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一报还一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115字

    丁松和丁橡听说对方杀了自己的三个弟弟,脑袋里翁的一声,什么也不顾,各执兵器抢上前来。

    两把流金铛,两棵狼牙棒相互纠缠碰撞,一时间电闪闪,雷轰轰。

    这两人圆彪彪睁开虎眼,流金铛有砸、朔,钩、搅、带扫六路,六六三十六路,路路如虹;那一双咔嚓嚓咬碎牙关,狼牙棒劈、缠、戳、挑、封、引、杵、转七招,七七四十九招,招招要命。

    丁松使一个泰山压顶,杨超还他个大火烧天;杨猛朔朔朔乱掏狗窝,丁橡橐橐橐连啄鹰喙。

    杨家其余四兄弟的眼睛,一会儿看看使流金铛的这边,一会儿又看看使狼牙棒的那边。丁家兄弟那些手下和运粮兵士,一个个吓得面色入土,身子筛糠一般抖抖索索。

    原来这流金铛和狼牙棒都是重兵器,最讲究的是势大力沉,心思不乱。

    那丁松和丁橡听说折了三个兄弟,一开始就急火攻心,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不想对方却都不是等闲之辈,硬生生扛住了他们的三板斧,这很快就耗尽了他们体力。既然力不从心,招式渐慢渐乱。

    最先不能争斗了的丁橡转身要逃,被杨猛使出了撒手棒,一下子被击中后背,一口鲜血喷出,扑倒在了马下。

    倒在地上的丁橡还来得及慢慢转身,仰面朝天,又喷了一口血。

    喷出的鲜血高高地落下,在他周围撒下了一朵朵红花,像是一声声的叹息,丁橡的四肢才一点点地僵硬挺直。

    丁松见丁橡倒下,自知难得活命,他的流金铛不再往对手身上招呼,而是噗的一声砸向了自己的头。

    那头瞬间粉碎。

    杨超气急了,往丁超的前胸一朔,把丁松的死尸高高挑起,摔落到很远的地方。

    杨家六兄弟见丁松、丁橡已死,纷纷抬头望着他们的大哥问下一步要怎么办。

    “怎么办?按既定策略,下一步我们该去找东川节度使赵善政了。”

    东川节度使赵善政在府中徘徊,他在为自己的弟弟担心----弟弟赵嵯政前几日领兵北征巴蜀,吉凶难料。

    这时家人来报:“外面有六个人说是刚从西川来,有紧要的事情要找老爷当面禀报!”

    “六个人,西川来的?快请他们进来!”

    那六个人进来的时候,赵善政大吃了一惊:全都是彪形大汉,却一个个如同凶神恶煞,身上全是血腥。

    “你.....你们是......”赵善政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赵大人不要慌张,我们真的是有急事向大人禀报,这关系到赵大人的命运和前途。”

    “什么事?”

    来人中最年长的那个目视把他们领进来的赵家家人。赵善政会意,示意家人离开。

    “赵嵯政大人应该已经兵败被俘了,不投降,他是死路一条;投降了,他的哥哥赵善政赵大人要遭到连坐,也是死路一条!”杨干贞等到来人关了房门,才开始说话。

    “什么叫做‘应该’?你们既然没有亲自见到我弟弟兵败被俘,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他手下有五丁力士,全都有万夫不当之勇,怎么会这么快就兵败,难道川军中还有比五丁力士更厉害的人?难道他手下十万大军全都变成了发面团?”赵善政一下子怒火中烧。

    “赵大人息怒!”杨干贞平静地说,“我们没有亲自看见赵嵯政大人兵败被俘,不过我们亲自看见了五丁力士已经死亡!”

    “什......什么?”

    “是我的五个弟弟亲自把他们送入了死亡!”

    “这......这不可能!不......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们本想把首级带来的,只怕吓着了大人。大人若不信,你可以到府外去看看我这五个弟弟的兵器,同样的铛、戟、棒、刀、枪;你去看看究竟比那五丁力士手中的家伙,谁的更沉重,更厉害?”

    “为......为什么?”

    “为什么,你亲自看着的,当年郑买嗣夺了蒙氏舜化贞家天下,亲手捏碎了舜化贞唯一骨血的卵子,还与丁广元合谋,冤杀了为他篡位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杨登。杨登被冤,阴魂不散,直接就转世来找郑买嗣和丁广元的后代复仇了。”

    “你是......”赵善政一脸的恐慌。

    “对的,我就是那个杨登,现在叫杨干贞,我的五个弟弟,分别叫杨超、杨威、杨猛,杨杰,杨雄。”

    “你们这究竟要干啥哟?”赵善政看着杨干贞,对方不像是在说假话的样子。

    “现在只有大人能救你的弟弟,也只有你能救你自己,救不救,你看着办!”

    “叫我怎么救呀?”

    “都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我家不想做那个皇帝,但我家想让你去做皇帝!”

    “想被杀头呀!”赵善政面色如土。

    “做了皇帝就可以不被杀头,还可以与北方修好,保证你的弟弟也不被杀头,否则你那个项上人头真的不保!”

    长久的沉默后赵善政问:“你为什么选中我?”

    “做皇帝需要有福德支撑,而现在的南诏,只有你才是有福的人!”

    “我有福?”

    “我做杨登的时候就听说了你小时的传闻!据说你小时家贫,读不起书,和弟弟赵嵯政天天上山去砍柴维持生计,你弟弟要砍柴,你却说:‘我们只管读书,柴自然会有’,果然,俩人读书读到正午该回家时,身边居然堆满了一捆又一捆的柴!”

    赵善政又是沉默。

    大家都沉默,时间在墙角窸窸窣窣。

    “你让我怎么才能坐成皇位?”

    “一会儿就会有人前来报告,说是那个狗皇帝郑仁旻已经驾崩,要你前去处理后事,你只要让我们跟着你去就行!”

    “什么?”赵善政惊叫起来,“皇帝已经驾崩了?你怎么知道?”

    “皇帝没有武功,自然要比五丁力士好对付!”

    “你们居然潜入了皇宫,杀了皇帝?”

    “没有用杀,我们只是让他窒息了,然后把他挂在了屋梁上!”

    这一下赵善政浑身战栗。

    “我做了皇帝后,你们都要做个什么官?”

    “三十七个节度使中,肯定有人不服管辖,到时我们会一一替你摆平,搞定了那个地方,我们弟兄中的一个,就去任节度使。你既然做了皇帝,这东川节度使的位置嘛,就让我先来代劳。”

    沉默,又是沉默。

    沉默中的敲门声变得很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