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一章:学校报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51本章字数:3107字

    直到六点多宫夜才依依不舍的从医院离开,天色逐渐变黑,医院门口有些人带着病人在外面乘凉,一切躲在一旁默默垂泪,还有一些一脸平静似乎见惯了医院的生老病死。

    宫夜看着不远处的救护车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仿佛付老太要随时远离他,可是他却丝毫没有办法,他皱着眉头快速离开医院。

    路上的车辆丝毫没有因为天黑而减少,车灯勾勒出一道道痕迹,不远处的红绿灯氤氲着光芒,宫夜一脸平静的看着热闹非凡的道路,等到他回到家已经七点多了。

    他回到家的时候宫哲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书,一摞摞的书摆放在他面前,他皱着眉头似乎在找什么资料,俊美的脸色带着一抹思索,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手指在书上快速的翻动着。

    宫夜直接越过宫哲上楼,却没有发现蓝楚楚的身影。他不由的皱着眉头看着客厅的宫哲询问道:“蓝楚楚呢?”

    宫哲头都没有回的说道:“我不知道。”模样要多冷淡就有多冷淡,仿佛蓝楚楚是无关人员一般。看着他的样子宫夜眼里闪过一抹怀疑,之前他对蓝楚楚要多上心就有多上心,现在竟然一副冷淡的模样。

    他的眼里带着一抹探究,可是宫哲像是没有反应一般坐在客厅翻看着他的书,看着他这个模样宫夜也不在理会。他转身来到楼下找到小茹。

    看着宫夜的背影宫哲丝毫不为所动,眼里只剩下他的书,之前在宫家的是蓝心心他才会如此上心,而现在是蓝楚楚不见了对于他来说就如陌生人一般,丝毫不受影响,甚至她连他手里的书都比不上。

    书页在空中翻动的声音哗啦啦作响,安静的房间内唯一的声音,宫夜皱着眉头找到小茹,小茹正在打扫着卫生,看着宫夜连忙说道:“少爷。”

    黑白相间的女佣服合体的穿在小茹身上,她的脸色还带着一抹拘谨,似乎不清楚宫夜为什么会找她。

    “你有看见蓝楚楚吗?”宫夜皱着眉头冷着脸看着小茹,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不容靠近的气息。

    听到宫夜问话小茹连忙说道:“我下午看见小姐拖着行李箱气冲冲的离开了。”

    宫夜没有想到蓝楚楚竟然会如此做,眼里的不悦像是要溢出眼眶,脸色阴沉的站在原地,黑色的西装更加衬托着他犹如来自地狱的阎王。

    他挥挥手示意小茹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小茹犹如得到特赦顿时送了一口气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作为宫家的女佣她自然明白,不该管的不要管,不该知道的别问。

    正当宫夜有所动作的时候一旁的手机响起,宫夜看着显示的名字阴沉着脸接起电话。

    “楚楚现在回到家了,她一脸不高兴的正在家里生闷气,是发生了什么吗?”虽然对宫夜的做法很不满,但是蓝琛丝毫不敢语气不满,他想好措辞小心翼翼的询问着,试图从宫夜的嘴里得知什么。

    宫夜霸气的坐在沙发上,一脸平淡的听着蓝琛的话,对面的宫哲似乎找到自己想要的资料,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犹如雪山段冰雪融化,他和宫哲属于两个性格,他只想把所有的东西都扛起只要他轻松就好。

    “这件事你问蓝楚楚。”宫夜冷着脸说道,语气里丝毫听不出任何情绪,这件事究竟为什么她蓝楚楚应该清楚,说完此话她直接挂掉电话,丝毫不给蓝琛机会。蓝琛还想说什么便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忙音,他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手机,却丝毫不敢对宫夜发脾气。

    他把手机放在一旁眉头紧锁,中间的川子似乎能夹死一只苍蝇,满脑子都是宫夜的话,问楚楚,楚楚做了什么吗?他一边想着一边阴沉脸来到蓝楚楚的房间,倘若真的是她的问题便让她却给宫夜道个歉。

    蓝楚楚正在房间里敷着面膜,老虎造型的面膜看起来有些可爱,女生的保养要从现在做起,她可不想结婚的时候乱糟糟的模样。她看着蓝琛皱着眉头阴沉着脸走进来连忙询问道:“爸,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不是哪里惹宫夜不开心了?”蓝琛坐在床边皱着眉头看着蓝楚楚,脑海里满是宫夜不温不火的话。

    “惹他不开心?”蓝琛的话让蓝楚楚陷入了沉思,她最近什么都没有做,况且她怎么会热宫夜不开心。

    “爸,发生了什么吗?我最近没有惹他不开心啊。”蓝楚楚的脸色还带着一抹迷茫,她是不可能惹宫夜不开心的,她清楚这场联姻对她,对蓝家有多重要。况且她也期待着初六的婚礼,又怎么会惹他不开心。

    听着蓝楚楚的话,蓝琛皱着眉头说道:“对于结婚的事宫夜让我问你。”他的眼里还带着一抹探究。

    “我什么都没有做,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提起婚礼蓝楚楚就咬牙切齿,她实在不清楚宫夜想做什么,既然结婚就按时结婚,不结婚准备请帖,酒店,戒指等等做什么。

    蓝琛一脸沉思思索着宫夜接下来会做什么,既然蓝楚楚如此肯定他没有惹宫夜不开心,那肯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看着蓝琛如此忧愁的模样蓝楚楚也无心在做面膜,一把扯下面膜皱着眉头看着蓝琛,思索着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半响蓝楚楚猜测的说道:“会不会和付老太有关系?”她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付老太,可是却没有丝毫立场,付老太一直对她都很热忱,更别说阻止她和宫夜结婚,她把不得她和宫夜早点结婚生个小宝宝。

    “付老太?”蓝琛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蓝楚楚,他知道付老太是宫夜的姥姥,可是却想不清楚这件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爸,你说是不是付老太不想我和宫夜结婚。”蓝楚楚大胆的猜测着,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付老太。

    “也不太会啊,我好想听说,那么老太婆好像还挺喜欢心心扮演的我啊,会不会因为上次我去医院做的那件事情,让她觉得我笨手笨脚的,配不上宫夜啊。”

    见蓝琛没有说话,蓝楚楚突然想到了那天在医院,她将鸡汤撒差点撒在付老太身上的事情。

    那个老太婆不会因为那件事情记恨了自己吧?

    “如果不是那个老太婆的问题,那就一定是宫夜故意为难了。”

    周六不准备办婚礼,那准备什么时候办,难道那宫夜想要赖账?一项精明的蓝琛有些迷糊了。

    “那要怎么办啊,爸,万一宫夜改变了注意,他不娶我了,那他也就没有理由帮你的公司了,到时候我们岂不是人财两空,爸,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啊,不然我和你就真的白忙一场了。”

    蓝楚楚这下子彻底的坐不住了,她到现在都没有想通,宫夜为什么之前还好好的,现在说变脸,就变脸。

    “你给我闭嘴,让我好好想想,你改干嘛干嘛去,别老在我面前晃悠,看着就让人心烦,还以为你能抓住宫夜的心呢,没想到,你也这么的没用。”

    蓝琛彻底的失去了耐性了,真是夜长梦多。

    “你现在就安心的在家里待着,看宫夜什么时候过来接你,他来接你,就说明是我们多想了,如果连理都不理你的话,那我们在想别的办法。我蓝琛想要办成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

    冷哼了一声,蓝琛一脸的驽定。

    周一一大早,蓝心心在苏梅的陪同下一起来到了油画系的办公室。

    站在办公室的门外,蓝心心看了一眼敞开的办公室门,还有里面坐着的几位老师,她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敲了三下门板。

    “进来……”其中的一个老师抬起头来,对蓝心心和苏梅说道。

    “老师您好,我找尤老师。”

    蓝心心口中的尤老师,是油画系的老师,也是她以后的辅导员。

    “尤老师,有人找你。”听到蓝心心的话,那老师转头朝着她后面喊去。

    在办公室的最里面的一个办公桌前的一个年轻的女人抬起头来,看到蓝心心,对她扬起了一抹微笑。

    蓝心心见状,走了过去。

    “您好,尤老师,我是今天来报道的旁听生蓝心心,是来您这里报道的。”

    说完,蓝心心将宫哲给她准备的学籍,入学通知书,以及到油画系的报道书,都放在了那个尤老师的面前。

    这个尤老师不是别人,正是古风的女朋友,尤梦瑶,她是是一个学油画的,回国之后,就来到了T大的油画系做老师。

    “恩,好的,这里是所有课程的课表,你以后每天按照这个来上课就可以了,一会儿我会让人带你去拿一些相应的教材的。”

    尤梦瑶依然一脸淡笑,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眼前的蓝心心有几分的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恩,好的,谢谢老师。”蓝心心表面一脸的淡然,可是暗地里却已经紧张的握住了苏梅的手,力道有点儿大。

    “不用客气,对了,还有,我给你写一些要买的油画课的颜料的牌子,和纸笔,你今天就先将这些事情准备妥当,明天来正是上课就可以了。

    说完,尤梦瑶拿出了一张A4纸,在上面一连串的写了很多的东西,交给了蓝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