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乱世魔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8本章字数:2068字

    “我们该怎么办?”李恒方问。

    “进南诏国的京城,具体看一看那郑买嗣怎么乱国,看一看那大理段氏怎么兴家!”

    南诏国的京城坐落在苍山和洱海之间;李恒方看到的南诏,风光无限,却又混乱不堪。

    “你只管走你的路,我们是隐身的,对于那些先人,不会有任何挂碍!”无极道长对李恒方说。

    果然,李恒方看见南诏京城中,车车马马与无极道人对撞而过,不知是那些古人穿透了无极道人,还是无极道人穿透了他们,对方毫无察觉。

    李恒方大着胆子与来人对撞,果然,对方也如同一个影子一般。

    就这么,他们径直走向了南诏国的政治中心紫城皇宫。

    紫城皇宫中闹闹嚷嚷,中心人物就是当朝宰相郑买嗣。

    郑买嗣脸色红红,站着也一摇一晃的,好像已经酒醉,说话虽然结结巴巴,却是趾高气昂。

    “国......不可......一日无君,先王......舜化贞既已驾崩,就应当......应当另立新君,免得荒废了朝政,遭至敌......国觊觎。”他说。

    群臣齐声应和。

    “可是......可是......”一个年老的太监吞吞吐吐。

    “刘公公,有话就讲,有屁就放!”随郑买嗣前来的相府总管杨登瓮声瓮气。

    “母后久居深宫,太子只有八个月,如何执政呀!”

    “哦,我差点忘了还有太子存在着,我就去抱出,立即扶上正位!”说完,径直朝后宫就走。

    时间过得很快,郑买嗣抱出了一个襁褓中的孩子。

    皇后披头散发,跌跌撞撞从后宫追出,哭着叫喊:“皇家大位可以让给有德之人,我们家的孩子太小,担不起......”

    刚刚走到龙椅前,太子一声惨叫。

    无极道人和李恒方都看见了,郑买嗣的手伸进了襁褓中,在太子的裤裆里狠狠地一捏,目标一定是那一对小小的睾丸。

    众位大臣都低着头,有的人身子在筛糠。

    “真的不堪大用哟!见了龙椅就哭。”郑买嗣一下子把太子扔给了皇后。

    皇后脸色煞白,差点跌倒。她赶忙接过孩子,慌慌张张往后宫就跑。

    郑买嗣却好像酒醉得过分一般,一屁股跌坐在了龙椅上,然后倒头就睡。

    鼾声响起。

    杨登立即跪倒,三呼万岁。

    许多大臣跟着跪下,三呼万岁。

    有几个大臣和舜化贞的亲信站立着,迟迟疑疑,不愿跪倒。

    杨登从地上一跃而起,拔出了腰间的圆月弯刀,咔嚓嚓,咔嚓嚓,如同砍瓜切菜,一个个的脑袋西葫芦那般滚落。

    外面,喊杀声涌起,郑家亲信一队队涌来,与皇宫的卫队短兵相接。乒乒乓乓,早有安排的郑家军队如狼似虎,从前朝一直杀入了后宫。皂鹰追紫燕,飓风卷残云。

    彝家宫庭里,红血溅起哀嚎。

    时间好像停滞了,无极道人和李恒方看着发生在古代的这一幕,身子呆着不动。

    喊杀声停止后,几个郑家家将从后宫出来,给烂醉如泥的郑买嗣套上了龙袍。

    好久,郑买嗣好像才在睡梦与醉酒中醒来。他看了看自己刚刚躺过的龙椅,看了看那些跪在地上的大臣,还看了看几个身首异处的尸体,惊恐不安的样子。

    “这......这,怎么回事呀?”

    杨登又一次跪倒,三呼万岁。

    众位大臣跪在地上,额头着地,跟着呼喊:“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到底怎么回事呀?”

    “陛下,这是天命有归呀!”杨登走向前去,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通,最后补充了一句,“既然神气更改,就请陛下接受天命,拯救万民与水火!”

    “请陛下接受天命,就万民于水火!”大臣们跟着叫喊。

    “你们......你们这是陷我于不义哟,可是这龙椅我已坐了......已坐了.......”郑买嗣说着,看了看自己的身子,继续喃喃,“龙袍,一穿上身了......”

    杨登在苦苦哀求:“请陛下上朝!”

    郑买嗣没有坐,继续问杨登:“对于前朝君主的亲人,你怎么处置?”

    “回陛下,自古改朝换代都要流血,对于舜化贞的六亲九族,只能送他们归西了!”

    “什么?”郑买嗣暴跳了起来,“你一共杀了多少人?”

    “八百有余!”杨登那张脸黑里透红,说话时胡须抖动着,似乎是满步在乎的样子。

    郑买嗣却大喝一声:“这家伙以下犯上,残害生灵,罪不可赦,立即退出午门斩首示众!”

    “皇上,这......”

    杨登有些,好像要说出什么,脸色还挂着得意的笑。

    身边站立着的一个郑买嗣亲信却已出手,转身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一下子点中了杨登的穴位。

    郑家总管不能说话,两眼木呆呆,身子软绵绵,被两个人反扭着手臂,往外就走。

    押走杨登的那个人李恒方是见过的,那就是昨晚出刀,与杨登配合砍下别人人头的那一位。

    郑买嗣看了看殿堂上的几具尸体,又转悠到各处的宫殿内外看了一遍,一路放声大哭着重新走向了大殿的龙椅,更加呜呜咽咽,泣不成声。

    他说:“南诏国从皮逻阁到舜化贞,已过三百余载,如今被杨登这一闹,实在凄惨。也罢,我就已错就错,先坐着这龙位,再修书乌蛮,他们毕竟是舜化贞本家,看有没有愿意继承大位者;也要各地打探,看有没有与舜化贞更为亲近适合继位的人。”

    郑买嗣哭完,连续下了三条命令:厚葬死者,广修庙宇,为死者超度,为生者祈福;大赦天下,开仓放粮;传檄三十七处节度使,都来朝中议事。

    李恒方跟在无极道人的后边走出午门时,午门上已经悬挂起了杨登的人头。

    离城门不远,几条狗在啃食着一具无头的骨架。骨架硕大,李恒方猜测:那一定就是杨登的尸体。

    无极道人忽然一把抓住李恒方,奔跑了起来,越跑越快。

    李恒方莫名其妙,只觉得自己身体轻飘飘,两只脚离开了地面,在空中不停地交换。

    耳旁风呼呼。

    “怎么了道长?”

    “前面那股烟就是杨登的魂魄。我们要追到他,看他如何转世!”

    “他不到阴朝地府去,能直接转世吗?”

    “这些人杀伐太重,心已成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