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原来她的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47本章字数:1965字

    宫夜听到这里,眼底的笑意泛起,他身体靠到沙发的后背去,单手支撑着下巴,精明的深眸细细眯起:“姥姥,您不会是看中了今天在后花院撞了您一把的那个女孩吧?”

    付老太骂了句那些多事的保镖,拉起外孙的手,殷勤地说道:“阿夜,那小姑娘可水灵了,我帮你看过了,瘦是瘦了点,不过身材还可以,最重要的是,屁股够大,将来肯定能帮你生一个肥肥白白的好孩子。”

    宫夜无奈地笑了起来,眼神惺松:“姥姥,您能不要是个女人就说让她帮我生孩子好吗?想要嫁给我的女人大把大把的,只是我看不上罢了。”

    付老太一掌打在他的手臂上:“混小子!你眼光那么高,要挑到什么时候,就这么决定吧,让姥姥帮你物色一个,我看今天那小姑娘就行,妥妥的。”

    宫夜一额冷汗,他倒是好奇,到底是哪个女孩子,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搞定他家这位老活宝儿。

    蓝心心趁着洛教授查房的时间,偷偷潜入了他的办公室,想要翻看自己的病历。

    他抽屉里的病历太多,根本就很难在短时间里把她的找出来。

    正苦恼地乱翻着,忽然听见门外有些动静,她吓了一跳,立马躲到书柜后面的空隙里藏着。

    “洛教授,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女儿的病,她不能有事的。”

    蓝心心听见爸爸蓝琛的声音,整颗心往下沉。

    他的意思是说,她得了治不好的病吗?

    洛教授安慰地拍拍蓝琛的肩膀:“蓝总不要着急,其实你女儿的病现阶段并不算严重,只不过隐患很大,她这是罕见的创作昏迷后遗症,只要情绪到达或者超过身心所能承受的限度,她的身体神经就会控制不住地全身抽搐,轻者晕倒,重者会昏迷过去,甚至再也醒不过来。”

    蓝心心捂嘴,将惊讶和悲怆压下去。

    “洛教授,我女儿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现在的医学技术就没有办法把她这个后遗症治好吗?”蓝琛情急地问。

    “有是有,只不过……要到外国去治,我知道英国有一种临床治疗办法,可能能治令千金的病。”

    “去英国?要去多久?”

    “一年左右吧,而且要尽早去,越早越好,能够复原的机会越大。”

    “不行,现在她不能去英国。”

    洛教授不解地问:“为什么?现在是最佳的治疗时机,错过了就追悔莫及了。”

    “洛教授,不是我不想救自己的女儿,但是……但是她现在不能离开我,我们蓝氏就等着她……哎,不说了,总之,我不同意她到国外去治疗,你能帮我想其它办法吗?”

    洛教授叹了一口气:“如果不去英国,那就试试我的办法吧,我会用中医的办法帮她治疗,可是效果怎样,我不能保证。”

    “洛教授,我女儿的性命就全拜托您了!”

    至此,蓝心心终于明白,为什么她每次问起姚姨关于自己的后遗症,对方都支支吾吾的,不肯说了,原来,她的病可能会导致她再次昏迷,甚至再也醒不过来,醒不过来……

    然而,她的爸爸,却毫不犹豫地拒绝洛教授将她送到英国去治疗的建议。

    原因在于……爸爸没有说出来,可是她知道,是因为她即将要成为宫夜的妻子,她是他的筹码,能够为蓝氏带来希望,能令他得到宫夜的帮助,渡过危机。

    明明是阳春十月,为什么她却觉得那么冷呢?冷得她浑身发抖。

    等他们都出去了,她表情呆滞地走出洛教授的办公室。

    快下雨了,外面的天灰濛濛的。

    她一步步走向医院门口,精神恍惚,外界的声音和动静,全被她隔阻在外。

    难过,说不出的难过。

    当你被自己的亲人当成棋子一样利用,不择手段,甚至连你性命堪忧,他仍然义无反顾地把你往火坑里推……

    而且,他是你唯一的至亲。

    这种感受,这种仿佛被人用刀在胸口里狠狠地割了一刀的感觉,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她很迷茫、很无助、很害怕,世界那么大,可是真正关心她的人有多少个?

    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人吧?

    她在他们眼里,只是能够让蓝氏起死回生的筹码,如果她没有这个价值,她又将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

    蓝心心不敢再想下去了,整颗心已经鲜血淋漓,被挖空了一样。

    第一次,她感到万寂俱灰。

    点点滴滴冰凉的液体打在她的脸上、身上,她抬头,天上黑压压的都是乌云,前路茫茫看不清,雨如细线般降落,如她心里的眼泪,迷糊了整个世界,让人看不清真实的景象。

    蓝心心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丝毫不知道,她正置身于危险之中。

    大街上,“滴滴滴”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个女子表情茫然悲伤地站在大马路的中央,举头望天,望地,就是不看路,也不走开,不知道是不是又聋又盲的残疾人。

    一辆低调而尊贵的黑色迈巴赫里,司机被阻挡了去路,率先看见那个女子:“少爷,那个人好像是蓝家小姐吧?”

    宫夜抬头,看向司机示意的方向,皱起了好看的俊眉。

    “少爷,您说蓝小姐她”他转了一个脸的时间,宫夜已经不在车里了。

    她从吵杂的环境中回过神来,定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马路的正中央,左右看看,整个马路都因为她而堵塞了。

    有脾气差的司机探出头来,朝她大吼:“你这个疯女人是不是聋的?怎么跑到街上乱站!让开,我叫你让开!”

    蓝心心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管她个人有多么伤心绝望,都不应该影响到别人的生活。

    她想后退,却发现都被车塞着,无路可退,想前进,前路的车也在缓慢行驶中,她根本没有机会走出这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