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突然的一巴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48本章字数:2072字

    “咳、咳咳……”宫夜再喝第二口红酒的时候,被呛到了。

    “这么灵验,你这就被酒呛到了。”古风有些惊讶的瞪大了双眼,那丫头的嘴真的有这么毒准,那以后他还是好好的,尽量不要得罪了那蓝楚楚才行,他可不想吃饭吃到蟑螂。

    “我一会儿开车去蓝家,你今天不用陪我,早点回去吧,有时间多去酒吧坐坐,毕竟和尚的生活不好受,这整天憋着也会憋坏身体。”

    宫夜抬手拍了拍古风的肩膀,说的一副语重心长。

    “……”古风瞬间面部表情紧绷,额头黑线外冒。这家伙竟然这样直戳他的要害。

    古风哪里都不错,就是多年来不近女色,这一直都是宫夜想要突破的地方,可多年来,不管他给古风找什么样的女人,用什么样的办法,他就是雷打不动,毫不反应。

    有一段时间,宫夜都觉得古风生理上有问题,可是拉着他去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走了走了。”古风瞬间变冷的样子,宫夜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他说完,人已经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宫夜走后,古风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有些哀伤和无奈,他和宫夜是多年的好友,可是宫夜却不知道他有过一段让他至今都难忘的感情,这也是到现在,古风不愿意碰任何女人的原因。

    他相信,她有一天一定会回来,再次的站在他的面前,为了这一天,他愿意等。

    将白色的兰博基尼停在蓝家大门外,宫夜直接走了进去。

    “宫总,您怎么来了?”

    还没有走几步,宫夜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在他前面不远处的花园响起。

    宫夜抬头看过去,只见蓝琛竟然在傍晚,天快黑的时候,手拿着剪刀看似在修剪花园的花花草草。

    好安逸的心情啊!看来这老家伙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女儿就要嫁给他了,这就能够心安理得了吗?宫夜讽刺的勾了勾嘴角,朝着蓝琛走了过去。

    “我来找楚楚。”宫夜直接说明目的。

    “楚楚啊,那丫头从下午回来,就去睡觉了,估计这会儿还没起来,我让人去把她叫起来吧!”蓝琛将手里的剪刀放在了一旁的花架上,拿起花架上的毛巾简单的擦拭了一下双手,就要去叫人,却被宫夜给拦住了。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她,她的房间在哪里?”经历了“霸王餐”风波,那丫头竟然回到家就倒头大睡,心还真宽。

    说到这里,他好像还没有去她的房间看看呢!

    “二楼左转第二间就是。”蓝琛挂着一脸讨好的笑容,想都没有想的说了出来。他倒是一点儿都不怕蓝心心被宫夜给吃干抹净,反而一副将女儿羊入虎口的感觉。

    如果真的能坐实了宫夜和蓝心心的关系,那蓝琛就真的万事俱备了。

    这老家伙又在打歪主意,别有深意的看了蓝琛一眼,宫夜抬脚走进客厅,转身上了二楼,来到了蓝心心房间的门外。

    试着推了下门,竟然开了,宫夜挑了挑眉,走了进去,顺势将身后的房门关上。

    夕阳的余光洒在床上,将在床上熟睡的蓝心心照的格外的漂亮可人,直到宫夜走到她的床边,蓝心心依然沉寂在她的睡梦中,没有任何发觉。

    一身小猪图案的睡衣,趴在床上,半撅着屁股,这种睡姿……宫夜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只是觉得这真的很不雅观,实在不是一个淑女能够做出来的。

    但他眼前的这个女人,显然和淑女画不上等号。

    宫夜缓缓的坐在了床边,即便是这样的蓝心心,莫名的,内心的一股冲动让他难以冷静下来。

    正当宫夜想要慢慢靠近蓝心心的时候,蓝心心突然有了动作,她翻了一个身,一只手朝着宫夜的脸就打了过来。

    “啪……”躲闪不及的宫夜硬生生的接住了蓝心心打过来的这一巴掌。

    “蓝、楚、楚……”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宫夜瞬间恼火。只见他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的将蓝心心从床上给抓了起来,双手扶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摇晃。

    “恩……谁啊,别吵我,我、要睡觉,走开……”蓝心心没有睁开眼睛,皱着眉头,嘟着嘴巴喃喃的说句之后,像是感觉面前有一只苍蝇在飞一样,她喃喃的说完,手不客气的又挥了过去。

    有了上一次经验的宫夜,这一次怎么可能还让蓝心心得逞,只见他轻松的闪过了蓝心心又一个迎面过来的巴掌。

    “蓝楚楚,你给我起来,不许再睡了。”宫夜彻底的不悦了,他双手捏住了蓝心心的两个脸蛋,拉扯着,但力道不大,他的主要目的是想让蓝心心醒来,并不想弄疼她。

    这个丫头睡觉竟然这么不安分。

    “恩……宫、宫夜,原来你是啊,啊……你、你怎么在我房间,你给我出去,出去!”这下,蓝心心彻底的从迷瞪的意识里彻底的醒来。

    只见蓝心心瞬间瞪大双眼,吃惊的看着出现在她房间的宫夜,随后猛然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将宫夜从床上拉起,推着他,想要将他推出自己的房间。

    站起身的宫夜,在蓝心心那如同挠痒痒一般的力道下微丝不动,反而,他一个微微的侧身,将蓝心心拉到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

    “你做什么,给我放手,你信不信我喊人,你别忘了,这里可以我家,不是你能乱来的地方。”这个怀抱好温暖,被宫夜抱在怀里,蓝心心甚至都能一个抬头问道他鼻尖呼吸的味道。

    一股淡淡的Versace男士香水的味道,不浓不淡,味道刚刚好。这……她在想什么,回过神来的蓝心心开始用力挣扎,想要挣脱这个让她感到危险的怀抱。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蓝心心甚至觉得这个时候,宫夜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危险性,像一只随时都有可能将猎物扑倒的狮子。

    “别动,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下一刻我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宫夜双眼微微眯起,他低头,对蓝心心说话的声音,比平时又低了几分。

    微眯起的双眼有一股情绪在游离的边缘,像是随时都要冲破边缘的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