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古蜀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8本章字数:4566字

    无极道人把李恒方带到了郑仁旻北伐唐朝的岁月,李恒方发现,这个郑仁旻并非一点政治谋略都没有:他居然打出了这样的旗号----“还我河山”。

    “怎么?好像史书上只说南诏尊唐为君,没说唐朝兼并南诏的地盘呀!”

    “你不知道这彝人本属于氐羌支系,曾经在上古建立过古蜀国!”

    “古蜀国?”李恒方不解。

    于是无极道人讲述起来古蜀国在战国时被秦剿灭的故事----

    当时蜀国经由蚕丛、鱼凫,后来传给了望帝杜宇。

    杜宇教人耕种,是蜀国人眼里的好帝王。可是杜宇的晚年,却难以制服席卷整个四川的水患。

    这时有人来报:“岷江下游正在漂来一具人的尸体!”

    “什么?这不可能!”望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而他走出简陋的宫殿到来岷江岸边时,属下的报告确实不虚----浑浊的江流席卷而下,却有一具浮尸逆流而来。

    那具尸体来到杜宇前面时居然停下,向望帝的这边翻滚漂移。

    望帝教人赶紧打捞上岸。

    众人看时,那具尸体却在慢慢复活,口中有了微微的气息,喃喃呐呐地、非常小声地唱出了歌声。

    把耳朵凑了上去的望帝听得明明白白----

    洞庭湖里兮有一鳖精,

    合欢树下兮幽会情人;

    听说蜀州兮洪水泛滥,

    丢弃爱情兮只为苍生。

    望帝大喜,叫手下把刚刚复活的人抬进了宫中,自己亲自煎药熬汤,好生服侍。

    不过三天,来人完全恢复了体力,说是感谢望帝救命之恩,愿意为蜀国效命。

    望帝命其治水,来人欣然应从。

    原来所来的人叫着鳖灵,真的是洞庭湖里一只大鳖成精。鳖灵与一只三叉雀成精的女子很要好,他们常常到洞庭湖边一株合欢树下会面。这洞庭湖里成精的鳖灵得洞庭的灵性,很有学问;那三叉雀成精的女子本是巫山神女的丫鬟,一身红装。巫山神女给她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朱莉。朱莉也很有学问。每一次会面,他们都能用诗歌唱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爱情。

    这一次鳖灵唱的是----

    美人成欢兮洞庭湖边,

    洞庭波涌兮情义缠绵;

    白云飘飘兮或舒或卷,

    美人在怀兮慰我心田。

    鳖灵没有想到,这次朱莉唱出的歌却满含哀怨----

    美人在怀兮眼望情郎,

    情郎不知兮空有柔肠;

    巫山云雨兮滚石俱下,

    阻断江流兮飞瀑急昂。

    “什么?”鳖灵虽然知道那朱莉还需要激情,但他听说巫山滚石俱下,“那还不阻断了长江之水,使四川成为泽国?”

    “是的,”朱莉哈哈大笑,“那才叫爱情,人家一次倒凤颠鸾,叫蜀国人都成了鱼鳖!”

    “不好!”鳖灵大叫一声,放下怀中的朱莉,往长江逆流而上。

    过巫峡,巫峡果然有无数巨石阻塞,让上游的四川成了一个堰塞湖。鳖灵为了翻越巫峡新形成的飞瀑,耗尽了元气,只得让灵魂牵引着自己奄奄一息的身体,一路往上游漂流。

    鳖灵接受了望帝的委任,领着望帝手下五丁力士来到了巫峡。他化身成一只大鳖,阻住了长江水;五丁力士真的是大力士,他们领着所有兵士一起努力,用七天时间,搬去了巫山脚下阻塞在三峡中的巨石,让江流再一次通畅。

    巫山神女知道自己有过失,暗中也来帮忙,看到江流中沉浮着无数的尸体,一下子呆了,身子渐渐石化。她的情人原来是一只凤凰,也变身成了飞凤岭。

    水患得治,望帝于是传旨,禅让给了鳖灵。鳖灵号为丛帝。

    丛帝不知道,那个三叉雀成精的朱莉这下子已经恨透了他,却还在心里想着他过去的情人。

    那天鳖灵走了,三叉雀在一边欲火难熬,就到巫山上的荆棘林中到处乱窜,弄得周身鲜血淋淋,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只荆棘鸟,向北面烨烨飞旋。

    它看清楚了北方的大秦对古蜀国虎视眈眈,就成了秦国谋士张仪的义女,决心要来颠覆丛帝的天下。

    国家安定了,鳖灵成了蜀王,就在夜间偷偷顺流而下,到楚国洞庭湖边那株合欢树下去守候,还真的把朱莉带回了蜀都。

    他不知道,朱莉早就成了秦国谋士张仪暗藏在身边的一条毒蛇。

    这条毒蛇夜夜在丛帝枕边温柔地缠绕。丛帝慢慢变得贪婪。

    这天朱莉侍候丛帝躺下,那双涂着蜜的嘴唇又开始在丛帝耳边温柔地唱歌----

    北方大秦兮有我娘家,

    娘亲在家兮举目天涯;

    天涯望断兮不见娇女,

    女在南方兮独享荣华。

    丛帝以为朱莉思亲,接着用歌声安慰----

    美人在侧兮思念亲人,

    声声悲鸣兮绕梦牵魂;

    欲随美人兮拜见父母,

    身无双翼兮好梦难成。

    这一歌唱让那只荆棘鸟破涕为笑----

    妾本北方兮一只凤凰,

    双翼一展兮百里疆场;

    只为郎君兮离别父母,

    郎君有心兮随我飞扬。

    鳖灵才想起老婆原来是一只三叉雀,后来蜕变成了一只荆棘鸟。那夜,鳖灵乘上了荆棘鸟的翅膀,到来秦国。

    丛帝不知道,自己的丈人是秦王谋士张仪,荆棘鸟的娘家果然大富大贵。

    丈人家里,丛帝的岳母陪她女儿私语去了。丈人很是热情,陪着丛帝到处走走。

    丛帝在丈人家后花园见到了五头巨大的石牛,石牛后面各有一堆金光灿灿的粪便。

    张仪走上前去摸了一把石牛:“今晚又拉了这许多金子,唉!这是我们准备给莉儿的五只专门拉金粪的牛呀,怎么才能翻山越岭,到得了蜀国?我们是年老了,无能为力呀?”

    “什么?这几条会拉金粪便的牛,居然是朱莉的嫁妆呀!”丛帝的心忐忑起来,“要真的每天拉下这么多金子,要不了多久,我不就可以不劳军事,买下这个世界?”

    丛帝不动声色,向前给张仪鞠躬。

    “有劳岳父大人为小的操劳了,我会让手下的五丁力士,举全国之力,从蜀到秦修一条坦途,运回岳父对我们的赏赐!”丛帝说。

    “这样时,你们可要快呀,我这把老骨头只有这个女儿,不想让财富旁落!”张仪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没几天,丛帝开始在蜀国与大秦之间修筑道路。由五丁力士带头,动员了全国之力。

    劳工兴,民怨起。

    所有大臣都劝谏不了,那鳖灵开始胡作非为。

    退隐的望帝那时已经年老,他忧心如焚,要到宫中劝谏。

    朱莉日日要丛帝与她缠绵,让亲信牢牢守住城门。望帝哪里还能见到丛帝的面,气愤极了,一口鲜血喷出,就长出了一丛红红的杜鹃花。后来杜宇一步一口血地离开了京城,他每走一步,都有一丛杜鹃花红红火火地燃起。

    这望帝没有走到他归隐的地方就倒下了,变成了一只杜鹃鸟。

    杜鹃鸟天天飞到宫廷中啼血,叫着:“民贵呀!民贵呀!”

    丛帝被朱莉蒙蔽着,什么也没有听见。望帝所化的杜鹃声音都哑了,他见劝解丛帝不成,就去阻止五丁力士修路,望帝明白,路修好了,就等于为秦国的入侵打开了方便之门。

    五丁力士对丛帝绝对忠诚,他们已经不认识变为杜鹃的望帝了,又哪里听得去杜鹃鸟那“回归呀”、“回归呀”的叫声。

    朱莉怕那只杜鹃鸟坏了自己的好事,就偷偷地溜出了宫门,变回荆棘鸟的样子,与望帝缠斗在了一起。

    杜鹃鸟虽然力怯,但为了巴蜀的未来,他拼命搏击。这样,荆棘鸟和他的对手,经过一场争斗后,都是血流满身。

    休战的时间,杜宇飞进了那红如火焰的杜鹃林,啄食那些自己心血凝聚的花朵。

    怪了,啄食了花朵的望帝立即恢复了精神,很快就投入了与朱莉的争斗。

    这时,一丛一丛的杜鹃花燃成了一丛一丛的火焰,朱莉被望帝投入了熊熊燃烧的林火。

    望帝和朱莉都没有想到,那片林火本是秦国张仪的魔法所弄。那只荆棘鸟进入了林火当中,在火焰里痛苦地扭曲,然后自己也燃烧成了一团火焰,变成了一只火凤凰。

    这只火凤凰最终打败了望帝所化的杜鹃鸟,熄灭了那“民贵呀”、“民贵呀”的啼叫。

    “听说凤凰是不死的,我是不是已经到了不死的境界?”化为火凤凰的朱莉问张仪。

    “要想永远不死,你只有在六丁之火中去沐浴!”张仪对朱莉说。

    “什么叫作六丁之火?”

    “这个你到时自然知道,只不过我要你先取了五丁力士的性命后再说!”张仪说了这句话,又悄悄对着朱莉的耳朵耳语了一会儿。

    朱莉又偷偷变为人形,来到了丛帝的身边。

    火凤凰蜕变的女人更美,所唱出的歌谣更是有了一种楚楚可怜的颤音。

    后宫佳丽三千,丛帝却只在朱莉一人身上缠绵。

    朱莉要丛帝催促五丁力士加紧修路,一条较为宽展平整的路很快从秦都穿越秦岭向蜀地蜿蜒。

    路修好了,五丁力士靠他们的神力,把五个会屙金子的石马背回了蜀都。

    一个石马两千多斤重,回到蜀都后,五个力士已是筋疲力竭。

    可是他们背回来的石马只是五块冰冷的石头,怎么也屙不出金子。

    “是不是这五个力士在运送途中说了什么得罪了神马的话?”张仪假惺惺地问丛帝派来复命的使者。

    “神马太重了,偶尔的抱怨声在所难免!”使者回答。

    张仪的妻子在一旁哭哭啼啼:“神马不再有那神技,我苦命的女儿将来该怎么过呀?”

    “你哭个什么?事情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张仪大声呵斥他的老婆。

    “那你快说怎么办呀!”老婆止住了哭,一遍遍地追问。

    “而今之计,只有让五丁力士再把神马恭恭敬敬地运回,由我做上七七四十九日道场,才能恢复神马的神性?”

    “这......”丛帝派去的使者一脸懵然。

    “对了,为了不让那五丁力士又说出什么不恭敬神马的话,最好是我女儿朱莉亲自监督那五丁力士背回神马!”

    丛帝的使者回去了。

    没过几天,五丁力士就背着五个石马上路。

    上次耗尽了的体力还未恢复,五丁力士一开始就觉得他们这次凶多吉少。

    原来这五丁力士还真有些来历。

    他们是望帝的大将丁山的五个儿子,分别叫做丁龙、丁虎、丁熊、丁豹、丁彪。

    望帝长于农耕,被川人拥戴继承了长于捕鱼的鱼凫王位。望帝于是令人开垦成都平原。

    开垦成都平原,功劳最大的是猛将丁山。

    丁山力大无比,他的五个儿子个个也都气壮如牛。他们挥舞巨锄,无不以一当十,手下兵丁见将领如此,也就人人效命。

    四川得到了开垦,可惜神女的浪漫闯了祸。一时间浊浪滔天,丁山就被派到蜀地南方的赤水河边治水。

    偏偏遇着南方连日暴雨,赤水河波涛汹涌,人为鱼鳖。

    丁山到了赤水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救人,他自己也跳入洪流中,救出了一个个的生命。

    可是在水中挣扎的人太多,丁山和他手下的兵丁竭尽全力,浪涛里还是有许多人翻滚成了再也救不活的尸体。

    哭喊声撕裂着丁家父子的心。

    最后丁山自己也昏昏沉沉,眼看着就要倒下。他的儿子们劝他上岸。丁山却发现自己不远处有一个在水中翻滚着的老头似乎还有些气息。丁山勉强向着老人身边游去,身子突然把握不住,像那老人一样在水中沉浮翻转。几个儿子只顾着救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父亲。

    最终丁山还是将老人从水中举起。这时上游的激流裹挟着滚石泥沙而来。

    滚石和泥沙冲击着丁山,让他的呼吸停止。然而丁山救人的意愿却清醒着,他那已经死去了的身体依旧把老人举得高高。

    水流愈来越急,丁山的身子上面附作着上游的石块与泥沙,越长越大。

    最终成了一座淹没不了的山峦,把老人高高举过了山顶。

    老人在山顶喊着丁山的名字,呼喊声踩着波浪把赤水河边上的山峰碰响。一座被后人叫着丁山的山峰在池水河面巍巍而立。

    鳖灵领五丁力士他们疏通了巫峡,救了蜀州。望帝让位,丛帝的功德让五丁力士他们唯命是从。

    上次他们各自从秦背了一尊石马回川,已经快要累到,这次还是义无反顾背着石马就走。

    “我父亲说,半个月内赶不到秦,这些神马就永远失去了能屙出黄金的本领。”朱莉这样催促着。

    五丁力士听着,一个个鼓足了劲向前迈。

    他们的身子开始是流汗,最后是流血。到了张仪的驻地放下石马,心情一放松,就一个个口吐鲜血,气息奄奄,仰面在张仪家院子里躺倒。

    朱莉可不管这些,对张仪浣尔一笑:“我已经让这五个傻瓜修好了通向蜀地的路!还把他们送到了义父的面前。”

    “我们家姑娘的功绩可远远不只有这个,你已经替我除了蜀国的勇士,我们攻击蜀国,已无忧了!”张仪接着说,“还有,你也为自己准备好了六丁之火,要变为凤凰,指日可待?”

    “六丁之火?”

    “把这五丁力士搬到丁山上焚化,不就是六丁之火了吗?”

    朱莉恍然大悟。五丁力士在地上面面相觑,就是动弹不得,只有等着朱莉浪笑着,手提利刃,一个个地刺穿他们的胸膛。

    秦入川,丛帝死。

    五丁力士的尸体被拉到丁山上去焚化,烈焰熊熊,那荆棘鸟从天空扑下,在火堆焰里边翻滚,最后从火焰中冲天而起。

    那朱莉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羽化为一只凤凰时,却被一只双头的凤打碎了她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