦苦一年全白干了!

    对于孙总的踢踹,马利金心里有愧,也就屁都不敢放一个。守着几处要害,硬受了几脚,好在没被踹出什么大问题,他也就放了心。

    随后就蹲在地上,在碎渣堆里翻找着那本该出现的帝王绿,似乎仍然无法相信自己今天的判断会全部出错。

    自然,他还是只能失望收场,什么都没找到。

    店主曾老板也很有些惊诧,刚才马利金选的那几块原石他自然也有看过,当时他还好一阵担心和懊恼,觉得确实有很大的可能会切出帝王绿,心想着怎么之前就没发现这几块原石自己切了,现在摆这里让别人买到,一旦切出帝王绿,那自己真要肠子都悔青了。

    可事实却意外的离奇,那马利金选了几块都有很大可能切出帝王绿的原石,却连一块最差的玉石都没切出来,什么都没有,让那孙总近一百万全打水漂了,这让他这个店老板都觉得很是诡异。

    然而他又不能说什么,否则那孙总还以为是他和马利金联手,在故意坑他呢。

    就在这时,那孙总看到了刚走进店里的苏沐云等人,他脑子一转,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向马利金骂道:“好你个怪利金,竟敢跟人一起设局诓老子,你他吗的真是吃熊心豹子胆!不过老子的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你们给我等着瞧,这事儿不算完!”

    这孙总骂完马利金,又指着苏沐云一干人,明显就是在说马利金是和他们一伙儿的。

    “等等!”张君义不爽了,“你说谁一起设局?”

    “怎么,敢做不敢当吗?”那孙总一脸冷色,显然是愤怒不已,“你们之前那一幕都是演给我看的吧?故意切出块玻璃种,让我对这里的石料有所期待。然后再故意与马利金闹起来,好让我觉得他和你们不是一伙人。其实这一切都是你们故意安排的,以为老子看不出来吗?”

    那孙总人胖,这一上火,脸上脖子上就到处都是汗水。他将衬衣的扣子狠狠的解下一颗,然后又道:“我孙文熊在东海市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不是随便跳出几只阿猫阿狗就可以欺负的。你们等着瞧,老子会让你们把坑我的钱十倍百倍的吐出来,我……”

    “你叫孙文熊?”不等孙文熊把话说完,程疏影却是突然一皱眉,冷不丁向他问道。

    “怎么,你听过我的名号,现在害怕了?”孙文熊微微一喜,显然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认识自己,得意之下,竟又摆起了谱儿来,“如果害怕,刚才我损失的钱,你们双倍赔我,今天这事儿可以当着没发生。否则……”

    可是不等他把话说完,程疏影又有了下一步动作,只见她掏出了手机,直接播了一个号出去,那边很快接通,她问道:“诚意家居的东海负责人是不是叫孙文熊?”

    那边很快给了答复,她又问:“是一个秃了顶的大胖子?好,我知道了,你吩咐下去,我们实润集团下的所有商城和家居城,从现在起,全面终止与诚意家居的一切合作……是的,一切合作……违约金按合同走,该赔多少赔多少……现在立刻派人清场,务必让他们在今天之内,全部撤出我们的商场与家居城,明白吗?”

    啪的一声,程疏影说完就挂了电话。

    那孙文熊刚见程疏影打电话,还十分不屑,以为程疏影要叫人。叫人的话,他根本不怕,你能叫,我不能叫?

    后来听见对方正确的说出他是诚意家居的东海负责人,他心里却有些莫名其妙了,不明白程疏影到底要干嘛。

    直到程疏影报出实润集团时,他才反应过来,然后一下子就懵了,接着便是满脸的惊恐。而听到最后时,他整个人更是如同被人抽了魂儿一样,双目呆滞,沮丧到了极点。

    “不可能的,这女人肯定是在吓我,实润集团能够做出如此决定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其董事长,一个是董事长的女儿,也就是集团总裁程疏影。像他们那个层次的人物,分分钟就是数百万资金的来去,绝不可能跑来这小小赌石市场。对,这女人肯定是认识我,了解我的底细,所以故意搬出实润集团来吓我,她不可能是程总裁!”

    吓了个半死的孙文熊,想到这些,很快便又恢复了镇定,指着程疏影道:“打着实润集团的晃子就想吓唬我?你他吗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啊?”

    “你……”程疏影又惊又怒,怎么也没想到,一个还算较大的合作对象的分公司的负责人,居然是如此出口成脏的下贱胚子。

    张君义直摇头,看向孙文熊的目光里,满是悲哀和同情。

    苏沐云也看得乐不可支,向程疏影道:“程总,看来管理公司以运筹帷幄,也不见得全然是一件好事啊!就比如现在,下面一些小鱼小虾就不识你这真龙之身,胆大包天的敢冲撞甚至是骂你!”

    “叮叮叮叮……”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众人一找,才发现正是那孙文熊的衣兜里传来的。

    孙文熊听了苏沐云的话,心里就有些害怕起来,正思忖间,冷不丁被突然响起的来铃声吓了一跳,他拿出手机,一看来电之人,心里一下子就慌了,感觉刚才那个戴墨镜的女人,真的很有可能就是程疏影。

    不过一切还得等接了电话才知道!

    “王总,您找我……”

    “孙胖子,你他娘的活得不耐烦了,连我们程总也敢得罪?”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怒吼声。

    孙文熊下意识就看了程疏影一眼,急得都要哭了,“王总,到底怎么回事,你先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