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我就是要拖着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51本章字数:3115字

    刚才想到姥姥,宫夜自己也突然有些不放心,这两天因为太忙都没有去看她了,不知道姥姥恢复的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飞快的加速,跑车嗖的一声就出去了……

    看着宫夜离开的背影,蓝楚楚一脸愤怒的坐在沙发上,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她恶狠狠的蹂躏着眼前的抱枕,抱枕因为不堪重负在她手里变化着各种形状。她的眼里像是在喷火,浑身散发着请忽靠近的气息。

    愤怒让她的脸有些变形,精致的妆容看起来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她丝毫没有觉得什么,愤怒让她只剩下发泄,她恶狠狠的拍打着抱枕像是泼妇一般。

    佣人们都去做各自的事情,就算在客厅的也不敢出现在蓝楚楚眼前生怕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她发泄的声音。

    半响蓝楚楚看着诺达的空房间半响把抱枕随意的丢在沙发上站起身,直接打车回到蓝家。她与其在这里生闷气不由回去找蓝琛想想办法,她不想这件事就这么下了定论。

    蓝琛正在家里浇灌着花花草草,各种各样的花草在风中摇曳着身子,像是在风中跳舞,花香扑鼻,绿色的叶子上水珠像是顽皮的孩子滑动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靓丽的光芒,空气中因为细小的税务折射出小小的彩虹,美轮美奂的景象丝毫没有走进蓝楚楚的心,她没有心情,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婚礼的事情。

    她看什么都一脸烦躁,她脑海里满是宫夜的话,她现在只想让婚事确定不想再起风波,可是宫夜的做法让她心里有些不安,情绪随即爆发。

    “爸,宫夜酒店,婚纱,钻戒,请帖全部都准备好了,但是丝毫没有初六和我结婚的意思”蓝楚楚红着眼看着蓝琛,因为愤怒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眼里直射凶光。

    眼泪伴随着她的动作掉落在地上,鼻子因为哭泣而有些堵塞,她恶狠狠的拽着一群一脸委屈,说话的时间双脚还不停的在地上剁着,像是要把地跺串一般。

    听到蓝楚楚的话,蓝琛放下手里的水壶一脸阴沉着脸看着蓝楚楚询问道:“他当真这么说?”一想到蓝家和宫家的联姻,蓝琛所有的心思都没有了,他只想蓝家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次。

    “他就是这么说的。”蓝楚楚咬牙切齿的说道,眼里还带着一抹愤怒,他这就算是说话不算数,说好的结婚现在突然就留变卦了,甚至都没有和她商量,婚姻就像儿戏一般,说变就变,她如何能接受这样的变卦。

    蓝琛皱着眉头看着蓝楚楚询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脑海飞速的运转思索着他这么做的理由,可是思索了半天却发现宫夜丝毫没有理由这么做,倘若不想结婚又为什么做准备,可是做了准备却不打算结婚,这就更加奇怪,难不成他心里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只是告诉我之后就转身离开。”蓝楚楚是彻底被宠坏的大小姐,自然看不胡宫夜在顾忌付老太。况且她对付老太也没有太多的感情,自然不会朝着这个方向想。

    “先进屋。”蓝琛看着蓝楚楚头发凌乱,因为哭泣而整个妆容都毁掉的模样皱着眉头说道。

    蓝楚楚恶狠狠的擦了一把脸希望的看向蓝琛,她现在只想和宫夜结婚,倘若他要悔婚让所有人怎么看待她。她蓝楚楚才不想面对所有人怪异的眼光,就像是被人抛弃的小猫小狗,倘若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还怎么在朋友圈里立足。

    “爸,怎么办?”蓝楚楚像是找到了所有的主心骨,一脸热忱的看着蓝琛,眼底还带着深深的忧伤,她不想放弃宫夜如此优秀的人,他就像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自然也是蓝楚楚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你先别着急,我想想。”他自然不希望这件婚事就这么吹掉,他比谁都希望两人赶紧结婚稳定下来。他坐在沙发上一副思考的模样,眉头皱成一个川子,眼里还带着一抹凝重。看着蓝琛的模样,蓝楚楚安静的坐在他身旁,紧紧的盯着蓝琛。

    半响蓝琛皱着眉头说到:“你要不就先回来。”

    “为什么?”蓝楚楚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宫夜,她要是回来可是半点机会都没有了,她好不容易才住进宫家,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就算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只要在宫家总会没错的。

    蓝琛瞅了一眼蓝楚楚说到:“你从宫家搬出来看看宫夜的情况,给他来一个欲擒故纵。”

    “这样行吗?”蓝楚楚有些不安的看着蓝琛,欲情故纵倘若宫夜不上当怎么办?她可不想彻底失去这次机会。

    看着蓝楚楚一而再再的反问他,一脸不悦的说道:“有什么不行的,就这么说定了,你一会就给我搬回来。”他的心本就因蓝楚楚的话而不悦,现在看着他眼底的不信任更加不悦。

    蓝楚楚心里有些不舒服,可是宫夜的一句话打破她所有的镇定,她现在也只能依靠蓝琛,半响她不情愿的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她相信蓝琛会给她解决,她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蓝琛。

    而离开家的宫夜直接朝着医院的方向出发,沿途的红灯让他有些心烦,他只能耐着性子等待着,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宫夜连忙来到付老太所在的房间。

    付老太在医院的VIP房间,明亮的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花花草草在风中摇曳身子,窗外一片绿色,各色各样的话点缀着绿色的海洋。病床的对面还有一个小型电视机,主病房一旁是一个小型厨房和卫生间,厨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整齐的房间内摆放着真花。

    一旁的护理正在细心照料着付老太,看见宫夜进来连忙走到一旁把位置让给宫夜。

    “姥姥,你感觉怎么样了?”宫夜看着付老太半睡半醒的样子眼里闪过一抹心疼,随即勾起一抹微笑走到付老太身旁。

    付老太看着宫夜一脸开心,眼睛都笑成一条缝,连忙说道:“很好很好,你和楚楚的婚事怎么样了?”付老太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宫夜和蓝楚楚的婚事,她现在只希望自己的两个孙子找到心爱的女人相守一辈子。

    宫夜拉过一旁的凳子坐在付老太面前握着她的手说道:“我准备将婚事往后推迟,等到您好了在结婚也不迟。”

    听着宫夜的话付老太皱着眉头说道:“胡闹,婚礼怎么能退后呢,姥姥没事,到时候做轮椅去参加婚礼就可以。”

    “姥姥,在我心里你最重要。”况且她和蓝楚楚的婚礼只不过是为了报复蓝家,和付老太比起来婚礼简直不堪一击。看着付老太精神头还算不错宫夜也放下心来,嘴角勾着一抹微笑不复平日威严的模样。

    听着宫夜暖心的话,付老太心里一阵感动,可是她还是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听话婚礼正常结婚,姥姥还想早点做太姥姥。”

    “姥姥。”宫夜无奈的说道,他只想等到付老太健康才参加婚礼,他不想婚礼当天付老太坐着轮椅参见,他要付老太健健康康的,只是面对付老太宫夜说不出拒绝的话。

    花香飘散在空气中,一旁的红色花朵开的正妖娆,花瓣丛丛叠叠的垒在一起守护着花芯,虽然只是几朵花香却很浓郁。

    病房里除了这一抹亮色再无其他,宫夜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四周的环境,清一色白色看着就压抑,倘若不是付老太在医院比较好他都准备接付老太回家。

    “姥姥,你好起来比什么都重要。”宫夜看着付老太由衷的说道,他在在外是霸道总裁的模样,而面对付老太就显示普通的老人和孙子,眼里带着关心。

    “姥姥想你早点结婚早早当太姥姥。”付老太看硬说不行一脸撒娇的说道,缺失水分的脸皱在一起,宫夜丝毫不嫌弃反倒是有些好笑,都说来小孩老小孩,越小越像是小孩子,看着他不听话,一副撒娇的样子,哪里又铁娘子的风范。

    “姥姥,你看这朵花漂亮吗?”宫夜转移这话题拿过一旁的花对着付老太说道,袖长的手指中一朵花舒展身姿,与其说花朵衬托着他的手好看,倒不如手花朵在他的手里更加美丽。宫夜的手袖长,骨节分明,当真多一份显胖少一分显瘦。

    “姥姥说你的你听见了没?”付老太皱着眉头看着转移话题的宫夜,她只想婚礼如期举行完成她的心愿。

    宫夜像是没有听见付老太的话,拿过一旁的花三下五除二把上面的刺去掉带到付老太的头上,宫夜一脸满意的看着付老太说道:“看姥姥你多漂亮。”在红花的映衬下付老太像是年轻许多。

    付老太皱着眉头看着宫夜,眼里还带着一抹无奈,“你啊你。”看起来宫夜乖巧,但是他天生就倔强,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别人都无法改变,看着他一再转移话题付老太也不在强求,和他说着话。

    窗外的树木正开着茂盛,绿色和棕色在一起,杨柳在空气中垂动着,像是小姑娘的头发,树木在窗户上勾勒出张牙舞爪的身影,夏天生机勃勃的展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