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乱世思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074字

    无极道人把时间往后翻。

    当那黑黑白白的太极图案停下来,他和李恒方已经置身在了三年以后的南诏地界。

    这事一片广袤的森林,一条路在森林中蜿蜒着。

    林中出现了三匹马,马后有十几只狗汪汪汪地叫。

    是打猎的吧!李恒方看了看马上的三人,身着兽皮衣,手握点钢叉,斜背弓箭,披头散发。满脸污垢,似乎是好几年都没洗。

    他们马鞍后面或者挂着一只黄麡,或者挂着一只梅花鹿。

    四野无人,几个人边走边说话。

    “多亏了李小岩和董青青两个和他们那些能降头的手下,这三年来不辞辛苦,硬是搅得杨干贞的统治不得安宁。现在高方被杨家逼反了,正是杨家天怒人怨的时候,再不出击,更待何时?”那走在左后面的人这么说。

    “是啊,”走在正前方的人接过话茬,“最主要的还是多亏了军师,让我们是韬光养晦,蓄势待发,这一切都靠军师他运筹帷幄,我段思平但愿大家能共度患难,也能共享荣华哟!”

    “段思平和他的弟弟段思良?”李恒方很是吃惊。

    这时走在右边后面那匹马上的人也开始说话:“天数有变,神气更改,最终要归于有德才之人。可是要论德才,这南诏之地,又有何人能及主公?”

    没错的,这就是董伽罗。

    “高方要大哥到善巨组织义举,都说他实力相当了得,却甘愿以大哥为尊,还说要嫁妹与大哥,不知是否出自真心哟?”

    “这,二弟不要疑惑,只有我们真心对待别人,人家才会真心对我......”

    段思平的话音未落,前面响起来嘈杂的声音。

    几匹马转过了前面的山口时,远远的地方,一片湖泊明晃晃。可是他们见到的湖水很不安静,那上面风卷云涌,正在掀起了白花花的波澜。

    怒潮声传来,就像是一个发脾气的巨人在吼叫。

    地颤颤,山摇摇。

    许多人在惊慌失措地四散逃命。

    “发生了什么事?”段思平三人拉住了马缰。

    “湖......湖怪,已经吃了好......好多人了,还......还有马......马匹!”回答的人惊慌失措,一边说一边逃跑。

    三个人一脸严肃,要打马到前面去看个究竟,他们的马却嘶鸣着在原地踏着马蹄不肯向前。

    段思平用手搭在眉心,仔细看了,突然飞身下马向前就跑。

    “主公危险!”这时董伽罗看清了,湖中心腾挪着一条蛟龙,在任性翻转,兴风作浪。

    “你们不要管,恶龙不除,人间哪里来的安宁哟!就是得了天下又有何用?这个时候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段思平向前跑着,段思良和董伽罗也跟着他向湖岸跑。

    段思平跑得真快,像一阵风。

    那龙在湖心翻滚,湖水拍击湖岸,发出啪啪啪巨响。浪花一跳几长高,又席卷着泥土流回湖里。浪,白花花;水,浑浊浊。

    段思平冲到了湖边,双手向两边一拍,一个雄鹰展翅,身体高高飞起,向前腾挪。

    “危.....危险!”跑在他后面的段思良和董伽罗一下子惊呆了,像两根木桩一样站在湖边,说不出话。

    又是燕子三抄水,一跳,一丈七八;看看落到了水面,那灵巧的身体再一跳,又是一丈七八。

    三次纵起身子,三个一丈七八,段思平到了湖心。

    湖心的那条龙头摆摆,尾摇摇,张牙舞爪冲着段思平来。段思平一按龙头身子一翻就跃上龙背,稳稳骑着,两手迅速地扣紧了两块鱼鳞。

    龙在天空中旋转着身子,来了好几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段思平的身子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天空,一会儿水里。

    那龙上纵下跳,左盘右旋,前后腾挪。段思平骑在龙的身上,紧紧抓住了龙鳞。

    云从龙,雾气生,渐渐地,湖面上什么也看不到,只感觉一片混沌中风在抱着云团翻卷,云团又包裹着火焰升腾。

    看着段思良和董伽罗的脸色渐渐平静了些,李恒方猜到段思平已经练就了六脉神剑,六道气流应该正在通过他的手指,进入了龙的身体。

    果然,好久之后风终于停了,云不再转动,浪也不再翻腾,天空渐渐清晰。

    日暖风轻中,段思平骑着一匹白马,在湖岸上站成了一座雕像。他的前方,人们一排排跪倒。

    前行肯定必然,这三个人又一次上路时,他们中间多了一匹没有人骑的马。

    四匹马,三个人一路前行,当然,还有几条猎狗跟在后边;只是他们看不透千年,也就看不见无极道人和李恒方飞腾在他们头上。

    经过的地方又是十里无人烟。

    这时,这样的荒野路上偏偏站着一个人,手中抱着一件用生牛皮包裹着的东西,阻住了道路。

    三个人一看阻住道路的人,吃了一惊。

    那是一位僧人,已经年过七旬,须发飘飘,高大硬朗的身躯站在那里,就像一尊铁塔。

    “大师有什么见教?”段思平上去弓身行礼。

    “见教不敢,施主只要记得慈恩寺的若言就行!”

    “慈恩寺?”段思平楞了一下,“‘他日能够实现夙愿,一定会重修庙宇,再塑金身,而且世代信佛’,这忘不了的哟!”

    “那好,施主的六脉神剑和凌波微步虽然足以对付罗刹剑,但马上征战的能力还有待提高,那杨家六煞中的铛、戟、棒,刀,枪可都到了化境,马虎不得。我这里有一样兵器,练好了,定能力克敌制胜,就送与施主好了!”

    “大恩不言谢!”段思平又一次行礼。

    “哦,还有一件事,”那老和尚说,“前方不远就是善巨,你们的猎人衣服也该脱下来,那还要这些猎狗干什么,不如就送给老衲,给我看守庙宇好了!”

    “敢问大师在哪个庙里挂单?”

    “既已出家,处处是家,家在此地,家在天涯!”那和尚念着,口里唿哨了一声,所有的猎狗跟在他后面就跑。

    一件牛皮包裹着的东西被放在了地上。

    三个人下马上前。

    段思平庄重地跪下,一点一点把裹着的牛皮解开。

    里面是一杆月牙戟,戟上书有“天龙破城”四字。

    “天龙破城戟?”董伽罗吃了一惊。