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年年倒数第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36本章字数:2018字

    西山县一中,高三6班。

    数学老师正在唾沫横飞的讲解着一道几何题目,满满的一黑板,都写满了各种公里和解题思路。

    同学们,一个个都如痴如醉的跟着老师的思路,在立体几何的世界里遨游。

    李文儒双目死死的盯着黑板,身子坐的笔直,神色凝重,时而皱眉,时而舒展。

    若是外人看到,定然会觉得,他肯定是个超级学霸。

    不过,作为李文儒的同座,张小山却只觉得他的演技大概可以去好莱坞发展了。

    “兄弟,你每节课都这么认真的听,就不累吗?”张小山趴在桌子上,手肘撞了下李文儒,另外一只手抠了下鼻孔,问道。

    “啊?”李文儒愣了下,转过头,看了下张小山,随即笑道:“你不懂!”

    “切!我还不懂,我特么天天睡觉,每次考试都考得比你好!”张小山翻了个白眼,撇嘴说道。

    李文儒摇摇头,也不反驳,依旧盯着黑板。

    只是,他的内心,却早已不在了课堂。

    “叮铃铃……”

    下课时间到了,数学老师离开后,李文儒将书本合上。活动了下身子,然后趴在桌子上,埋着头,开始睡觉。

    张小山看到李文儒的模样,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兄弟,你每天到底是在干什么啊?上课比谁都认真,下课睡觉比谁都准时……”

    “啊?就是上课累了,休息会儿。”李文儒歪过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笑道。

    张小山摇摇头,说:“你这日子没意思,我先去厕所抽根烟去。下节课是班主任的课,恩。估计你又要遭殃了,做好心理准备啊!”

    李文儒笑了笑,满不在乎。

    张小山走后,他扭过头,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

    不消片刻,他就真正的睡着了。

    十五分钟后,上课铃声响起。

    老师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他猛地坐了起来,然后笔直的坐着。又是那副认真的模样。

    一旁的张小山每次看到这里,都忍不住摇摇头,感叹“这厮不去混演艺圈,真的可惜了。”

    老师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黑色的职业西装在略显得肥胖的身体下,有些变形。

    她就是6班的班主任李芳英。

    走进教室,她的手里拿了一叠试卷,有些臃肿的脸上面无表情。

    “砰!”

    试卷被他重重的摔在讲台上,溅起了一大股粉笔灰,将那漆黑的西服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

    她在教室里扫了一圈,然后低着头,将试卷摊开,“这一次摸底考试的成绩,说实在,平均分上涨了不少。个别同学甚至进步很大。在这里,这几名同学,还是值得表扬的。不过,我依旧开心不起来!”

    “砰!”

    李芳英眯着眼睛,眼珠子甚至完全被眼皮遮住了,她盯着李文儒的方向,突然重重的在讲台上拍了一巴掌,肥胖的脸抖了抖,粉底刷刷直掉。

    “因为全年级倒数第一名,又在我们班上!”

    “李文儒,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又是全年纪倒数第一?”

    “你告诉我,你每天在学校里都是干什么?总分89分,你来学校干什么?还不如滚回家去种田!来学校浪费钱吗?”

    ……

    狮吼一样的声音,让所有同学,都差点要忍不住笑了出来。

    张小山在他边上,低着头,双手合在一起。

    以前没和李文儒同班的时候,狮吼的对象总是他。

    和他同班了之后,他就松了口气。

    下意识的在心里替他祈祷,千万不要被骂走才好啊。

    李文儒依旧是那副笔挺的模样,清秀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就这么直视着李芳英,片刻后,他低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每次都是对不起?”

    李芳英突然间更加激动,大步走到了李文儒的旁边,手掌疯狂的拍着他的桌子。

    “对不起,就可以让整个班级的平均分被拉低几十分吗?”

    “对不起,你就可以让我每个月的奖金都泡汤吗?”

    “我早跟你说了,不适合读书,你就退学!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李文儒歪过头,看了眼状若疯狂的李芳英,张了张嘴,最后却没有说一句话。

    李芳英手都拍红了,看到他一声不作,最后才绝望的叹了口气。

    厌恶的看了眼李文儒,说:“以后……我的课,你就别上了!”

    说完,她走回了讲台。

    而后,一张张试卷分发下来,唯独李文儒的试卷,被李芳英当场撕成了碎片。

    所有人都看着李文儒仿佛看小丑似的。

    他却依旧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这他么的真是极品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啊!”班长李元宗摇头道。

    “也不知道这种人,来学校浪费时间做什么。”

    “他家里有钱啊!”

    ……

    张小山拍了拍李文儒的肩膀,“兄弟,放学我请你吃烤串!”

    “啊?不用了,晚上我还有事呢!”李文儒笑了笑,满口的白牙,依旧闪亮。

    “那行!撑住啊!只有几个月就毕业了!”张小山笑着说。

    “谢谢!”李文儒点了点头,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四十五分钟后,今天的课终于上完了。

    李芳英讲了一些琐事后,便宣布放学。

    李文儒双手空空,插在裤兜里,走出了学校。

    仿佛根本就没有受到,今天被骂的影响。

    校门口,一名女孩安静的站着。一对辫子垂在胸前的碎花衬衣上,清纯的格子校服,将她衬的更加美丽,宛如一朵出水芙蓉,惹人怜爱。

    她就是高三的校花赵轻语。

    成绩常年年纪前三,家世据说父母都是有钱的商人,长得更是清纯动人。

    公认全年级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不过,此时她却在这里翘首以待,好像是在等着谁似的。

    好多学生,都在讨论,她到底在等谁。

    甚至有人设了赌局,在赌她到底是等男生,还是女生。

    五分钟后,所有学生,忍不住的哀嚎起来。

    甚至,要捶碎了自己的胸口。

    赵轻语等的是男生。

    而且……

    还是年年考试倒数第一的李文儒!

    一朵鲜花难道插在了牛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