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逃亡与追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028字

    段思良看着李小岩和董青青刚刚屋门,就听见董青青高兴地喊了一声“阿爸”。

    这个段家二爷才站起身,就见军师董伽罗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两个年轻人又回头跟在了他的后边。

    看这董伽罗,一身白衣,纶巾羽扇,一进门就说:“昨夜卜得一卦,对于主公来说恐非吉兆,只得早早地赶过来了!”

    “什么卦?”段思良问。

    “鼎卦九四爻,”董伽罗回答,“爻辞是:‘鼎折足,覆公餗,其刑渥’。”

    “什么意思?”段思良接着问。

    “鼎是权力和俸禄,现在鼎足折断了,里面的粥倾覆出来,洒在了身上,肯定不吉。现在再看小岩和青青着急的样子,我知道今天要出大事。”

    段思良立即把李小岩和董青青探得的消息说了一遍。

    “那主公何在?”董伽罗焦急起来。

    “主公正在闭关练功,悟什么‘凌波微步’和‘六脉神剑’的功夫,说是练好了,可以用来对付杨干贞的‘罗刹剑’,还要差不多一个时辰才能收功,否则会经脉寸断!”段思平说得很着急。

    “这,来不及了呀!”董伽罗掐着手指在屋里来来去去走了几回,突然间停下来脚步,“这样,主公收功时,杨威和杨猛应该到了,你只管叫主公按照杨威杨猛的要求办,等主公跟着杨猛走了,二爷就抽空脱身。对了,好像李小岩是你们家舅父的儿子,是你们家表弟。你们舅父还是什么鲁甸太守,那里属于大唐的地盘,杨干贞应该不敢冒犯,况且有牛栏江隔着,也攻打不过去呀!”

    “我明白了,军师要怎么办?”

    “我自有安排,二爷就不要费心。”董伽罗说完,叫上李小岩和董青青就走。

    门外很快响起了远去的马蹄。

    段思良在中堂,一会儿看看内室的门,一会儿又出来看看门外,急得抓耳挠腮。

    好容易内室的门才打开,段思平从里面走出,目光炯炯,精神抖擞,似乎在不经意间抬手往窗外一推。几步开外的那株树叶抖抖索索,显然他的武功精进了不少。

    “大哥......”段思良迎了上去。

    他才喊出了两个字,外面就响起了嘈杂的马蹄声。

    接着五六个大内高手急冲冲就到了屋里。

    “段思平接旨----”那声音似乎带着好多锯齿。

    段思平和段思良双双走出,在院子中跪倒。

    “奉天承运,皇帝告曰,”一个太监的公鸭嗓子喊着,“海通节度使段思平功高盖世,现升任朝廷清平官,早晚在朝中听用。值此用人之际,圣旨到时,要即刻出发,其余家眷下人等可延缓一日入京,向新任节度使交割任上事物,钦此!”

    段思平和他的兄弟两人三呼万岁后,才站起身子,然后庄重地接旨。这才看清,中间的两匹马上,坐着杨家六煞中的两个,一个杨威,一个杨猛。杨威穿着节度使的官服,杨猛就是朝廷钦差。

    杨威和杨猛都是一脸志得意满的笑,他们手中的兵器也有些得意洋洋。

    “大哥尽管放心跟着钦差大人前去,我会去母亲大人面前告知,明天随后就去紫城!”

    “让兄弟费心了!”段思平似乎明白了他弟弟话里的意思,随即高声地叫家人牵来了一匹马,就与杨猛他们一道,往紫城来。

    没有人知道来自千年后的俩个人跟在后边。

    其实通海到紫城,不过只够快马跑一个多时辰而已,一行很快就到了下关。

    下关的官道要经过一个半山腰,这山十分陡峭,路的一边是向上的绝壁,一边却是向下的悬崖。太阳从东边照过来,官道刚好在大山的阴影里。

    一行走进了阴影,段思平的马跑在队伍的中间,杨猛紧紧地跟在了他的后面。

    突然山上咔嚓嚓一声响,绝壁上滚下了两个血淋淋的人头。

    一颗人头砸向了杨猛的脸,另一颗则直直地冲进了段思平的怀抱。

    杨猛急忙舞起狼牙棒向那颗头颅扫去,那颗头自动往旁边一闪,便跳跃着滚下山崖。

    杨猛往下看时,段思平正抱着一颗人头往下坠落,另一颗头颅也在往下落着,就在离段思平不远的地方。

    “不对!下坠的物体应该越往下越快,怎么这头颅越往下落反而越慢了?特别是那个段思平,怎么似乎是轻飘飘的一片落叶?”杨猛说了一句后立即下令,“兄弟们给我追!记住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杨猛的马队纷纷亮出刀来,乱嚷嚷叫喊着绕道往岩下跑,

    头顶飞翔着的无极道人拉着李恒方向岩下飘落。

    李恒方他们看到了,那头颅落到岩下,岩下却有两个无头的身体在那里等着,那人头立即就与身体合拢,却是李小岩和董青青。

    董青青向旁边一个农民打扮的人喊了一声“阿爸”,就与李小岩各自骑上了一匹马,说了声“我们引开追兵”就走。

    李恒方看清了,那个农民模样的人就是董伽罗,他正在用粮盖(用两根木棍系在一起制成的农具)在岩下的阴凉处打着荞杆,要把那些荞杆打碎成喂猪的糠。董伽罗手里拿着粗而短的那棵木棍,把细而长的那根棍摔得呼呼。

    细长的木棍被摔在荞杆堆上咚咚咚响。

    董伽罗一撸嘴巴。那段思平立即明白,他一把掀开荞杆堆,那里是一个洞。段思平滚进了洞里。

    董伽罗又急急忙忙往上面添加了好几抱荞杆,然后挥动粮盖,把洞上面的荞杆砸碎。

    这时,王猛的追兵已从半山绕道来到了岩下,看到两匹马向两个不同的方向跑去,立即下令分头追赶,自己与几个兵丁却狐疑地往这边走来。

    董伽罗还在继续不紧不慢地打他的荞糠,这种事,生活在这一代的农人家家必做。

    王猛在岩下看了半天,那里除了凌乱的马蹄印,什么也没有。

    王家四魔头接着又往这边走了过来,下令那几个兵丁把那些没打过的荞杆堆都翻一遍。

    那些兵丁个个如狼似虎,把他们的枪刀直往荞杆堆里猛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