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鬼影与降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301字

    “到处传说杨干贞是舜化贞的骨血,这应该是杨氏意欲正位,坐上龙位的舆论准备吧?”李恒方说。

    “是的,除了有这个传说外,这段时间皇宫里还经常闹鬼!”

    “闹鬼,为什么?”

    “郑买嗣篡位,杀了舜化贞家眷亲信八百余人,不过那家伙当即大修寺院,广泛超度亡灵。假慈悲不不仅堵住了活人的嘴,也让那些冤魂有了皈依,而赵善政虽说坐了地位,做什么事都得看杨干贞的脸色,他只求能保住一家大小的性命就好,那里还敢有过多奢求,因此皇宫鬼事不断,而且,他还以为这事杨干贞要逼他让位,有意而为之呢!”

    无极道人说完话,便口中念咒,手掐指诀,前胸的太极图案跟着转动起来。

    黑黑白白,那本时间的大书一会儿就翻过。李恒方跟着无极道长来到了杨干贞受了禅让后的那一个夜晚,置身在了宫廷的灯辉中。

    宴席散,各路官员都已经打道回府,皇宫中就只有了杨家六兄弟。

    这六兄弟并不像一般人想象中的那样喝得熏熏。

    不过杨家六兄弟杨雄终于还是说出这样的话来:“多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大哥的夙愿终于完成,我们也该享乐享乐了!”

    “不!”杨干贞却说,“自古创业难,守成更难,我在几个兄弟的帮助下打着舜化贞遗孤的身份继承了大统,表面名正言顺,其实危机四伏,就今天所到的那些节度使而言,看上去一个个俯首帖耳,实际上人人都心怀叵测。特别是那个通海节度使段思平托病不到,一下子打乱了我们要在今晚宴会中出掉他的计划,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呀!”

    “段思平有病的事或许是真的,因为这段时间大哥要我留意他,我的手下常常来报说,段思平总爱到茅山,找一个叫做通天道人的赶鬼,还常到无为寺去找什么智源大师祈福,无灾无病的。谁会找那些和尚道士呀?”说话的是杨干贞的三弟杨威。

    “找什么?一个通天道人,一个智源和尚......”杨干贞沉吟着,“这不对!”

    “怎么不对?”杨家几个兄弟齐声问。

    “这段时间听说这皇宫常常闹鬼,我为了早些赶走赵善政,就来一个假装不知道。心里想的是我即了大位,再找道人捉鬼,找和尚超度那些亡灵不迟,他怎么回去茅山,去无为寺呢?”

    “这好办,明天我去把姓段的抓来一问就行!”杨威说。

    “这样也好,明天你就去任这个通海节度使,同时杨猛拿着圣旨让他速来京城,说是另有任用,这人不放在身边,终归......”杨干贞的话没有说完,却被窗外呜呜呜的声音打乱,“这......这是什么声音?这紫城中真的有鬼?

    呜呜呜的声音越响越大,门窗在哐哐哐的乱摇,屋里的灯笼变得蓝盈盈的,忽明忽暗,闪闪烁烁.....

    “这宫中的确有鬼!”杨干贞跳将起来。

    李恒方眼前,许多鬼影在长牙舞爪,在这些鬼影当中,出现了一个头颅破碎的孩子,不过十一二岁,裤裆里喷出了红红的血。

    哦,是被杨干贞捏碎了睾丸的郑家太子。

    那孩子没有了头颅,却用手撩起了衣襟,肚挤眼一开一闭,一肚子的怨气就从那肚挤眼发出:“杨干贞,还我命来----”

    “我还会怕你这个小鬼吗?”杨干贞狂怒地扑了上去。

    那鬼影往旁边一闪就消失,外面的阴风渐行渐远。

    “杨干贞,还我命来----”那声音还在外面叫喊。

    杨家六兄弟有的踹开了窗户,有的开门追赶了出来。

    无极道人一拉李恒方,俩人从窗口往外面飞。

    外面,杨家弟兄各自追逐那些鬼魂远去。天上,一丝新月,似乎是一道刀伤,溅出星星的血点。

    什么叫改朝换代?那就是杀戮,就是让一代又一代的冤魂飘飞----李恒方一边这样想,一边在飒飒的风声中,看见了两团黑乎乎的东西在树荫中飞动。

    无极道人拉着他的手用了些劲稍稍一捏,接着就是一声低语:“降头术!”

    这就是飞头蛮?李恒方的心里咯噔了一声。这下子他看清了,真是两个飞动的头颅。暗淡的月光里只是俩个人头的的剪影,一个须发飘飘,一个面目清秀,可能是一男一女。

    两个头颅在树荫中碰了一下,就往远处飞去,长长的头发在风中飘扬着,像两团黑色的火烟。

    无极道人拉着李恒方的手跟着头颅后边飞腾。

    李恒方的两只脚踏着清风,相互交换着,每一次交换,都往前蹿出了好几丈远。

    风呼呼嚯嚯。

    两颗头颅蹿上了紫城的城墙,正好有一队兵丁从上面经过,有的被吓呆了,不能动弹,有的却在哇哇哇地大喊大叫。

    头颅在城垛上跳跃着滚向了城外边,然后在城墙的阴影里飞向远处那一片黑漆漆的树林。

    城上的兵丁似乎才明白过来,纷纷往树林中放箭。

    那时李恒方和无极道长已经到了树林的边缘上,他们不见了头颅,却见两匹马从树林里奔了出来,得得得地向远方跑去。

    这马蹄声牵引着无极道长和李恒方,腾跃过一道一道的山梁和沟壑,一路先前。

    两匹马奔跑的方向正是去通海的方向。

    无极道人和李恒方也一气飞向了通海。

    太阳红着脸从东边出来时,那两个人到了一座庄园。李恒方看清了他们还真是一男一女的两个年轻人,样子其实蛮不错的,就是一脸着急的样子。

    庄园门上有“段府”二字,两个年轻人下了马,把马牵着走进了院子里边。

    云里散人和李恒方跟了进去。现在的李恒方完全放松了,他知道自己正穿越在古代,而古人却无法看见他。

    “主公!主公!”那两个年轻人中的男子见中堂的大门关着,一边敲一边喊。

    有人开了门,两个人并排着走了进去。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白族人的打扮,样子有些像段思平。

    “哦,李小岩和董青青,你们辛苦了!”

    “见过二爷,主公呢?”

    这是历史上记载的段思平的弟弟段思良吧,李恒方这样想着,跟着往里走。

    “主公还在练功,希望早些悟出一个可以克制罗刹剑的功夫来,有什么事就与我讲。”段思良说到。

    “那好,禀报二爷,”李小岩说,“昨天主公不去就对了,人家真的安排着圈套等着呢!不过今天杨威和杨猛就要来,杨威就任通海节度使,杨猛来传圣旨要主公立即去京城,表面说是有新的任用,其实是要除掉主公!”

    “真有这事?”段思平急着起来,“主公还要一个时辰才能打扰,否则可能会走火入魔,现在还请你们去找找军师,要怎么办还得请他拿出主意!”

    “是!”两个年轻人顾不得疲劳,往外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