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跪地的哀求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48本章字数:2029字

    只是这个时候还不到摊牌的时候,恰当的时机,对于一个商人来说很重要。

    蓝琛自觉的忽略了宫夜后半段的花,宫夜的那一句家人,让他眼前一亮,这话代表什么?宫夜改变主意,愿意和蓝家联姻了?

    “宫总裁的意思是同意和我蓝家联姻了,小女何德何能,能得您的青睐,实在是三生有幸,只是这婚期我想越快越好!”

    蓝琛说着眼中都是激动,也毫不客气的将心里话说了出来,一点儿也不在意宫夜低看了自己。

    毕竟蓝家早一天和宫家联姻,公司就更多了一分的希望,现在的蓝氏企业,随时都有宣告破产的可能。

    只要和宫家联姻的消息确实了,到时候蓝家才能够从现在的困境中走出去。

    和宫夜联姻,就这连锁的效应,就能够让蓝家的股票在一夜之间从低谷走到巅峰,

    到那个时候,他就再也没有什么可担心了。

    宫夜不动声色的看着蓝琛脸上丰富多变的表情,他在打什么主意,宫夜岂有不清楚的道理。

    宫夜清了清嗓子,微笑的对蓝琛说道:“蓝家是老牌的世家,和蓝家联姻,也算是共赢的局面。”

    虽说宫夜在笑,可却是皮笑肉不笑,眼底依旧是一片清冷,共赢?哼,一堆垃圾的公司,谈何共赢。

    有时候高兴太早了,也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你们……我不嫁!我不嫁!”蓝心心不知道何时出现,她将两人的对话尽收耳底。

    看着自己的爸爸和宫夜互相吹捧的样子,她觉得十分的恶心,两个人居然问都不问她的意见。

    她是意见商品嘛,想买就买,想卖就卖?她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

    “蓝总,既然楚楚不愿意,那这合作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宫夜挑衅的看了一眼蓝心心,像是再说,要逼你嫁的可不是我。

    他可是充分的给了蓝琛选择的可能性了。

    “卑鄙小人!”蓝心心读懂了宫夜的这一招欲情故纵。

    这时,蓝心心突然的一下被蓝琛抓住了手腕,那力道,抓的她生疼。

    而蓝琛警告的眼神,让蓝心心咬唇不敢再说什么。

    她真的很怀疑,若她再多说几乎,她的手腕会不会被爸爸给捏断。

    紧绷着一张小脸,蓝心心眼神恨恨的看着宫夜。

    “怎么会,小女孩有些害羞而已,我会好好做她的工作的,只是宫总裁,这婚期最好是先定下来,我蓝家朋友好多都是在国外,也好安排,别到时候太匆忙了。”

    “蓝总说的是,只是这两天事情比较多,过两天再好好商量。蓝总,楚楚的工作可,您可要做好了,我可不想到时候在婚宴上见不到新娘,不然到时候,你应该清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笑里藏刀的说完,宫夜靠近蓝琛,在他的耳边又说了一句:“就算是嫁,我也要让蓝楚楚嫁的心甘情愿,明白吗?”

    两人这和谐般的互动,看的一边的蓝心心怒火直往外冒,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这么的狼狈为奸了,难道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在想这些的同时,蓝心心觉得宫夜这张帅脸之下,隐藏着一个魔鬼,而且还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

    “这个您放心,一定会让您满意的。”蓝琛连连朝着宫夜点头。

    “我的宝贝,过两天为夫再来看你!”宫夜突然靠近蓝心心,在她好不防备,做抽不及的情况下,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带着愉悦的微笑离开了蓝家。

    为什么看到蓝楚楚吃瘪,他的心情会这般的愉悦呢,宫夜不得其解,他相信,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无聊了。

    “李管家,送小姐回房,让人陪着,别想在离开蓝家半步!”

    宫夜走后,蓝琛吩咐李管家,将蓝心心送回了房间。

    蓝琛来到蓝心心房间的时候,看到她已经在姚姨的帮助下洗漱完毕,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

    而姚姨此时正蹲在蓝心心的面前,给她小心的擦拭着腿上的伤口。

    “老爷!”姚姨见蓝琛走了进来,有些畏惧的看了他一眼。

    之前他一直在找蓝心心,所以并没有来得及找她算账,可是现在……姚姨忍不住有些担忧起来。

    毕竟蓝心心离家出走,她也有失职之嫌,难辞其咎。

    “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突然,一声脆响,姚姨的头歪到了一边,左半边脸上,多了一个巴掌的痕迹,与此同时,整张脸因为蓝琛突然的这一巴掌,变的涨红涨红的。

    被打了,姚姨也只能低着头不敢吭声。

    “老爷,是我的错!”姚姨一直跟在蓝心心的母亲身边,虽然不是管家,可是地位也和管家一样的,这么多年哪里受到过这样的打骂,一时之间,委屈化成眼泪,流了下来。

    “爸爸,你干嘛打姚姨,姚姨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自己要离家出走的,门也是我反锁的。”

    姚姨被打,蓝心心的心里也不好受,她站起身,将姚姨护在身后,对蓝琛说道。

    姚姨对她来说就和母亲差不多,虽然不是生她的母亲,却照顾了她这么多年,就连昏迷的那三年,也是姚姨在身边照顾她的。

    “哼,你要知道,你若是不嫁给宫夜的话,姚姨不仅仅是挨一巴掌,更是要露宿街头了。你要自由,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蓝氏好几千人会因为你的决定,要下岗,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决定要居无定所,多少家庭要陷入困境,这些,你有没有想过。”

    蓝琛话锋一转说道,他决定以情动之。

    说完这些花,他蓝心心眼神挣扎,他就知道自己的女儿从小心就软,不会见死不救。

    “爸爸,我才19岁,你说的这些不是我一个19岁的女孩儿该承受的,想我这么大的女孩儿,她们还都在无忧无虑的上学,而我呢,却要因为你公司的危机,去嫁给一个没有见过几面,甚至不爱的男人,这样你绝对对我公平吗?”

    蓝心心何尝没有想过这些,可是这包袱会她来说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她想扛也扛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