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都离开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48本章字数:2081字

    两人突然的离开,让蓝心心顿时觉得原本还算“和谐”的包厢气氛,顿时变得诡异无比。用眼睛的余光看了宫夜一眼,蓝心心放下手中正准备开吃的小龙虾,顾不得油腻腻的双手,小心的搬起屁股下的软椅往一边挪了挪,和宫夜稍微拉开了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谁知道下一秒宫夜会不会扑过来,这男人的危险,蓝心心可是早就领教过的。如果不是早上碍于蓝琛的威信,她可一点儿没有要赴约的打算。

    这小动作没有逃过宫夜的眼睛。只见宫夜眼睛突然冷冷的扫在了蓝心心的身上,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她,一眨不眨。

    他那是什么表情,这都不高兴了?扁了扁嘴,蓝心心尴尬的对宫夜撤出了一个笑容,继续吃她的小龙虾,现在这个时候,只有吃让她最自在。

    “你、你别看这我吃啊,我吃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你、也吃。”别看了,蓝心心真的很想对着宫夜一声大吼,这个男人有病吧。但是出口的话,缺顿时若了十个分贝,变得软绵绵的。

    我去,她什么时候这样和这个家伙说过话,今天她是哪根筋不正常了。

    宫夜看这蓝心心的眼神忽闪了一下,他收回视线,声音平稳,不带任何情绪的开了口:“你先吃,我出去下,很快回来。”

    走出酒店的宫夜,很快就看到了宫哲,他大步的走到跟前:“哲,安晴呢?”

    “哥,你说你做的叫什么事啊,你刚才的举动太过分了。就算你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也不至于在安晴的面前表现的那么亲昵吧,从你的眼神中,我看的出来,你根本不爱那个女孩儿,既然不爱,为什么还要和她结婚,她那么单纯,根本就不适合你。”

    顾不得身份,顾不得大庭广众之下,宫哲冷下了一张脸,将他心中的不满对宫夜发泄而出。为了蓝心心,为了安晴。

    宫夜这样的做法,只会同时伤害两个女人。

    一个是他心仪的女孩儿,单纯善良。一个是和他们兄弟一起长大的安晴,也是那么的大方美丽。宫夜怎么能够这样做。

    “安晴去了哪里?”皱眉,宫夜不理会宫哲对他的叫嚣。

    “你要去找安晴?那包厢里的那个即将成为你妻子的女孩儿怎么办,你打算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安哲指着酒店包厢的方向质问宫夜。

    “告诉我安晴在哪里?”现在宫夜只想知道安晴在哪里,对于蓝心心,宫夜相信,她的粗线条,顶多会为今天的事情对着他大吼一顿就会没事。

    但是心思细腻的安晴就不一样了,刚才在包厢对蓝心心做的事情,宫夜并不是有意在安晴的面前表现,那些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等他反应过来,就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和安晴解释。

    “开车回家了。”看到宫夜眼中的坚持,宫哲身上如烈火燃烧的气焰顿时烟消云散。既然大哥想要去找安晴,那他就留下来陪蓝心心吧。

    尽管现在这样的局面,让宫哲有些不知道怎么去再次面对蓝心心,但是他却更不想看到她因为宫夜生气或者失落的样子。

    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宫夜扬长而去。

    望着扬长而去的出租车,宫哲神情复杂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宫夜转身,打算回到包厢去陪蓝心心,电话却在这时响起。

    “喂……”

    “二少爷,不好了,老太太刚才晕倒了,我打大少爷的电话没人接,只好打你的了。”电话那边是福嫂慌张的声音,福嫂是专门照顾付老太生活起居的人。

    “什么!你是怎么照顾姥姥的,她现在人在哪里?块告诉我。”听到付老太晕倒,宫哲瞬间神经紧绷了起来,他神情严肃,一脸的担忧。

    现在,宫哲一心担心付老太的安危,而他原本迈向包厢的脚步,直接停顿,随后大步的朝着酒店外走去。

    一个人吃饭就是自在,吃饱喝足的蓝心心一脸满足的仰靠在软椅的靠背上,闭着眼睛,很不淑女的打了一个饱嗝。

    “姥姥,姥姥……您没事吧!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送您去医院。”几乎一路闯红灯,宫哲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了宫家,直接飞奔到了付老太的房间。

    “你这孩子,瞧把你急的,奶奶没事,就是刚才血压高了一点儿,什么晕倒,哪里都福嫂说的那么夸张,就是晕了一下而已。”付老太半躺在床上,见赶回来的宫哲对自己一脸紧张,连忙安抚。

    “小子,你当我是你们宫家养的废人,还是在怀疑我的医术?”

    整颗心都放在付老太身上的宫哲,从进门的时候,就感到一股阴风阵阵,直到这道阴冷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宫哲这才领悟。

    “原来是于飞大哥啊,看你说的哪里话,有你在,姥姥我一百二十个放心,刚才只顾得关心奶奶,倒是忽略了你,别介意,别介意。”

    宫哲转过身,对上于飞一章:阴沉的脸,于是带着几分赔笑的说道。

    于飞是宫家的家庭医生,同样也是宫夜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于飞啊,晚上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人多热闹点儿。”付老太一脸笑眯眯,心情很好。

    “好的姥姥。”在宫家,于飞从来都不客气。

    滴答滴答……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蓝心心终于坐直了身体,她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中午两点半了,距离宫夜离开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个小时。

    难道她陪那个可恶的男人给放鸽子了?正当蓝心心这样想的事情,包厢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了一个高挑,脸带微笑的女服务员。

    “这位小姐,打扰您了,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不需要,谢谢。”见状,蓝心心赶忙坐直了身体,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那女服务员摇了摇头,糗死了,刚才她那半躺的丑样子,一定被看到了。

    “您好,您这边一共消费两千三。”既然不再需要什么服务,服务员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账单,放在了蓝心心的面前,依旧一脸微笑,很有职业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