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8章 这年代还针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16本章字数:2083字

    “杜老,”病人一就位,苏沐云立刻就吩咐起来:“给这个病人苯甲酸雌二醇4毫克,肌肉注射。另外,用250毫升葡萄糖溶液,稀释止血芳酸和止血敏,进行静脉滴注。病人失血过多,而且还有继续大量失血的迹象,我们必须得立刻将血给她止住才行。”

    杜卫邦点头应道:“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五个女学生这会儿是人心惶惶,同学的情况实在是将她们给吓的够呛,在将同学搀扶上查诊床后,她们齐齐望向了苏沐云,纷纷说道:

    “医生,赵静宜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拜托你一定要救救她呀,求你了医生!”

    “赵静宜?病人的名字?”苏沐云问道。

    “嗯!”那五个女学生齐齐点头。

    苏沐云又道:“如果你们能够安静点儿的话,我就能够治好她。但是如果你们一直这样叽叽喳喳的话,我可不能够保证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五个女学生连忙闭上了嘴巴,生怕自己一说话就会影响到这个年轻医生对同学的治疗。

    苏沐云将右手放在了赵静宜的左手腕上,进行诊脉。根据赵静宜的脉象,苏沐云立刻就判断出了,这是由于中气下陷而引的血崩,应该是以益气固本的治疗法则,来给予治疗。

    在找出了病因之后,苏沐云立刻就有了治病之法,人前也不好取花针,只得取了医院通用的金属针,用酒精棉球一一的擦拭消毒。随后,他将赵静宜的鹅黄色短袖上衣,向上掀起了一截,露出了白皙细腻的腹部。

    “你想要做什么?”

    苏沐云的这个举动,引起了旁边五个女生的警觉。尤其是之前在过道里面高声嚷嚷的那个短女生,更是仗着自己独特的大嗓门尖叫了起来。

    苏沐云扫了这五个警惕性过高的女生一眼,冷静的说道:“如果不将她的上衣掀起一截的话,我又怎么来给她扎针治疗呢?”说着,他的右手就捏着一根金属针,刺入了赵静宜肚脐下一寸半的气海穴。

    见苏沐云并不是想要猥亵赵静宜,而是要给她针灸以治疗血崩。五个女生齐齐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她们也对刚才怀疑苏沐云一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苏沐云快的将金属针刺入赵静宜的气海、足三里、百会和隐白等等穴位之时,杜卫邦也按照苏沐云的要求,将肌肉注射和静脉滴注的药剂全部都给配好了,用一只不锈钢托盘托着,从二楼快步的跑到了苏沐云的诊室。

    “先给她肌肉注射,再给她静脉滴注。”苏沐云立即安排道。

    “好。”杜卫邦应道,随后开始注射,手脚依然麻利。

    可是就在杜卫邦准备按照苏沐云吩咐的进行时,一个中年妇女尖锐而又焦急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很快在大厅中炸开:“静宜,静宜,你在哪里?”

    “是赵静宜的父母来了。”短发女生在听见了这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后,顿时出了一阵欢呼。她连忙跑到大家里,向一位妇女招手喊道:“伯父伯母,赵静宜她在这儿呢!这边!”

    一对中年夫妇很快就出现在了苏沐云的诊室里。

    中年男士穿着一套量身定做的黑色阿玛尼西服,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显的既尊贵又儒雅;中年女士则是穿着一身浅灰色的酷奇短袖夏裙,尽显雍容华贵。

    这对夫妇,正是赵静宜的父母,东海康威集团的董事长赵钱海和他的夫人向冬梅。

    刚一走进苏沐云的诊室,向冬梅就看见自己的女儿躺在查诊床上,上衣居然是被撩起了一部分,露出了白皙的肚子。因为苏沐云此刻正背对着她,所以她也看不清楚苏沐云的动作,只是看见苏沐云的手正放在自己女儿的肚子上面。

    爱女心切的向冬梅,误以为苏沐云这是在猥亵她的女儿,顿时大急,两步就冲到了苏沐云的身旁,伸手拽住了苏沐云的左臂,尖声叫了起来:“你在对我的女儿做什么?”

    向冬梅的手刚刚触及苏沐云的肌肤,就感觉到了一股刺痛从指间传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触电了一般。尖叫声中,向冬梅连忙松开了手,惊魂未定的看着苏沐云。

    苏沐云在这个时候微微的侧了侧身,以便能够让赵钱海和向冬梅看清楚自己手上的动作,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同时,他也解释道:“我刚刚为你们的女儿扎过针,这会儿正在替她行针。稍后,这位林医生还会替你们的女儿打针输液。你们女儿的病情虽然严重,但还好送来的及时,你们也不必担心。”

    在看清楚了苏沐云真的是在为自己的女儿进行针灸后,向冬梅悬着的心总算是能够放下来了。可是看着杜卫邦已经拿起了一次性针筒要给自己的女儿打针的时候,她又急了,连忙阻止道:“等等。”

    杜卫邦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向冬梅。

    “好了,不需要你们再为静宜治疗了。我们已经联系好了东海最好的国外专家,现在就要将静宜转送到东海第五医院去。你们放心吧,该给你们的医药费,我们一分也不会少给的。”

    向冬梅说着,就从手中提着的香奈儿皮包中,抽出了几张一百块的钞票,放在了一旁的诊桌上。然后又对苏沐云说:“你,赶紧的把扎在静宜身上的针给起出来吧。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在用针灸这一套……”

    “现在还没到起针的时候。”苏沐云转过身来,看了眼向冬梅,不亢不卑的说道:“你们女儿的血崩症状还没有得到控制,我建议你们还是让她先接受治疗,在止住了血崩症状之后,再转移到第五医院去疗养也不迟。”

    向冬梅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沐云这个一看就是实习医生的家伙,居然还敢驳斥她的决定,她不由的一挑眉头,冷哼道:“让静宜接受你们的治疗?别开玩笑了!你们两个一个老得拿针头手都发抖了,一个明显才刚从学校出来实习,感冒烧之类的小病都不知道能否治得好,居然还妄想着要给我家静宜治病。要是我家静宜出了什么意外,你们能够担得起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