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第一次吃霸王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48本章字数:2067字

    “我知道了,可是我还在等人,等那人过来了,我们在结账。”蓝心心抱歉的对女服务员笑了笑,接下了她手中的账单。

    女服务员离开之后,蓝心心瞅着桌子上已经被自己扫的惨不忍睹的盘子,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加到一起不过八菜一汤,就要两千三,也太贵了。

    不过还好,这顿是宫夜出钱。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刚才离开的女服务员再次的出现在了蓝心心的面前。

    “小姐,已经到了我们下午休息整顿的时间,请您随我过来结账吧!”

    几分钟之后

    站在结账柜台,蓝心心尴尬的看着收银,嘴角扯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个……我好像忘记带钱包了。”

    收银紧抿这嘴巴,看着蓝心心的眼神有说不出的怪异,最后她将视线落在了蓝心心的单肩背包上。

    蓝心心看出了收银的意思,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没有说谎,她拿起包包,将里面的东西全部一股脑的都倒在了收银面前的柜台上。

    手机、眉笔、指甲油、口红……甚至连卫生巾都有,可是唯独却少了一件东西,钱包……

    “我说了我真的忘记带钱包了。”长这么大,蓝心心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此刻,她真的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那收银看着她像是看着骗子的眼神,让蓝心心真的很不舒服,可是现在理亏的是她,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现在她要怎么办?

    一时之间,这种尴尬的处境,让蓝心心脑袋一片空白,没有了注意。

    在这样耗下去,她非要进警察局不可。

    “小姐,您可以给您的朋友打电话,让您朋友给您送钱过来。”一旁的女服务员好心的提醒蓝心心。

    这话让蓝心心近乎绝望的神情出现一道亮光,是啊,她可以找人帮她。

    不假思索,蓝心心拿起手机,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苏梅。

    滴……滴……滴……

    苏梅的电话无人接听。

    怎么会这样,给爸爸打?一定会被说,那给谁呢?又想了想,蓝心心找到了宫哲的电话,正要去打的时候,那个让蓝心心在心里已经骂了一万遍的宫哲竟然打来了电话。

    “楚楚……”

    “你个王八蛋,臭鸡蛋,我蓝楚楚今天算是彻底的认清楚你的为人了,什么约会,什么吃饭,我看你就是挖坑给本小姐跳。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没带钱,所以才饭吃到一半,就故意放我鸽子,留我在这里出丑。”

    不等宫夜那边说话,蓝心心对准电话,就是一顿乱吼。

    盛怒中的女人,讲理对她来说是不可行的,胡搅蛮缠才是她的正确打开方式。

    “蓝楚楚,你给我闭嘴。”虽然蓝心心说的一副胡搅蛮缠,但是电话那边的宫夜却依然找出了重点……蓝心心没有带钱,没有付账了。

    “……”气鼓鼓着一张脸,蓝心心不说话了,她倒要看看宫夜想要怎么解释。

    “你现在让他们将酒店的经理找来,然后让他接我的电话。”宫夜面部紧绷,一脸不悦。

    宫夜现在正在赶往一个合作商的公司。

    在离开安晴家里之后,宫夜本想赶回公司,却接到对方愿意加价好他签约的事情,这才有了给蓝心心打电话的事情,却不想知道了这样一件事情。

    而令宫夜真正不悦的事情,不是蓝心心对他的谩骂,而是酒店经理的疏忽,因为在昨天宫夜订这间包厢的时候,就已经明确的告诉了酒店经理,他要和他的未婚妻吃饭。

    这已经表明了身份,但酒店经理却依然让蓝心心处在了这个尴尬的立场,更何况这酒店不过是宫家产业的一部分而已。

    “叫经理干嘛?你不会是想要他把我送去警察局吧,你可要搞清楚,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能那么对我,你听清楚了,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

    把她送到警察局,这是蓝心心现在最怕面对的事情,在她的认知里,宫夜绝对会一时兴起,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所以,尽管蓝心心很不想承认这个身份,但是这个时候搬出来用一下,是绝对没有错的。

    “未婚妻?想让你承认这个身份还真是不容易呢,为了让我帮你,你还真的会顺势上位。”还真是一个鬼灵精,宫夜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丫头将他想成什么人了,难道她真的怕他不帮她不成。竟然还和他打起了未婚妻的同情牌。

    “你快点儿过来啊,难道真的要对我见死不救吗?”蓝心心见这个时候宫夜还有心情在电话里和她开玩笑,她真的是急了。

    周围的这几个服务员,都对她一脸的鄙夷,好像在嘲讽她说:没钱还吃霸王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按照我刚才的话去做,我保管你没事,快去。”宫夜清了清嗓子,调整了一下声音,不在和蓝心心开玩笑,一脸正色的对电话那边的蓝心心说道。

    蓝心心看了看她身边的几个服务员,挑了那个刚才好心帮她的女服务员说道:“那个,能麻烦你去叫你们经理过来吗,我这边需要他接一个电话。”

    不知道宫夜让她叫经理接他的电话干嘛,蓝心心依然心中忐忑,对人说话的腰板依然直不起来。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就这样凭空消失,尴尬死了,尴尬死了。

    那女服务员狐疑的看了蓝心心一眼之后,转身离开去找他们酒店的经理了。

    十分钟过后,一个年约四十,国字脸的圆胖男人出现在了蓝心心的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疏忽了,造成您的困扰,真的很抱歉。”经理来到蓝心心的面前,一脸的赔笑,甚至看着蓝心心的眼神,还有些紧张。

    蓝心心没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手机交给了经理,这经理的态度好好哦,但是他紧张什么?

    “总裁,这件事情我回办好,让您满意的。”相对于刚才的紧张,此刻拿着电话的经理,额头已经泛起冷汗,那一脸紧张、担心和害怕的样子,给人一种上了断头台即将要杀头的错觉。

    那拿着手机的手,抖啊抖,蓝心心真担心着经理一个不小心将她的手机给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