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喝醉酒的古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51本章字数:3071字

    “你给、你给老大打电话做什么、难道你还怕我不给你酒钱?怎么说我们也是多年的朋友,你怎么能这么、这么对我!”此时的古风神志已经没有几分在线了,他怕在吧台上,微微抬头,眼神涣散,口齿不清的对着刘思韵说道。

    下午三点多,酒吧里零散的坐着四五个客人。看杂志,敲打着笔记本电脑,小声的打着电话,谁也没有去注意吧台喝醉的古风。

    毕竟醉汉在酒吧这种地方,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哼……行啊,那你现在把你喝的这些酒的钱拿出来,一共是……五万八千块,我要现金,而且现在、立刻、马上就要,你有本事给我啊。”

    刘思韵冷哼了一声,他没好气的给了古风一个白眼,随后将古风喝的酒瓶子数了数,朝他摊开手掌,一副你拿的出来,我这里的酒任你喝的表情。

    要知道,这家伙喝酒不和普通的酒,专门点他这里又贵又烈的酒喝,大口大口的往肚子里灌,好像这些酒和他有多大的仇一样。

    打电话给宫夜,让他来救场啊!刘思韵摇了摇头,他可不认为宫夜那个家伙会救他。

    不过这家伙为什么好好的跑到他这里来买醉?

    刘思韵想到这里,推了推古风的胳膊问道:“喂,你今天是发什么疯,好好的喝这么多酒干嘛。有什么不开心的,和哥们儿说说,或许我还能够开解开解你。”

    认识这么多年,古风很少碰酒的性格,刘思韵还是清楚的。

    “呵呵、呵呵、呵呵……”古风慢慢的从吧台上抬起了脑袋,他没有回答刘思韵的问题,看着他不等的傻笑,傻笑的同时,一滴眼泪从他的眼中滑落。

    一个大老爷们儿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刘思韵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正要再次开口,就看到宫夜已经走进了酒吧,在环顾了四周之后,朝着他们两个的方向走去。

    “怎么回事?”走到吧台的宫夜,看了一眼“装疯卖傻”的古风,皱眉问刘思韵。

    “谁知道这小子发什么神情,一会哭,一会笑的,其实我在想,他会不会为情所伤啊,可是这几年没有见过有什么女人,在他的身边打转啊。”

    刘思韵趴在吧台上,一手支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古风说道。

    “就是为了女人。”宫夜虽然只见过尤梦瑶一次,可是他从古风看那个女人的眼神中,他就看出了古风对她的在乎非同寻常。

    “真、真的有一个女人啊,谁,叫什么名字,快告诉我,我要知道。”刘思韵听到宫夜的话,像一个八卦的妇女一样,一脸的兴致匆匆。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叫尤梦瑶的女人将他搞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坐在了古风的身边,宫夜的表情已经相对于刚才好了很多。

    刘思韵很自然的转过身去,给宫夜倒了一杯威士忌,放到了宫夜的面前。

    “尤梦瑶?感觉是一个另类的存在,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你知道的高告诉我。”

    刘思韵依然不死心的追问。

    “什么尤梦瑶,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女人的名字,从此以后,我不要再见到这个女人,永远的不见。”

    听到两人再说尤梦瑶,原本爬在吧台上的古风,猛然的一下抬起头来,神情激动的朝着两人喊道。

    刘思韵的脸上架了一幅金边眼睛,看着挺斯文,白白净净的,可是只有认识他的人知道,一个视力1.5的他,带着一副眼镜,只是为了装样子。

    平光镜而已,没有任何的用处。尽管这样让他看起来很斯文,一幅文艺青年的样子,但是那偌大的脑子,和他的斯文的外表,却丝毫不成正比。

    而那一脸醉意朦胧的样子,瞬间消失不见,酒意也瞬间清醒了很多。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古夜喝了一口酒,问道身边的古风。

    “我等了她三年,她终于回来了,可是、可是她竟然……”古风说道尤梦瑶的时候,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她怎么了?”刘思韵追问。

    “你不去做八卦记者,实在可惜。”有些受不了刘思韵八卦的个性,宫夜面无表情的讽刺。

    “别打岔,你快说,再不说,就给我滚出这里,老子不伺候了。”

    他都好奇的要死,可是这折腾了半天,等了半天,他硬是倒现在一句话都没有从古风的嘴巴里问出来。

    “她竟然怀着别人的孩子,要我和她结婚,为的就是让我给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她说,她不想让她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终于,古风在宫夜和刘思韵的面前,将他为什么这么痛苦的原因说了出来。

    他虽然深爱着尤梦瑶,如果她还不想和他结婚,他愿意继续等下去,但是他不是圣人,他做不到让一个别的男人的孩子,挂上自己的姓。

    说他古板也罢,甚至说他思想封建也可以。

    本身就作为孤儿的古风,最想要的就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组成一个自己的家,为此他一直在等着她回来。

    不愿意将就她意外任何的一个女人。可是她现在竟然那样对待自己,甚至为了她肚子里那个还没有成型的孩子,跪在地上求她。

    这对古风来说,兼职是莫大的嘲讽,像是在嘲讽着他这三年来死心塌地的等待。

    “什么?这是真的吗?也太狗血了吧!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我帮你去找她理论去,我虽然不打女人,但是也绝对不能就这么轻饶了她,太可恶了,竟然敢这么欺负我兄弟。”听完古风的话,刘思韵顿时瞪大双眼,一脸的愤愤不平。

    这可不是在演电视剧,而是活生生的发生在他朋友身上。

    “你给我坐下,难道你没有发现酒吧里的其他人现在都在看着你吗?”宫夜没好气的呵斥着刘思韵,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这小子一直不能多张个脑子,还是这么冲动。

    不管两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尤梦瑶让古风做了太监,那也是古风自己愿意的,别人可没有一点儿强迫的意思。

    男女间的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再说,就算刘思韵这样气冲冲的跑过去找上了尤梦瑶,宫夜敢保证,最后被收拾的一定是刘思韵,而不会是尤梦瑶。

    虽然和尤梦瑶只见过一次,短暂的相处之后,宫夜就已经看出了尤梦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但是却没有想到,古风会这么快就变成了这幅模样,那女人的本事,看来比他想的还要大。

    “她现在人在哪里?”宫夜见刘思韵闭上了嘴,这才又问道古风。

    “她现在在我家。”又灌了自己一大口的烈酒,古风说道。

    他都喝了那么多了,为什么却脑袋还是那么的清醒,难道……“喂,你这酒该不会是假的吧,竟然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古风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让全酒吧的人都听到了,只见他的声音刚落下,刚才已经收回视线的其他顾客,又刷的一下,齐齐的看了过来。

    “你给我闭嘴,你想让我的店关门不成,天知道我这里的酒再真不过了,你小子可别忘了,你和宫夜都是股东之一,难道你想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不成。抱歉、抱歉他喝醉了,各位继续,各位继续。”

    刘思韵赶忙的捂住了古风的嘴,呵斥完他之后,赶忙的看向酒吧的其他顾客,洋气几分怪异的笑容,对着那几名顾客解释。

    “该面对的事情总要去面对,你在这里买醉也终究不是一个办法,我现在给你一个解决现在困境的办法,要不要听?”

    宫夜看着古风,缓缓的说道。

    “什么办法。”古风坐直了身体。

    “你想要继续和那个尤梦瑶在一起吗?你想要以后让她做你的妻子吗?先回答我这两个问题再说。”

    宫夜没有立刻说出办法,而是话锋一转,这样问道古风,说完又端起酒杯,优雅的喝了一小口的威士忌。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是因为古风的原因,宫夜此刻竟然有些想要立刻去见蓝楚楚的感觉。

    “我、我想要和她在一起,但是我没办法接受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太意外了,根本已经超出了我能够接受的范围。”

    摇了摇头,古风说的一脸痛苦,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尤梦瑶了。

    因为这件事情,他已经几天都没有好好地睡觉了,眼瞎的阴霾中的有些吓人。

    “那就回去告诉她,打掉孩子,我们继续在一起,如果她执意想要留下这个孩子的话,那你就和她分开,两个人以后各走各的路,全天下的女人又不是死光了,再说凭你的条件,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一个尤梦瑶,根本就不算什么。”

    宫夜看着古风,睫毛煽动了几下,深邃的眼睛似乎充满深情,可是说出去的话,却是那么的冷绝。

    “让她拿掉孩子?”

    宫夜的话,让古风慢慢的从吧椅上站了起来,他喃喃自语的说道。

    他之前只为了伤心难过,却忽略了这个细节,但是那样的一个生命,他有权利去剥夺他来到这个人世的权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