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突然改变注意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47本章字数:2088字

    蓝心心身上那有些破损,脏乱的衣服让他看的有些不爽。

    蓝心心快气炸了,狠狠的甩开了宫夜的手,这个自以为是,刚愎自用的家伙,

    “你这样的有钱人怎么会懂,我就是吃方便面也不想吃你的大餐,宫夜,我不是你可以随意买回去的玩具,我已经离开蓝家了,你要买女人,找别人去,不要再来招惹我。”

    蓝心心朝着宫夜吼完,转身走到垃圾桶前,伸手就要将已经仍在垃圾桶里的泡面桶给拿出来。

    这样的行为,完全是出于和宫夜对着干的心情,在蓝心心看来,她现在倒是宁愿捡垃圾吃,也不要和他离开。

    “蓝楚楚,你以为你有资格拒绝我吗?”

    蓝心心的行为让宫夜极为的恼火,他神情一冷,抬手就打掉了蓝心心刚捡起来的包面桶。

    瞬间,泡面桶,泡面,还有那汤汤水水洒落了一地,弄脏了原本干净的地面。

    “你神经病吧,听不懂人拒绝,可恶,这一次我说什么都不会放过你。”蓝心心也被气的不行,她说完朝着宫夜扑了过去。

    这个可恶的男人,她蓝心心不嫁给她,宁愿做乞丐,还说什么资格,她现在什么都不怕了,咬他没商量。

    “啊!”一阵吸气:“蓝楚楚你属狗的,给我放开!”宫夜终于变的有些气急败坏了,那原本淡定如风的冷然形象,在这一刻终于崩塌。

    见宫夜这件,蓝心心突然不生气了,反而咯咯的笑了起来:“本小姐护食的天性,咬你是轻的。”

    小样让你骗人,还想骗色。

    “蓝楚楚你死定了!”宫夜怒从心起,原本只是想让蓝家从有希望到绝望,让他在出面彻底的践踏,可是现在他却想好好的折磨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居然敢招惹他宫夜,那就必须让她付出代价。

    “你做什么,我可告诉你,我和你没半毛钱关系,你抢我吃的我才咬你的。”蓝心心这才意识到了危险,看着宫夜一步一步的靠近,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开始防备。

    那张俊朗无双的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更是带着一种残忍的嗜血,似乎被抓住会被生剥活吞,那样子实在是可怕。

    她有些后悔了,刚才不应该说那么多的,见到他就该直接的跑掉,不对,她再怎么跑也跑不过车呀。

    欲哭无泪,蓝心心不断的后退,一双大眼睛盈盈泪光,心中却在大喊:谁能来救救她,这个人是魔鬼。

    “现在想求饶已经晚了,和我没有关系吗?可我偏偏要和你有关系,你说我们俩结婚,为夫是不是该好好的调教与你。”宫夜继续慢慢靠近蓝心心,说话的同时,嘴角的笑容更加的邪魅。

    “宫夜你神经病,鬼才嫁给你,我不会同意的,我说什么都不会嫁给你的,你死心吧!”蓝心心不知道怎么地,被他说的一阵的心慌,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但是、但是、这个男人也太小心眼儿了吧,她不过轻轻的咬了他一口,他至于这样嘛,绝了撅嘴,蓝心心感到委屈。

    “懒得再和你在这里继续耗下去,跟我走。”面无表情的说完,宫夜拉着蓝心心准备离开便利店。

    继续和蓝心心在这里耗下去,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宫夜还是觉得,直接将人带走,来的更快,管她在说些什么。

    “放开我!”蓝楚楚挣扎的想要甩开他的手,但却发现他的手就像是钳子一般的紧紧的抓住了自己,怎么甩都甩不掉。

    “女人,祝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宫夜已经学着不理会蓝心心那么多了,在她那里,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什么叫做视而不见。

    随后他的目光不怀好意的在蓝心心的身上看了几圈,带着冷笑让蓝心心一阵的心里发毛。

    “所以……”蓝心心的声音突然便的低低的,她总觉得后面不会如偶像剧里面说的,你做我的女朋友之类。

    而是有一种即将面临地狱般的感觉。这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所以我觉得买了你,回去好好的准备做我的新娘吧,还有我喜欢火热一点的,你可以回去学着怎么取悦我。”

    宫夜看着她,抬手轻轻的抚摸上了蓝心心的发顶,那温柔的动作,温柔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你做梦!”趁着宫夜一个分神,蓝心心一把甩开了宫夜的手,就要往外跑去,却被对方拦腰抱起,直接的扛着走出了便利店。

    两人这如喜剧性的情节,看的夜班的店员目瞪口呆。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放开我……”被宫夜抗在肩膀上的蓝心心,拼命的挣扎。

    奈何这如蚂蚁挠痒痒的动作,宫夜丝毫没有一点儿的感觉。

    还没喊几声,蓝心心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直接被宫夜好不温柔的动作甩进了车里,还不很巧的撞到了脑袋。

    那疼得蓝心心咬牙咧嘴的。

    “宫夜,你这是绑架,我要报警!”蓝心心快速的爬起身,摸着被撞的脑袋,继续对着宫夜嚷嚷。

    “蓝总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我作为你的未婚夫,也只是做了分内的事情,将你送回家而已。”

    宫夜转头看向蓝心心,说的好不温柔。

    这丫头都狼狈成这样了,精神还真大,竟然还这般的活蹦乱跳。

    很好,就是要保持这样的战斗力,他的日子才不会无趣,宫夜满意的点了点头,发动了车子。

    回到蓝家,蓝琛已经接到了宫夜的电话在门外等着了。

    “宫总裁,小女顽皮,还让您亲自送回来,实在是让蓝某汗颜,教导无方,教导无方,死丫头,还不给我回房间去。”

    蓝琛在看到蓝心心被宫夜平安无事的带回来之后,心里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出什么事情。

    但是在和宫夜客气的同时,嘴巴上对蓝心心却一点儿也不客气的端起了父亲的架子。

    “蓝总严重了,以后就是一家人,只是我希望你以后在外面对楚楚说话客气一些,比如死丫头,这样的话,我可不希望听到第二次。”

    宫夜对这个卖女求荣的蓝琛自然没什么好感,更何况他对他的仇恨更不可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